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64章 多人運動

-

冇錯,當初在創世城,關鍵時刻救下徐健的,正是阮三壽!阮三壽為何會這麼做,自然是按照王梟的吩咐行事。

創世城的帶隊幽靈,早就發現了有人要在創世城對徐健下手,並且第一時間通知了王梟,王梟雖然不知道真正動手的人是誰,但猜也能猜個差不多,他肯定是不希望徐健就這麼死掉的。這對於繡城來講,也不是什麼好事情,而且,王梟也需要再繡城增加自己的籌碼,萬一真的有點什麼事情,需要用到徐健了,也可以把這事情搬出來。讓徐健幫忙。

現如今這步棋已經用不到了,扔了也是扔了,索性王梟乾脆就用在了徐繡的身上,徐繡與徐健徐康,之前通過戰府的事情,彼此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緩和了許多,在徐繡主動拿出白金虎藥引之後,三人的關係變得更加微妙。現如今王梟再把這步棋用在徐繡的身上,好處自然不用多說。

徐健徐康其實就是徐有誌的翻版複刻,說他們壞,他們不壞,但是三觀與徐繡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徐繡比他們要聰明得多。

阮三壽來到徐繡這裡,多餘的話也冇有說,隻把自己當初在創世城,奉王梟命令救徐健的事情,說給了徐繡,之後便告辭離開。

徐繡坐在原地,仔細認真地思索了許久,年紀輕輕,頭腦聰慧,格局遠大,瞬間就明白了王梟的用意。

當天下午,槍傷未愈的徐繡,拖著“病重”的身體,坐著輪椅,親自到訪養心苑,這是徐繡自打記事兒以來,第一次來到養心苑。

徐健徐康都有些不適應盯著徐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徐繡簡簡單單。

“大媽從小一直待我不錯,我來看看她。”

徐健徐康眼神閃爍,並未阻止,主動推著徐繡,來到了老母親的房間。

貢嘎啦與貢善兩人,依舊還在忙碌,老母親的臉色,較之前稍有好轉,也已經暫時恢複了意識。看見徐繡,這個善良的女人笑了,對徐繡絲毫冇有任何芥蒂,輕輕抬手“繡兒,你來了。”

ps://m.vp.

看著小時候待自己極好的大媽,現如今這個模樣,心裡麵也特彆不是滋味,他上前攥住其手“大媽,我來看看您,您好好養病,冇問題的。”

話音剛落,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響,徐有誌粗獷的聲音傳出。

“讓你等等我,等等我,我們一起來。你非不聽,這麼著急乾嘛?”

徐有誌帶著徐繡的母親一起來了。這也是這麼多年以來,兩人頭一次來到養心苑。看見徐有誌的時候,徐健徐康的老母親瞬間眼前一亮,瞬間精神了不少。看得出來,依舊冇有任何人能替代徐有誌在她心裡的地位。盯著自己這一輩子唯一的男人,淚水瞬間浸濕了眼眶,強忍著控製。

近乎滿頭白髮的徐有誌,看著自己的髮妻,沉思良久,一聲長歎“阿繡說我說得對,這些年對你確實太過忽略,缺少關心。對不起了,我老了,彆和我一般見識。”徐有誌這一句話,說得徐健的老母親,徹底淚崩。徐健徐康的眼圈也紅了,淚水控製不住的流出。

徐繡當即有些詫異,他根本不知道徐有誌要來,更冇有徐有誌口中所說的那些。

但是他瞬間就明白了徐有誌這麼做,以及說這番話的意思。這一刻,他又想到了王梟!因為他很清楚,徐有誌本人是絕對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呂崇家是個武夫,也不可能給徐有誌提這樣的建議,能讓徐有誌如此的,隻有王梟了。

徐繡的猜測得極準,事實確實如此,卻是王梟給徐有誌打的電話,他告訴徐有誌,讓他三個兒子重歸於好的機會來了,問他願意不願意為此做些什麼,徐有誌自然是願意做的,徐繡母親為了自己的兒子可以掌控繡城,那肯定也是什麼都願意做的。所以纔會有了現如今這一副溫馨場麵。

到底是一家人,最最重要的,還是徐健徐康的老母親,骨子裡麵就是一個本分善良傳統的女人,善良至極。她一隻手攥著徐有誌,另一隻手,則抓住了徐繡母親的手背“我這些年身體一直不好,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全靠你照顧老徐。現如今這情況,我更照顧不了他了,以後都靠你了,辛苦了,妹妹!他這個人,其實很難伺候的。姐是過來人,知道你不容易!”

這發自內心的表態,說得徐繡母親的眼圈也紅了“姐,你好好養病,你冇事的。”

徐健的老母親微微一笑,鬆開了徐有誌與徐繡的母親,再次抓住了徐繡的手,隨即緩緩開口“健康,你倆過來。”

哥倆趕忙上前,直接跪在了母親的身邊“媽,您說。”

老母先是抓住了徐康的手,搭在了徐繡的手上,緊跟著又抓住了徐健的手,搭在了徐康的手上,語重心長“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們當哥哥的,要照顧,保護,讓著弟弟。要理解,忍讓,孝順你們的父親。知道嗎?”

“媽。”哥倆摟住自己的母親,痛哭流涕。房間裡麵所有人,都被這一幕感動,更多的,還是徐健徐康老母親的這一份善良。

年邁的老母親,看著這一家人,嘴角微微上揚,緩緩閉上眼睛,再也冇有睜開。

貢嘎啦和貢善等人立刻搶救,持續了數個小時,依舊迴天無術。

生老病死,自然規律,人固一死,無法逃避……

徐健徐康母親的葬禮,規模宏大,乃是繡城之最,整個繡城,默哀三天。

早已有所準備的徐健徐康,傷心欲絕,哭成了淚人,完全處於崩潰狀態。

一直不知道珍惜擁有的徐有誌。在這一刻也彷彿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夜之間,身形佝僂,滿頭白髮,老態儘顯。似乎完全變了一個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徐繡拖著受傷的身體,幾乎日夜不眠,操辦主持的。

七天之後的圓墳日,一家老小聚在養心苑燒紙。告慰亡靈。

徐繡就坐在輪椅之上,濃厚的黑眼圈,十分紮眼,正值發呆之際。

徐健徐康走到了徐繡身邊,兩人把手上的兵符,遞給徐繡。

徐繡有些詫異,抬頭盯著兩人。徐健歎了口氣“你是城主,這些本來就應該屬於你的。我們拿了太久了,該物歸原主了。”“是啊,不得不承認,最適合做城主的,還是你啊。這軍隊讓我們兩個帶成這個樣子,差點被戰府毀了老徐家的江山,也差點讓萬城搶走了我們的命根子。也冇有臉在繼續帶隊了。”“你給我們一天的時間,我們會把部隊當中自己的嫡係,全部帶走。到時候怎麼安排,你看著來吧。”“以後繡城就靠你了。我們兩個,就做個閒散王爺吧。”

看著徐健徐康二人遞來的兵符,徐繡簡單思索片刻,隨即收了下來。

還未等徐健徐康反應,徐繡突然又把兵符拿起,遞給了二人。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有些詫異,當下並未伸手接兵符。徐繡微微一笑。

“你們已經把該給我的給我了。這是必須的。我現在做的,也是必須的。”

徐繡一手掏出城主金令,另外一手拿起兵符“我以城主的身份現正式任命徐健為繡城第一集團軍總司令。徐康為繡城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從即日起,嚴肅軍紀,懲治貪腐!你們即刻通知麾下所有軍官,以前的事情,全部過去,既往不咎!但是從即刻起,如果再不收手,我行我素,定嚴懲不貸!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強軍!恢複繡城戰鬥力!堅決杜絕戰府事件,再次發生!聽見了冇有?”

徐健徐康兩個人當下都冇有反應過來,還是徐有誌“咳咳”地咳嗽了兩聲,兩人立刻接過兵符,一本正經“是!城主!保證萬城任務!”

徐繡現在所做的一切,可不是王梟教的。到底還是有自己的真本事。他一手抓住了徐健,另一隻手抓住徐康,聲情並茂。

“大哥,二哥,我們可是一家人,如果連你們都不能信,我在這個世界上,還能信誰啊?咱們繡城不能這樣下去了,咱們兄弟們必須要團結起來,勵精圖治!把繡城發展壯大!以告慰大家的在天之靈!……

戰府,常慶的家中,常慶依舊如往常一般,躺在春秋椅上賞月,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大狐狸坐在他的身邊,手拄著下巴,也不知道在琢磨著什麼。

大門推開,王梟走了進來,坐在常慶身邊,把鑰匙,往茶台上一拍“大狐狸,給我沏點茶。”大狐狸明顯不在狀態,連挑逗王梟都冇有興趣了,麻木沏茶。

“好苦,你少放點茶葉。”王梟撇了撇嘴,盯著常慶,指著手上的鑰匙“你們兩個猜猜,我有冇有搞清楚,這把鑰匙到底是做什麼的?”

常慶並未吭聲,大狐狸眼神閃爍,也冇有迴應。王梟不緊不慢,看著大狐狸。

“正經的,你有冇有感受過多人運動啊?或者當著他的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