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7章 聽我的

-

眼瞅著雙方之間的打鬥越來越焦灼。

突然之間,二人提速,想要製服劉淇。

關鍵時刻,劉淇絕地爆發。

一瞬間恍惚變了一個人一般,先後幾番躲閃,抓準機會空檔,快準狠一拳擊中一人腰腹。

轉身與另外一人近身肉搏,不做防禦,完全的比拚身體素質。

你一拳我一拳,對麵也是個狠人,與劉淇你來我往。

數拳之後,對麵的身影退到牆邊,劉淇後退一步,半邊臉已經腫起。

對麵看似毫髮無損,但是站在原地卻一動不動。

劉淇二話不說,衝出衚衕。在衚衕兩側,一邊兩個身影,正在警戒周圍。當他們看到衝出來居然是劉淇的時候,眼神當中皆透漏著不可思議。

劉淇大步向前衝上馬路,因為速度太快,一輛車子來不及刹車,眼瞅著就要撞上了,劉淇“蹭~”的一聲縱身一躍,跳上車頂,一百八十度的大迴旋,衝進另外一條衚衕。

身後的四個身影緊隨其後,與劉淇動作幾乎一致,狂追不止。

劉淇身後,剛剛與劉淇比拚身體,靠在牆邊的身影。

胸口一陣發熱,一口鮮血吐出,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個人趕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同夥。

勝利大街,安冉坐在車後座的位置,盯著周邊的道路指示牌,片刻之後,她緩緩開口。

“師傅,幫我停一下,我去趟廁所。”

司機當即停在了路邊。

安冉下車奔向一處快餐店。

與此同時,身後又是兩輛車子行駛而來,四個身影下車,有男有女,男的守在門口,女的也進入了快餐店,先後冇有兩分鐘的時間,門口守著的男子,似乎得到了什麼訊息,迅速向周邊散開,司機眉頭一皺,不管不顧,也衝向了快餐店……

開陽城一幢豪華彆墅的地下室內。

這裡到處都是監控螢幕,各種各樣的現代化設施儀器。幾十個工作人員,進進出出。

黃昊程雙手環抱在一起,盯著監控螢幕。

竇海濤站在他的身邊,滿臉的不可思議。

“萬城身邊的人,真是臥虎藏龍啊,以一敵二,居然可以掀翻雙子星。看來那個女的也不是好對付的角色啊。”

黃昊程說話的聲音不大。

“你們還是小看劉淇了。外麵把風那四個一起上,劉淇跑不掉的!”

“黃大哥,這個劉淇到底是什麼來路啊,我們從未在光輝城聽過這樣一號人物啊。”

“你冇聽過正常,這小子特立獨行。既有性格,雖有本事,卻很難管教!他最早是在聯盟總部,負責總部重要官員人身安危的。後期因為萬城帶安冉去開會,邂逅了安冉,改變了這小子的人生。這萬城也是好手段,一般人,很難收服這匹烈馬的。”

“我好像知道這個劉淇是誰了。”

側麵另外一個身影,跟著開口。

黃昊程“嗬嗬”地笑了笑“聽我的,再多安排幾個人跟上劉淇,千萬彆讓他壞了事!”

話音剛落,一個下屬進入房間,在竇海濤的身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竇海濤隨即開口。

“黃大哥,剛剛得到準確訊息,楊衛棟也帶著一批人進城了,但是剛一進來,就分散開了。”

“這萬城準備得還是真的夠充分的啊,這是再來之前,就把所有可能遇見的問題都想到了,楊衛棟是血旗特戰隊出來的,這小子不好對付,他手下那些人也有些本事,多安排一些人出去,給我盯好了他們,總是目標就一個,絕對不允許他們輕易靠近福龍大街,知道嗎?”

竇海濤還未來得及說話,另外一個下屬進入了總指揮部。

“報告,剛剛得到準確訊息,光輝城聯盟軍隊最高指揮官王賀楠,親自率領三支小隊,進入了開陽城,我們的人已經把他們盯上了。”

黃昊程麵色凝重。

“這萬城果然還是一貫的行事方式啊!夠狠夠拚!立刻調集支援力量!給我盯好了他們所有人!記著,一定要攔住他們!必要時刻,可以采取非常規手段。但是切莫不能出人命,不然不好收場啊。時間真是越來越緊迫了。”

黃昊程這最後一句話,顯然是說給竇海濤聽的……

——————

開陽城,金簡的轎車正在飛速行駛。電話響起,是竇海濤打來的。

“金簡,萬城把他光輝城的整個核心班底都帶到開陽城來了,我們現在對於他們的控製非常吃力,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儘快解決!解決掉之後,老地方見麵。我們負責保護你的安危。”

“我知道了,濤哥!”

放下電話,金簡深呼吸了一口氣,此時此刻,他已經冇有任何回頭的機會了,隻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金一,速度快點……”

——————

福龍街。

車流高峰期。

一輛貨車被夾在車隊中,行駛緩慢。

王梟眼神充滿無奈,不停地搖頭。

恨不得長出翅膀飛出去!

廂貨內。

馬小天躺在病床上,依舊處於昏迷中!周邊擺放滿了儀器設備。

角落處,還有一台正在運作的發電機。

梅誌康的準備還是非常非常充分的,對王梟他們,也是真的仁至義儘!

豐笑笑臉色煞白,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盯著馬小天。

雖說現如今他的身體狀態依舊不太好,但是比起之前,不知道強了多少。

身體恢複能力確實異於常人。

肖宇浩靠在另外一邊,精神極度萎靡,看得出來,他也是在強撐!

車輛移動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貨車終於排到了紅綠燈的第一位。

王梟調整好了心態,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眺望遠方。

過了這個路口,下個路口右拐,就可以離開擁堵路段。

離著他們與萬城約定的地點,就不遠了!

這紅燈的時間太長了,每一秒幾乎都在煎熬。

側麵一輛轎車行駛而出,再到達貨車正前方的時候,突然停下。

金五從車上下來了。

他抬頭看了眼貨車駕駛司機。

因為又是帽子又是墨鏡的,看不太清楚。

他看向了車牌。

一一零六,也不是六六一八。

最後,他翻身一躍,踩到轎車車頂。

在無數人好奇的目光之下,光明正大地環視周邊所有車輛。

也是趕得巧,這一整個紅綠燈,就隻有王梟這一輛貨車。

金五最後把目光重新看向了貨車駕駛位置,與戴著墨鏡的王梟對視。

他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毫無征兆地抬手掏槍就對準了駕駛位置。

“嘣!”的就是一聲槍響。

王梟的反應速度也是世界級的。

在金五微笑的同時,他就已經低頭了。

子彈擦著他的側臉飛過。

油門到底,貨車“嗡~”的一聲撞向轎車。

踩在轎車頂部的金五,眼瞅著衝來的貨車,非但冇有任何躲閃,反而縱身一躍,靈巧的腳尖一點,借力騰空而起,槍口對準車內的方向。

這一次,看的是清清楚楚。

王梟根本冇有任何躲閃的空間,看見金五跳起來的同時,雙手直接抱住了自己頭顱。

“嘣,嘣!”的兩槍,子彈穿透玻璃,先後打中王梟小臂。

“咣~”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貨車直接頂開了轎車!

王梟顧及不上疼痛,猛打方向,貨車闖越紅燈,拐向另外一側。

再十字路口先後與兩輛車子擦碰,未敢有絲毫停留,迅速狂衝!

金五穩步落地,看著前方衝行的車輛,持槍“嘣,嘣!”的又是兩槍。

箱貨的兩個後輪被直接打爆。車輛再馬路上來回畫S線。

王梟拚儘全力的把持方向。廂貨內部更是混亂。

馬小天的病床來回搖擺。

豐笑笑上前抓住病床一側,肖宇浩咬緊牙關起身扶住另外一側。

貨車車輪與地麵發生了嚴重摩擦。

前行了也就是幾十米的距離,王梟一看實在冇有辦法了,猛的一打方向。

大貨車撞開起落杆,直接衝進了側麵一幢寫字樓的地下停車場。

再停車場內,大貨車也是一路東撞西撞,差點翻倒,最後重重的撞到了牆上,停了下來。

滿臉鮮血的王梟跳下車,一瞬間感覺天旋地轉。

咬緊牙關,打開貨車車廂。

此時此刻,車廂內已經一片狼藉。

病床已經翻倒,肖宇浩拚儘全力,用自己的雙手托住了馬小天,才未讓他掉落在地。

王梟跳進車廂,從肖宇浩的手上接過馬小天。

豐笑笑把肖宇浩也拉了起來。

“快點跑!”

一行人直接衝進了電梯廳。

寫字樓外,先後三十多輛車子接憧而至。

百十口子身影衝下車。

各個手持刀槍棍棒。

光頭和張賽坡一左一右,人手一把五連發。放聲大喝!

“都他媽聽好了,這一次,若是再讓他們跑了!誰的責任,老子崩了誰!給我上!”

密密麻麻的身影,從不同方向衝進寫字大樓。

金簡的車輛很快到達。

他叼著一支雪茄,神情嚴肅。

“儘最快速度,解決麻煩!”

再金一,金二,金三,以及一眾下屬的保護之下,緊隨其後,進入寫字樓。

整幢寫字樓一共二十多層!

今天剛好是休息日,所以樓內人員極少!

王梟他們坐到十五層。

走出電梯。

正前方是一家公司。

此時此刻,公司大門緊閉,空無一人。

王梟對準門鎖,一腳踹開。

與肖宇浩一行人溜進公司。

他把馬小天放到了公司角落的沙發上。

從豐笑笑的手裡接過氧氣袋,重新給他放入鼻中。

這家公司規模不小。

四周圍得有十餘個辦公室大門。

肖宇浩靠在沙發,滿身汗水。

“梟兒,我實在跑不動了!你們趕緊走!我留在這裡,能多拖延他們一會兒,就多拖延他們一會兒!”

“還是我去吧。”

豐笑笑看著王梟。

“你們在這裡的等著,我去想辦法把他們引開。”

豐笑笑轉身就要走,被王梟一把拉住。

“梟哥,趕緊鬆開我,時間不多了!”

王梟眼神平靜,異常堅定。

“你老老實實的從這裡給我呆著,哪兒都不要去!”

“梟哥!”

豐笑笑有些著急了。

“豐笑笑,你添什麼亂!你們趕緊走!我在這裡就行!老子攢攢勁兒,一會兒就和他們拚了!你們趁機跑就是了!聽我的!冇時間了!媽的!”

肖宇浩抬高語調!

“聽什麼你的!你現在還能乾點啥?”

豐笑笑也不慣著肖宇浩。

“王梟,趕緊鬆開我,時間耽誤不得!快點!”

豐笑笑用力一甩王梟。

非但冇甩開,還被王梟一把推倒了沙發上。

王梟語調陰狠,抬手一指。

“都給我老實呆著,誰都彆動!也彆吵吵了!這裡,聽我的!”

【作者有話說】

兄弟們,我從中秋到現在,一直再各種忙碌。各地的朋友結婚,很少靜下來碼字。能不斷更都極其不易。明天就回家了。回家以後,攢攢稿子,這個月一定給兄弟們整個大爆發。彌補之前的打賞欠更。包括進入六扇門的加更,以及打賞的盟主更。再等幾天。看我表現。謝謝兄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