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58章 戰狼圖

-

豐笑笑依舊滿臉大寫的一個“橫”字兒“怎麼著,有本事你下來,再尿你一嘴!”

張大白眉毛一豎,差點就急眼了,到底是冇有上了麪包蟹的當,嘲諷一笑。

王梟故作什麼都不知道“大舅哥,你這是乾啥啊?跑這給我找保鏢呢?人家殷天大哥什麼身份,怎麼能乾這樣的事情啊?換句話說,你還覺得我危險嗎?我身邊這麼多好大哥,萬城,黃俊,還有李陽。小城主和我關係也極好。我還用麻煩殷天大哥啊?”

“殷天和我一樣,在鬼府都是極其特殊的存在,身份地位尊貴,張海英也用不動他,但是我張大白是什麼人,我開口了,他敢不應嗎?放心吧,不用不好意思,我們兩個已經達成一致了。你請他吃頓飯,他以後護你周全。要麼這頓飯能白吃啊?這麼好的酒能白喝麼?不得付出點啥?”

殷天跟著笑了起來,當即表態“我們之間也算有淵源,我在鬼府也冇有什麼具體職務,時間上也都比較自由,所以真的有需要,不用和我客氣,吃你做的飯,總得給你飯錢啊,不能白吃。”

王梟知道,殷天肯定是和張大白達成一致了。王梟正想拒絕呢,張大白拍了拍他的肩膀“聽我的吧,給自己留條路,不是什麼壞事。再說點你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萬城確實是你好大哥,但是你倆吵架打架折騰得少嗎?他是梟雄,凡事大局為重,他不僅僅會幫你,還會控製你,讓你在他的圈內做事情,如果你跳出他的圈兒,他該收拾你也會收拾你的。真動起手來,你鬥不過他。”

“至於黃俊,他倒是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地幫助你,但問題是他的能力著實有限。而且,人家那麼大一個城主,總不能成天聽你使喚吧?而且人家也得有落花城的顧慮。你肯定也不願意看著黃俊自損一千來幫你這八百吧?”

“李陽和徐繡我就不評價了,一個已經近乎被打光了,他想幫你也隻能給你心中支援了,而且李陽和萬城是一種人,他們都是會權衡利弊的人。至於小城主徐繡,我對他的瞭解不多,不做評價,但是我覺得都已經坐在這個位置上了。多多少少也會有顧慮的。顧慮繡城,顧慮其他。換句話說就算是他冇有顧慮,就繡城這點戰鬥力,也幫不了你啥。”

“並不是誰都可以和我一樣,隻要是你出事,無論和誰發生衝突,因為什麼,都堅定不移地站在你身邊的。哪怕就算是萬城,你倆打起來了,我也指定幫你,就算是張海英。你倆動起手來,我也得敲他。當然了,除了我妹妹!”

“聽我的吧,留個在你出事時候可以不用權衡考慮其他,幫親不幫理的即戰力。”

“殷天不僅僅自己有本事,手下還有一批老人,都是保護過老府主的人。所以說,這些人跟在你身邊,比什麼都合適。這是第一件事。”

ps://m.vp.

張大白給王梟想的也是真周道“還有第二件事,你是創世聯盟的眼中釘,肉中刺。韓天宇性格偏執暴躁,做事情非常極端且不計後果。所以你還是真的挺危險的。如果說,日後若是真被他逼得冇辦法了。你可以去鬼府。”

“張海英一定會保你。你也不用擔心給鬼府帶來麻煩之類的。就創世聯盟現如今這個狀態,他們是絕對打不進鬼府的,你儘管放心就是了!換句話說,他張海英也必須得買我張大白的麵子。知道我張大白是什麼層麵的人嗎?”

張大白自信地拍了拍胸脯“就這些,也冇有其他了,現在說說你的事情吧,你剛剛不是說,還有點事情需要我幫忙呢嗎?”

張大白很少這麼嚴肅,王梟低頭不語,沉思再三,歎了口氣“這件事情,你要給我絕對保密,不能告訴任何人真實情況。而且,你得打著彆人的名義旗號,以其他的理由藉口去做,總之,不能和我扯上任何關係……”

一番交流之後,張大白撇了撇嘴“嘿,我還尋思著啥事兒呢,這好說,你就踏實的留在這裡幫助張海英找戰狼圖。我去給你處理這個事情,來乾杯。”

這場酒喝得王梟五味雜陳。張大白爽朗的笑聲依舊持續不斷。到了後麵,殷天幾乎都不怎麼喝了,就看王梟和張大白喝,兩瓶喝完,又來了兩瓶。

直到全都喝倒在了桌子上,殷天歎了口氣,這才起身照顧兩人。

一直在池子裡麵泡著的麪包蟹,都快給自己泡發了,他也根本動不了了。

殷天看著他實在可憐,又幫著把他從池子裡麵拽出來……

——————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王梟緩緩地睜開眼睛,感覺自己的腦袋還是有些發矇,迷迷糊糊的下地,在房間轉悠了一圈兒,也冇有發現張大白的蹤影。

走出院子,看見了躺在地上鼾聲如雷的豐笑笑,以及被全部乾掉的飯菜。

王梟無奈地搖了搖頭,腦海當中都是張海英說的那番話,以及張大白為自己的最後安排。越想,他的心思越重。拿起電話,打給張大白,無法接通。

來到張大白的臨時住宿,房屋內空無一人,在整個戰府溜達轉悠,尋找張大白的身影,先後轉悠了一個多小時,都冇有任何發現。坐在一處休閒椅上,正在思索呢,張海英從不遠處過來了,他遞給王梟一支菸“彆找了,他已經走了。說再幫你做一件事。然後直接離開。”

“他到底去哪兒了?這裡麵到底還有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涉及後半生自由?”

張海英一聲長歎,搖了搖頭“你幫我找到戰狼圖,我就告訴你所有的一切。”

這一刻,王梟突然想到了張大白之前說的那句話,深有感悟。

“聽我的吧,留個在你出事時候可以不用權衡考慮其他,幫親不幫理的即戰力。”

就現在這個世道,什麼事情,都要講究平衡,講究禮尚往來。

所以說,如果真的碰見一個全心全意為你好,不圖所求的人。一定要珍惜。

但是在珍惜的過程中,也要展現出自己應有的態度。不能一味索取,也不能一味付出,時間一久,都會麻木。這纔是相處正道!張大白這種性格,還是少。

王梟並未和張海英說什麼,起身離開,他先是來到了孟強的家中。

他家的房子已經不再了。整個院子都被挖得亂七八糟,這可是真正的掘地三尺。

儘管如此,依舊還有很多鬼府人員,在不停地忙碌搜查,一草一木都不放過。

現在的鬼府基本上冇有敢惹張大白的,也都知道王梟和張大白的關係,所以王梟在這裡麵的行動還是相當自由的。他仔細認真地轉了一圈兒,發現了三條地道。並且全部進入檢視,地道內的每一塊磚,每一寸土地都被撬開,依舊無果。

帶著滿腦子的疑問,谘詢了一些鬼府人士,又親自前往了戰府內其他數條地道以及暗室仔細檢視,都冇有任何發現。這可愁壞了王梟。身為戰府鎮府之寶,戰狼圖,肯定不可能隨便扔在某一個地方啊。肯定是在非常隱秘的區域。那能在哪兒呢?越想王梟越鬱悶,這孟強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府主,極其聰明,他藏起來的東西,可是真的冇有那麼容易找。

溜達著溜達著,就來到了常慶的家門口,這裡戒備森嚴,數名鬼府士兵站崗巡邏。思索片刻,王梟當即進入。大院內,常慶躺在春秋椅上,正在曬太陽。大狐狸穿著樸素,仔細認真地正在給常慶擦洗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