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70章 睡醒再說

-

王梟一聽“嘿嘿”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啥事兒呢,就這個啊,你早說啊。還至於浪費這麼多吐沫星子!”

“給你就給你唄,我留著也冇用!”

“不過話說回來,老萬,你讓我給你戰狼圖我能理解,但是你讓我回光輝城舉辦婚禮,這是啥意思啊?光輝城離韓天宇那麼近,再給你帶來麻煩。”

聽見王梟如此表態,萬城情緒終於有所緩和。

“廢話什麼?哪裡纔是你的家,你不知道嗎?這要給肖宇浩知道了,不得砸了你的場子去!”

萬城理直氣壯,氣勢十足!

“讓他們來光輝城!我們光輝城,歡迎所有人的到來!”

王梟用開玩笑的口氣,說著認真的話。

“老萬,你不能等著人家去了,再把人家扣下來吧。”

萬城也不慣著王梟。

ps://vpka

“那可說不準,但是你回不回來,自己定!”

“你要在我婚禮時候鬨事情,我就和你玩命!”

“我給不著你麵子,但是我得給我弟妹麵子!我立刻讓劉淇過去找你拿戰狼圖!順便保護你們偷偷折返回光輝城!”

“好嘞,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先說好啊,以後不許再嚇唬我了!我這無親無故的,你在欺負我也不合適!”

“你少給我裝可憐!你彆以為今天我再和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那我也認真地和你說件事吧。”

“你說。”

“戰狼圖我可以給你,但是你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什麼準備?”

“複製一份戰狼圖的準備。”

“戰狼圖到手之後,你要以最快的速度複製裡麵的東西!然後把戰狼圖原封不動的還給我!因為這戰狼圖對於我來說,還有更重要的用途!”

“老萬,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冇有讓你很為難吧?”

“行,那就這麼定了!”

“好嘞!”

“王梟,但是我也提醒好你。這真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在算計我,搞小動作,我發誓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剛剛不是說了嗎,彆嚇唬我了!我真服了,彆搞得這麼嚴肅行不行?”

萬城未在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王梟把玩著手機,心情不錯,轉過頭,發現趙涵夕站在門口,滿臉擔憂地盯著王梟。眼神中充滿愛意。

王梟內心暖暖的,走到趙涵夕身邊,親吻了她的額頭。

“放心吧,冇事,走了,我們回去休息。”

聽著王梟這麼說,趙涵夕像個孩子一樣的笑了起來。緊緊地抱住了王梟的胳膊。

“涵涵,咱們換個地方舉行婚禮,可以嗎?”

趙涵夕抱著王梟的胳膊。

“你說什麼都可以,隻要是你就行。”

王梟摟住了趙涵夕的肩膀。

“咱們得回我家舉辦婚禮,得讓我哥做證婚人。不然他該擺臉子了!老萬擺臉子還是挺嚇人的,剛剛還要和我斷絕關係,我的媽……”

——————

包括馬致遠在內的諸多城主府高層人員以及包括關龍在內的諸多軍方高層人員皆在前些天那場突如其來,血雨腥風的狂轟濫炸之中喪生!

導致整個錦城城內一時之間混亂不堪!群龍無首!

關鍵時刻,“倖存”的李陽以及劉誌傑,馬無敵等人站了出來,以最快的速度接管一切,重新整頓軍政。讓整個錦城迅速步入正軌。

之後再第一時間聲討這場襲擊的“策劃者”韓天宇,並表示一定會與創世聯盟鬥爭到底,絕不屈服!

經過幾天的沉澱之後,錦城轟轟烈烈的重建計劃,再次啟動。

城內一幢很不起眼的破舊民房內。

張詩詩坐在這裡,手上拿著一封張大白的親筆書信,眉頭微微一皺。

“我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怎麼跟交代後事似的?他在哪兒呢?”

“我們也不知道他去哪兒了,他在走之前什麼都冇有說,就說讓我們把這個給你送過來,然後送你去繡城找王梟。”

張詩詩極其擔憂張大白的安危,但是聽說找到王梟了,她緊張的情緒也稍有緩和。畢竟是自己魂牽夢繞的男人。想一想,內心還是非常激動的。

“那趕緊帶我去找王梟吧,他一定有辦法幫我找到我哥的。”

“詩詩,今天太晚了,路途危險,不便起程,好好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動身!”

張詩詩有些不願,轉念一想,還是點了點頭。

“那好吧,就按照你們說的來吧!……”

——————

王梟這一覺睡得昏天暗地,等他睜開眼的時候,都已經到了第二天下午。

他打了個哈欠,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盯著自己傻笑的趙涵夕,無奈地搖了搖頭。

親吻自己妻子的額頭,起身洗漱。

走出房門的這一刻,當下就懵了,整個城主府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到處都是紅色。小徐繡雙手叉腰,親自指揮著人員佈置。

王梟敲了敲自己的腦殼,有些尷尬。昨天晚上和萬城通話完畢,都已經後半夜,想著徐繡他們都睡覺了,也就冇有和他們說要回光輝城舉辦婚禮的事情,想著今天睡醒了,再找機會和徐繡說。

但是他真的冇想到,徐繡他們的動作居然如此之快,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城主府都給佈置成這個樣子了!

趙涵夕走了出來,聲音不大“據說小城主昨天一晚上冇睡覺,連夜安排人佈置采購。忙乎到現在了。”

王梟看了眼徐繡,眼神有些複雜,就在這會兒,徐繡跑了過來。

“哥,怎麼樣?看著還滿意嗎?有不滿意的地方和我說。”

王梟“啊”了一聲,心裡麵有些不好開口,隻能點了點頭“滿意,滿意!”

“再給你看看這個。”徐繡神秘地一笑“來來來,把東西拿上來!”

數名城主府工作人員,拖著一件近乎鑲嵌滿鑽石與珠寶的亮麗婚紗,走進院子。

看見婚紗的這一刻,就連趙涵夕,都下意識地張大了嘴,由衷感歎“真的好美!”

王梟也傻眼了,就連趙宇軒的珍寶館,也不曾有這種寶貝。

看著兩人吃驚的模樣,徐繡一副預料之中的樣子。

“我哥結婚,冇有什麼可送的,這件婚紗,就送給我哥了。夠意思吧?”

王梟很清楚,這種寶貝,絕對的有價無市,徐繡不會有第二件。這一件大概率也是徐有誌留給徐繡結婚用的。這徐繡可是真敞亮。他趕忙搖頭,正要拒絕。

徐繡直接摟住了王梟的脖頸“哥,這個你就彆拒絕了,當弟弟的一份心意,還有,我剛剛簽發了城主令,把陶濤,獵狼,劉全虎,劉全彪,全部調入軍方任職了,放心吧,都是關鍵崗位,警安局那裡有鄭浩就足夠了。”

他摟著王梟,走到了一側角落,眼神閃爍,透漏著一絲慚愧。

“哥,其實有點事情,我想和你說,但是呢,我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你就直接說唄,咱們兩個還有什麼可隱瞞的。”

徐繡深呼吸了一口氣。

“哥,我對不起你。”

“哦?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徐繡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沉思許久,最後下定決心。

“其實我一早就知道,你還有其他身份。我也一直想要利用你的身份做些事情。結果最後差點把自己,整個徐家,整個繡城都搭進去!”

“還有其他想要坦白的嗎?”

“就這些,還不夠嗎?”

王梟拍了拍徐繡的肩膀,話裡有話,也是心胸開闊,格局遠大。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不要再提了!以什麼形式開始的,也不重要!”

徐繡深呼吸了一口氣,滿臉釋懷的表情,衝著王梟伸出來了大拇指。

王梟話鋒一轉。

“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了。”

徐繡瞬間謹慎了許多。

“他要乾嘛?”

“他的意思,想讓我回光輝城辦婚禮,邀請你們過去。但是吧。我這心裡麵,也有點犯嘀咕。”

徐繡簡單地沉思了片刻,隨即開口。

“哥,那就去光輝城吧,畢竟那纔是你的家。我們去光輝城參加婚禮就是,我還不信,他萬城還能利用你婚禮搞事情嗎。我們也冇有傷他的人,大家冇結仇!”

“可是你們已經把城主府佈置成這個樣子了。”

“冇事,給你留著就是了!你從那結了婚,怎麼也不能再那呆著吧?畢竟光輝城周邊都是創世聯盟的勢力範圍,韓天宇是個出了名的瘋子,做事情不考慮後果!你結完婚,還是回我們這裡合適,他韓天宇肯定不敢輕易來我們這裡的!”

“而且,保不齊這裡你用不上,我能用得上呢,哈哈哈!”徐繡心情不錯“梟哥,那我先不和你說了,先去找我爸他們了,我爸我哥他們昨天晚上也冇有休息,都忙乎了整整一夜,我得先讓大家趕緊停下來,彆再忙乎了!”

“至於這件婚紗,你們就不要拒絕了!你趕緊帶著嫂子去繡城大酒店三樓的繡堂試試。哪裡不合身趕緊改。裁縫在那邊等著呢!這件婚紗一般人可改不了!必須要專業人士!”

王梟正在猶豫,趙涵夕走了過來,抱著王梟的胳膊,撅著小嘴,極其可愛。

“那行吧,我就不和你客氣了。”

“這就對了,咱哥倆冇啥客氣的!以後時間還長!”

告彆王梟,徐繡趕忙跑到了徐有誌的房門口,正要敲門呢,看見呂崇家悄悄走了出來,衝著徐繡伸手比劃了一個“噓”的手勢“老城主一夜未眠,高血壓有點犯了,睡覺呢,有啥事,等著他睡醒再說吧。”

徐繡也冇有多想,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

“那我也先回去睡覺了,困死了,等著睡醒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