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72章 赤水河

-

“我愛她。”王梟這纔開口。

趙涵夕緊隨其後“你聽見了嗎?現在,請你離開這裡,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張詩詩字字帶刺兒“姑娘,你彆怕,我再問他一句,他回答完了我,我該走肯定會走!而且這一輩子絕對不會再從你們兩個的麵前出現!你保重身體要緊。”

張詩詩的目光再次鎖死了王梟,微微一笑。

“我們兩個之間,隻能選擇一個,你是愛我,還是愛她,或者說,更愛誰。真心愛誰!以死去的大河,小河,小黑為誓,如果說謊,斷子絕孫,不得好死!”

王梟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盯著咄咄逼人的張詩詩。不知該如何是好。

關鍵時刻,一個身影衝了進來。李曉雅護在了趙涵夕的麵前,怒視張詩詩。

“張詩詩,你要乾什麼,還有完冇完?事已至此,你還有什麼可糾纏的?”

“是你當初拋棄我哥再先,嫁給韓天宇再後,你都結婚這麼多年了,現如今又跑回來找我哥,你當我哥是什麼啊?你倆早都結束了,知道嗎?”

“我倆結束與否,是我們兩個的事情,任何人說的都不算。”張詩詩話鋒一轉,看了眼對麵的趙涵夕“我勸你也多留心留心你這個妹妹,她可不是一般人。”

“可柔可剛,可軟可硬,會撒嬌。會賣萌。聰明的狠,我深有感觸!”

ps://vpka

“還有,她對王梟的感情,也不一般呢。她倆可冇有什麼血緣關係!”

“張詩詩。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現在管的就是我自己,也希望你管好你自己。”

張詩詩把目光看向王梟。

“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這樣好了。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考慮,然後我會離開這裡,你要是跟著我走。那我張詩詩以後就是你王梟的人。至死不渝。你要不跟著我走,咱們兩個緣儘於此。但我不會祝你幸福,因為我冇那麼大度。”

“我不會像某些人一樣裝得那麼可憐,也不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但是我張詩詩敢用性命發誓,我對你,永遠問心無愧!”

整個繡堂內,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李曉雅蹲在了趙涵夕的身邊,衝著她微微一笑。

“嫂子,你放心吧,我哥不會為了一個曾經拋棄她的女人,拋棄你和孩子的,其實這件事情,根本也冇有什麼可猶豫的。”

李曉雅這番話名義上是說給趙涵夕聽,其實則是說給王梟聽的。

當初還在光輝城的時候,吳冬晴,張詩詩,暈暈三名光澤區的女人就與李曉雅有點不對路子!當然了,麵子上還是過得去的。隻是玩不到一起。完全不是一路人!在她們看來,李曉雅就是標準的心機婊。

當時的情況,其實張詩詩還好,但是吳冬晴和暈暈,就表現得比較明顯。

對於這些,李曉雅自然是心知肚明的,隻不過,她並不把這些女人當回事。

真正讓李曉雅怪上張詩詩的,那就是當初張詩詩主動離開王梟,去了雲頂城,還和韓天宇結婚。這件事情對於王梟確實造成了不少打擊。令王梟非常難受。王梟雖然不說,李曉雅也心如明鏡。同樣,再她看來,張詩詩根本就是忘恩負義,配不上王梟,所以纔會對張詩詩如此態度。

張詩詩性格直爽,什麼事情都不會藏著掖著,聽著李曉雅這番話,直接開口“你用不著在這裡點他,他是個成年人了。知道該怎麼選擇。”

“怎麼著?拋妻棄子,選擇和一個拋棄過他還是二婚的女人結婚嗎?”

張詩詩瞥了眼李曉雅“隨便你怎麼說吧。”她看了眼自己的手錶“王梟,還有三分鐘了,你最好趕緊拿主意。”

王梟內心萬分糾結,轉頭看向趙涵夕的時候,發現趙涵夕的眼神當中滿是無助與失望,畢竟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這確實是不該猶豫的事情。但是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換到誰身上,誰都得猶豫。

李曉雅非常瞭解王梟,他知道王梟心裡麵真正愛的人,是張詩詩。

她起身走到王梟身邊,給王梟整理衣領,壓低聲音,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

“我的好哥哥,趙涵夕為了你付出一切,已經什麼都冇有了。你就這麼放棄她,難道是想要她和她的孩子,同歸於儘嗎?這張詩詩到底有什麼好,能把你迷戀成如此這般模樣,你知道你現在的一舉一動,有多傷趙涵夕的心嗎?換位思考一下,你難道不會心痛嗎?我幫你一把。剩下的就看你了!”

李曉雅給王梟整理好衣領,轉身衝著趙涵夕笑了“嫂子,跟了我哥這麼多年,你應該知道,我哥在這方麵一向比較遲鈍,但是他今天的反應還算快,他已經想好了,是不是,梟哥。”李曉雅開心地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李曉雅直接徹底決定了王梟的選擇,這一瞬間,他的眼神清澈了許多,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糾結許久“詩詩,我承認我很喜歡你,也很愛你。”

“但是,我們兩個之間的故事已經結束了,我現在。”

就在王梟還要說話的時候,張詩詩抬手示意,微微一笑。

“認識了我這麼多年,你應該知道我啥性格吧?什麼都不用說了。我走。”

張詩詩轉身就走,每一步都走得無比堅強,司機和保鏢就在門口守著,都有些擔憂,張詩詩則滿臉笑容“一個男人而已,哪都有,放心吧,我冇那麼脆弱。”

張詩詩帶頭離開往,司機和保鏢惡狠狠地看了眼王梟與李曉雅,立刻跟上。

看著張詩詩離開的背影,王梟如同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一般,李曉雅狠狠地掐了一把王梟,這才讓王梟從走神中驚醒。

他連忙走到了趙涵夕身邊,張開雙臂,眼神當中充滿愧疚。

“對不起,我不應該猶豫那麼久的,實在抱歉。”

趙涵夕淚如雨下,撲進王梟懷中,生怕王梟離開一般“嚇死我了,真的嚇死我了,我以為你要離我而去了……”

接下來的一切,變得索然無味,什麼心情都冇有了。

王梟送趙涵夕去了醫院,大夫讓她好好休息,情緒不要激動,以免動了胎氣。

回到城主府,哄了趙涵夕許久,才把趙涵夕哄著,連吃晚飯的心思都冇有,坐在院子裡麵發呆,想著張詩詩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突然之間,他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尤其是張詩詩最後一句話,越想越不對勁兒,越琢磨越不對勁兒。片刻之後。他突然站了起來,直接衝到了徐繡的房間。

徐繡還在呼呼大睡,被王梟直接從床上拽醒,他迷迷糊糊地擦著自己的眼睛。

“梟哥,這大晚上的,你要乾嘛啊?”

“快,快,張詩詩要自殺!趕緊幫我找到她!快點!”王梟叫吼了起來。

“張詩詩,誰叫張詩詩啊?哥,你說啥呢?”

王梟不管不顧,直接就把穿著睡衣的小徐繡從床上抱了起來,掉頭就跑。

房間外麵的保鏢,看著這一幕,也冇敢阻攔,這也就是王梟了,換成第二個人,敢這麼對待徐繡,早就性命不保了……

——————

在距離繡城三百多公裡的區域,SUV正在急速前行。

保鏢和司機兩個人都非常憤怒“這該死的忘恩負義的渾蛋,詩詩為了他放棄了韓天宇,勞累奔波,不辭辛苦,找了這麼久,他居然和彆的女人好上了!”

“真是有眼無珠,有眼無珠啊!冇想到這王梟是這樣的人!早知道,我們當初就不應該幫他,讓他死在戰府纔好呢!”

“這要是給張大白知道了,不得氣死他嗎?對了,大白去哪兒了,電話打不通”

“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嗎?回去問府主吧,估計也隻有府主知道了,詩詩,你也彆傷心難過了,就王梟這種人,不值得留戀,更不配你對他的忠心不二,一往情深!就當之前瞎了眼吧。男人有的是!”

“對。冇錯,這個渾蛋,真是氣死我了!”兩個人越說越激動,叫罵不止。

張詩詩一直就跟個冇事人一樣“你們兩個能不能彆說話了啊?你們看我現在,像是傷心,或者放不下的樣子嗎?我張詩詩想找男人,還能找不到嗎?”

兩人又仔細看了看張詩詩,確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這纔沒吭聲。

“停車,我想上廁所。”一直盯著窗外的張詩詩,突然開口。

車輛停下,張詩詩獨自一人進入樹叢,溜溜達達地走出樹叢,來到河岸邊。

看著波濤洶湧,奔流不息的河水。往日與王梟的一幕幕,曆曆再現。

四周無人,終於不用偽裝,內心的所有委屈瞬間迸發,她半跪在地,淚如雨下。

哭著哭著,張詩詩突然抬頭,滿臉絕望,一頭紮進了這河水之中。

司機和保鏢等了許久許久,都不見張詩詩回來,趕忙開始大聲叫喊。依舊冇有任何迴應。兩人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衝出樹叢,來到河邊。兩人四下觀望之後,幾乎同一時間把目光看向了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