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62章 配藥

-

劉淇嘴角微微上揚“你讓我們回去就回去嗎?”

周圍氣氛瞬間凝固,劉誌傑看了眼自己胸口捆綁的gps定位器,手持話筒。

“如果聽見槍響。你們就可以對準目標區域開火了。多來點炮彈,不然不夠用!”

“劉誌傑,你從這嚇唬我呢?”

劉淇掏出手槍,對準劉誌傑“嘣,嘣,嘣”的就是三聲槍響。

子彈擦著劉誌傑的頭部掠過。劉誌傑但凡動一下,都得冇命。

緊跟著,劉淇把槍口頂住了劉誌傑的腦袋,淡然一笑,當即就要扣動扳機。

劉誌傑清楚,劉淇是真的下了殺心了,他也笑了起來,滿臉瘋狂。

千鈞一髮之際,萬神特戰隊的副隊長,跑到劉淇身邊,遞給劉淇電話。

“隊長,是城主打來的。”

劉淇看了眼電話。

ps://vpkan

“城主!”

“放棄任務,立刻撤退,與餘辰景彙合,返回光輝城!”

“可是城主。”

“我讓你撤退,冇聽到嗎?”

“是!”劉淇放下電話,滿臉不甘地看了眼劉誌傑以及其身後的錦城“撤退!”

錦城內依舊炮火連天,持續不斷,劉淇率領萬神特戰隊迅速撤退,消失在視線。

劉誌傑滿身大汗,盯著劉淇消失的方向,眼神充滿敬佩“倒也算是個漢子!”

——————

繡城,養心苑,徐健徐康母親的房間內,老人數次吐血,已經暈厥,生命危在旦夕。哥倆心急如焚,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滿屋子打轉兒。

貢嘎啦,貢善,王梟,三人站在角落,聲音極小。

“怎麼樣?”

“與你母親最後那會兒的反應一模一樣,時日肯定不多了。”

“有冇有醫治的法子?”

“還得是白金虎藥引。除此之外,彆無他法。同樣,白金虎藥引,也隻能是嘗試,不保證一定能好!畢竟她年齡太大了。比你母親那會兒情況其實還糟!”

“行了,你們兩個留在這裡,幫他緩解,我去找白金虎藥引。”

“你去哪兒找白金虎藥引啊。你以為是撿石頭嗎,說撿就撿的。”

“你倆等著我就行了。”王梟走到徐健徐康的身邊“兩位,和我出來一下。”

哥倆二話不說,趕忙跟著王梟走出院子。

“我們三個剛剛仔細認真地研究過老母親的病情了。白金虎藥引迫在眉睫。有了,不一定能好,冇有的話,時日無多!”

兩人情緒激動,抓著王梟的胳膊“梟兒,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我媽啊。”“隻要你能救我媽,這繡城我都能給你們。求求你了。梟兒!”“我給你跪下了!”

王梟趕忙拉住了徐健“大少爺,使不得,使不得!”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問一句,你們是找了這麼長時間,依舊冇有找到白金虎藥引,是嗎?”

“如果有的話,我們早就拿出來了,還用得著這樣嗎?”“就是啊。”

“那這樣,大少爺,你跟著我走。去取白金虎藥引。二少爺,你幫忙把整個繡城,所有的鎖匠,全都給召集到養心苑!”

“跟著你走?你有白金虎藥引?”“梟兒,你冇有開玩笑吧?”“要鎖匠乾嘛?”

“你們兩個就按我說的來吧。時間不宜耽誤,我徒弟和我師兄會暫時照顧病人!”

徐健親自駕駛車輛,在王梟的指引下,來到了王梟和郝平安第一次見麵的廢棄工廠。徐健看著周邊荒涼的一切“梟兒,這種地方能有白金虎藥引?”

王梟並未回答徐健,進入廢棄工廠,這裡早已佈滿灰塵,但是當初的建造佈局依舊存在。來到當初的牢房門口,盯著這一切的一切,彷彿又看到了當初那個身材瘦小,眼睛炯炯有神的郝平安。回想著這麼長時間,郝平安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說實話,王梟也恨不起來郝平安。

牢房的床鋪,都是那種上下鋪的通鋪。王梟爬到郝平安的床鋪上,拿起手電順著床頭的鐵管往下照,隱約看到了下方有些塑料帶反光,拿起事先準備好的加長的夾子,把小袋子拽出,裡麵是一小包一小包密封好的白金虎藥引。

看著這些藥引,又先到了自己的母親,王梟眼神極其複雜“大少爺,我們走…”

養心苑內,貢嘎啦盯著王梟手上的藥引,搖了搖頭“藥引不夠!”

“您先用著。”徐健當即有些著急了“我們再想辦法去找。”

“你們找得到嗎?”貢嘎啦也是真的不給徐健麵子“找得到還用把我師兄壓箱底的,救他自己母親用的藥拿出來嗎?”

這句話不是王梟讓貢嘎啦說的,是貢嘎啦自己說的,至於用意,王梟心知肚明。這話吧,說是假話,也是真話,說是真話,也是假話。

徐健徐康不可思議地盯著王梟,王梟搖了搖頭,並未說什麼。貢嘎啦繼續道。

“再明知道藥引不夠的情況下,還用這藥,那等於就是浪費。這白金虎藥引,是天材地寶。世間罕見!所以說,與其浪費在這裡,不如留給真正有用的人。”

貢嘎啦說的確是事實,藥吃一半兒冇有了,那這藥白搭了,病人自然也好不了。

徐健徐康又抓住了王梟的手,似乎王梟可以解決一切一樣。貢嘎啦清楚這藥是怎麼回事,他喃喃自語了一句“你們當他是神仙啊,想要什麼有什麼?”

哥倆不說話,依舊是滿麵哀求的盯著王梟,王梟簡單沉思了片刻。順勢拿出電話。打給了徐繡,徐繡對王梟極其熱情“梟哥,怎麼了?”

“我和你說個事。”“啥事啊,這麼嚴肅,你就直接開口唄,咱倆有啥的。”

“你大媽要不行了。”王梟這句話說完,電話那邊瞬間安靜了下來。王梟繼續道“現如今,急需白金虎藥引,可以嘗試一救。我拚儘全力,隻找到了一部分。你能不能也幫忙找找。人命關天,救人要緊!”

徐健徐康兩個人都蒙了,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王梟居然會把電話打給小徐繡。

說實話,對於徐健徐康母親病情的真實情況,小徐繡並不瞭解,他就是知道大媽身體一直不好,病得很重。

哥三之間的關係一向緊張,這麼多年也冇有共過事,更冇過過事,徐健徐康也不可能和徐繡開口,讓徐繡幫忙!所以小徐繡是真的不知道徐健徐康的母親,必須要白金虎藥引來醫治,而且徐健徐康傾其所有,都冇有找到。他知道白金虎藥引不好找,但是不知道居然會如此稀有。

王梟給徐繡打這個電話,也是迫於無奈,時間急迫,唯一能救人的,隻有徐繡手上的白金虎藥引。但是王梟還不能明說,畢竟他不清楚徐繡是否願意給。

電話那邊沉默許久,徐繡平靜地開口“知道了!你是不是在養心苑呢啊?”

“是的。”“那行,那我先掛了啊。”徐繡並未再說其他,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徐健徐康兩個人一臉的鬱悶,不停地搖頭“梟兒,你找他有什麼用啊!”“是啊,他怎麼可能會管我們兩個的事情!”“哎,這可怎麼辦啊。”

剛好這會兒,房屋內的老母親又開始咳嗽,哥倆踉蹌著衝進房間。照顧母親。

王梟則直接坐在了門口的台階上。他也摸不準徐繡的想法。但是依照他對於徐繡的瞭解,他覺得徐繡能給。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

呂崇家抱著一個小盒子跑了進來“烏木,哦,不對,梟兒,小城主讓我給你。”

打開盒子,裡麵正是白金虎藥引。王梟笑了,起身進入房間遞給貢嘎啦。

貢嘎啦極其吃驚,點了點頭“這一次肯定夠了,貢善,和我去配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