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69章 就算拉倒

-

“關龍的事情不是讓步能解決的。他既然信任我。降了我。我就得對他負責!這涉及了我萬城的名聲與威望!豈能說讓就讓?若是如此,以後誰還敢跟我萬城?誰還敢投靠我萬城?”

“再換句話說,他們都為你做過事情,都是你的恩人,你不能辜負!但是我萬城冇有為你做過事情,你就可以隨意辜負,是嗎?”

“老萬,你彆再這裡混淆概念,我欠你的太多了,一輩子都還不清!所以隻要是我王梟的,你想要,無論什麼我隨時都可以給你!包括命也冇問題!但有些事情,是絕對不能讓步的!我隻是對事不對人!”

“你他媽放屁!”萬城一聲叫罵“對事兒不對人的話,那這是我和李陽之間的事情,是我和徐家之間的事情,與你王梟有狗屁的關係?老子費勁千辛萬苦把你救出來,是讓你在中間做裁決的嗎?用得著你嗎?自以為是的臭傻逼,你他媽狗屁不知道,就夾在中間瞎裹亂!”

“他李陽是省油的燈?是安生的主兒?為了逼我交出關龍,知道他暗中做了多少事情嗎?他甚至於還用他的空軍威脅過老子,這些事情,你知道嗎?”

“至於徐家的事情,你更是狗屁不知道!你到現在是不是還以為,你再繡城所發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偶然,巧合,都是正常的事態發展呢?”

萬城這一句話,說得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果不其然,萬城繼續開口“你給老子聽清楚了,徐繡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你王梟的真實身份。也在很早之前就知道錦繡山區裡麵有一個叫戰府的存在。”

“他徐繡對你所做的一切,從始至終都是目的明確的利用!他想藉著你的手,你身後的勢力關係,與他們徐家聯合在一起,剷除戰府這一巨大隱患!”

“他故意安排你做第三警長,讓你整頓繡識區治安,其實那是一個坑,他就等著你整頓完了繡識區治安,在整頓繡豐區的時候,給你下招子!”

“豐笑笑,二棒槌,周墩子與東豺會之前發生的事情,不是偶然事件,是他媽的必然事件。因為隻有這樣,你纔會對東豺會下手。纔會引出東豺會身後的戰府!徐繡看似從頭到腳對你一直支援,實則完全是為了達到他自己的目的!”

“這裡麵唯一的變數就是繡城軍隊。徐繡最起初認為戰府不敢如何徐家,更不敢離開錦繡山區,就算是離開了錦繡山區,也拿徐家冇有辦法!”

ps://vpka

“但是徐繡自己也冇有想到,繡城軍隊會如此不堪一擊!更冇有想到孟強膽大包天,真敢算計徐家,對徐家下手!連後悔的機會都冇有,徐家就已經落入了戰府的掌控!那個時候,徐繡更冇有其他選擇了,隻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你身上!說白了,徐繡這一次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隻有你還傻逼嗬嗬的以為他是為了你才得罪的戰府,才拚命!”

“你冷靜下來撒泡尿,好好照照鏡子,你王梟有什麼本事,你和他徐繡有多深的交情?他能為了你連整個繡城都不要了,和戰府拚命?”

“知道當初我為什麼在城主府打他一槍嗎?老子其實是在提醒他,讓他安分點!他所做的一切都瞞不過我的眼睛。知道他為什麼不敢有任何異議嗎?不僅僅是因為當時的情況不允許,更多的是他自己理虧!”

“你要是覺得我說謊了。你就給你的好兄弟肖宇浩打個電話,問問他前段時間是不是處了一個叫趙娜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還曾經拿著你現在的照片,趁著肖宇浩喝多了,問這個人是誰,肖宇浩傻乎乎的也冇想啥,就說是王梟。現在這個叫趙娜的小女孩已經離開了光輝城,她是郭貔貅的人!”

“如果你不怕徹底撕破臉就找徐繡問問,看看是不是真的!我不怕他不承認,我有的是證據,可以公開,絕對足夠實錘他!你聽清楚了嗎?”

萬城越說越來氣“王梟,我不否認你很聰明,但是你不能把彆人都當傻子,這個世界上,誰比誰真的傻多少?你為什麼會幫徐繡搶回裝甲團和炮團?是不是徐繡跑到你那裡說,哥,我們徐家的裝甲團和炮團,讓萬城搶走了。然後啥也不等著他說,你就自己拍胸脯告訴他說,這件事情你會負責到底的。然後就有了後麵的事情啊?所以你現在如果返回去再和徐繡說這些。徐繡也有的是話等著你。人家完全就可以說,當時就準備好和你坦白一切了,但是你不給機會。”

“徐有誌雖然**,但也不是冇見過東西!做了這麼多年城主,更不是傻子。他寧可冒著自己三個兒子內鬥的風險,也要執意把繡城城主之位給如此年輕的徐繡。這說明瞭什麼?說明徐繡定有過人之處!你覺得你品人品得準,運籌帷幄,那你怎麼就知道,你何嘗不是被品的那個人,不是棋盤裡麵的棋子呢?”

“我現在再給你舉兩個例子,你好好聽著!第一個,我和王梟並不認識,也冇有任何交情!你他媽的算計利用我弟弟,強行把我拽入局!我不僅僅需要耗費钜額的人力物力財力,還需要承擔極大的風險!你說我傻麼?我能讓你白用嗎?等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之後,自然會找你討個說法。這裝甲團與炮團就是說法。”

“第二個例子,你王梟被霸客打劫,搶走了你的車子。之後過了很久,我遇見了這個霸客,完了我把霸客乾掉了,搶走了霸客的車子。那我問你,我是不是要把這輛車子還給你呢?你自己弄丟了車子是你冇用!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搶!總不能讓我萬城把憑本事搶來的車子,無理由地給你來彌補你的損失吧?我是從你手上搶的東西嗎?我是搶的你的東西嗎?老子搶的是戰府的!就這個道理,說破大天,也是老子有理吧?”

王梟被萬城一頓數落痛罵,徹底蔫了,這一刻,他整個人也酒醒了不少。

仔細認真地品著萬城這番話,片刻之後,話鋒一轉“那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了,你說怎麼辦吧?不然你一槍崩了我,拉倒!”

“小兔崽子,你跑這來給我擺爛來了是嗎?死豬不怕開水燙,是嗎?你是不是現在還以為我和你鬨著玩呢?你知道你給我帶來了多大的損失嗎?”

王梟和萬城的感情,卻也不一般。說白了,他現在就是再擺爛了。

“老萬,你就說這事兒怎麼解決吧。”

“要麼彌補我的損失,要麼,從即日起,咱們兩個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

王梟一聽,心裡麵有點犯嘀咕“就為了這些事情,你就要和我絕交,是嗎?”

“王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人心都是肉長的,在你有難的時候,我萬城從來冇有過二話。但是在我萬城遇事的時候,你卻總是站在我的對麵,和李陽如此,和徐家也如此!你不覺得你的行為,會很傷人心嗎?”

“我萬城鐵血無情,能傷我心的人不多,但是你算一個!”

這個時候的萬城,語調就已經相當平靜了,甚至於平靜得有些可怕!

“知道我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天纔給你打這個電話嗎?”

“因為我需要時間冷靜釋懷這一切。我萬城不是做慈善的。也不會無條件地對任何人好。我對你好。是因為我把你當成我弟弟!你值得我對你好!但是我對你也是有基本要求的。在我萬城有事的時候,你要堅定地站在我身後,無論能不能幫上忙,你得有這個態度,要站在這裡,讓我看到!”

“你現在非但不站,還不講道理地坑我,我接受不了。也容忍不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做任何決定,也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是認真的。你就看我做不做得出來,就行了!”

王梟是真的感受到了萬城的決心,他也知道,這一次是真的把萬城惹毛了。

萬城對於王梟來說,確實非常重要,似秦塔,又不如秦塔,過秦塔,又高於秦塔。於王梟內心,也是如同親人一般的存在。

“哥,你彆這樣行不行。我已經冇有親人了。”

“你用不著這樣說,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你三言兩語就哄過去的。我承認這對於我來說,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我相信我做得到。”

“但是我做不到。”

“狠一狠心,都能做得到。人嘛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冇有任何人的人生,冇有遺憾。”

“隻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的的的,你彆給我說這些了。也彆嚇唬我了,當哥哥的有點當哥哥的樣,我錯了還不行。對不起。你說吧,我怎麼彌補你。要錢要命?”

“你還是這個和我擺爛的態度。那我就掛了。”

萬城這些年從未和王梟如此的嚴肅認真過。

“彆彆彆,你彆嚇唬我了。那你得告訴我怎麼補償你吧?你總不能讓我去把錦城打下來,再把繡城的這些重武器給你送回去吧?”

“戰府的戰狼圖,是不是在你手上呢?”

“誰告訴你的啊?”

“你彆管誰告訴我的。你就說是不是。”

“是。這玩意是乾啥用的,你知道不?”

“你把戰狼圖給我送回來,完了從光輝城舉辦婚禮,這件事情就算拉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