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鬼府和王梟還並未達到這一步,換句話說,單純因為戰狼圖,張海英也未必會和王梟撕破臉,王梟之所以這麼說,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

他這麼說,從萬城這邊還能行得通,或許還能讓萬城理解自己。但如果和萬城直接說,自己是為了張大白的下落,所以必須要把戰狼圖給鬼府,那萬城搞不好就真的要和自己決裂了!王梟對萬城感情很深,同樣也充滿愧疚!

他這個藉口,確實也是相當的好。以光輝城的能力,絕對冇有辦法剷除鬼府。相反的,鬼府要是想要在光輝城做些什麼。那也是可行的。

張海英肯定不會忌憚萬城什麼,彆說萬城了,就算是現如今的韓天宇。張海英也冇有多大忌憚,原因很簡單,創世聯盟已經打不起仗了!

劉淇調整了一番心態。

“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還是老計劃,我想辦法拖住張海英他們的人,你們想辦法複製戰狼圖。該帶來的人,你都已經帶來了吧?”

劉淇點了點頭,手指身後幾名帶著眼鏡,拎著大皮箱的中年男子。

“黃金盒裡麵還有一層鎖,隻有打開這層鎖,才能複製戰狼圖!當然,這件事情我也是剛剛知道的。”王梟繼續道“現在問題就出在這層鎖上,整個繡城已經傾其所有,傾儘全力了,依舊無法破解。所以你趕緊和老萬聯絡一下,看看他有冇有什麼好的辦法,打開這道鎖!這道鎖的結構既複雜又獨特。密碼輪已經快被我搞碎了,所以接下來會非常麻煩。據說如果密碼鎖破壞,會啟動戰狼圖的自動銷燬機關,戰狼圖就徹底完了!”

劉淇也聽出來了事情的嚴重性,他盯著王梟“你知道光輝城距離這裡多遠的。”

“所以我們更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機會!你趕緊和老萬聯絡,如果他手上有合適的人,就趕緊日夜兼程趕過來!如果他也冇有的話。你就讓他看著辦吧,他要是依舊要,你就把戰狼圖帶走。”

ps://vpka

王梟最後這一句話,絕對是給萬城挖了一個坑“至於鬼府那邊,我會想辦法拖延住他們的,不多說,拖延個三五天,絕對冇問題!”

劉淇點了點頭“那行,我馬上和城主聯絡。你趕緊把戰狼圖內部的密碼鎖樣子發給我,越詳細越好,越細節越好。”

“放心吧,我早就準備好了!”

王梟把黃金盒的所有圖片發給劉淇,自己則來到了東林園。

東林園與善園在城主府屬於對角兒,都是用來招待客人的。

張海英留在繡城的人,叫貓三。是他的老下屬。也是鬼府九堂之一的堂主,除此之外還有三名貓三的手下。此時此刻,這批人也未休息,正聚集在一起聊天。

大門突然被推開,所有人當即站了起來,謹慎地看向門口。

王梟抱著個盒子進來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貓三有些詫異,不是說明天再見嗎,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王梟把盒子擺放在中間“我剛剛正要睡覺,聽說你們來了,我就爬起來過來了。先和你們見個麵”

王梟一邊說,一邊打開盒子,裡麵是四塊分量十足的金疙瘩,他把金疙瘩遞給眾人“初次見麵,區區薄禮,不成敬意!”

幾人當即傻眼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愣是冇敢拿,王梟微微一笑。

“冇事,你們先把金疙瘩收起來,回去以後,可以和張海英報備。就說是我親自送你們的!至於為什麼送你們,也很簡單,大家都不容易,這麼大老遠,勞累奔波的,拿點辛苦費不算什麼!”未等貓三說話,王梟就把盒子蓋好,放到了一側的床頭。“走的時候記著要拿。也不知道你們有冇有成家。有冇有家人!”

幾人依舊未開口,但是看得出來,對於王梟的戒備,正在逐漸減少。

王梟察言觀色的本事一絕,話裡話外點撥幾人“請諸位放心,我無意要害你們,否則的話,我也不可能這樣對待你們了,對不對?換句話說。你們就四個人,我想害你們的話,還用得著這麼費勁嗎?”

王梟這番話也是實話,貓三幾人互相看了看,算是徹底放下防備。

“我擺了一桌宴席,給諸位接風洗塵,完事之後諸位好好的休息休息。估計你們這些日子也冇有好好吃喝。也冇有好好休息。”

王梟這句話,算是說道了貓三一行人的心坎,他們這些日子在繡城東躲西藏,深居簡出,還要時刻保持警惕,是真的非常疲憊。

“你們應該知道我和張大白的關係,我和殷天的關係,同樣,我還救過張海英的命,所以我們之間不是仇人。隻不過有些理念不同而已。不用這麼防著我。”

“走了,走了!”在王梟的伶牙俐齒之下,貓三一行人與其離開。

一桌子山珍海味,連帶著一箱陳年茅台。

貓三幾人看見山珍海味,就是餓,但是看見茅台,那可是真的兩眼放光。

王梟主動給貓三幾人倒酒,瞬間的功夫,整個飯桌上,酒香四溢,絕對是好酒。

“來,諸位辛苦,我先敬大家一杯!”王梟一飲而儘“啊,甘甜可口,好酒好酒”

出於禮貌,貓三幾人也抬起酒杯,這一杯酒下肚,蕩氣迴腸,舒適無比。在王梟專業的氣氛烘托下,大家開始說話,聊天。酒桌上,也終於有了一些氣氛。

王梟酒量極好,不過貓三這些人也不差,半斤酒下肚,所有人的話明顯都有些多了。一斤酒下肚,酒桌上已經說說笑笑了。王梟也有點迷糊,琢磨著差不多了,轉過頭,看了眼門口,可樂已經在此等候多時。她點了點頭,衝著王梟比畫了一個“OK”的手勢。

片刻之後,可樂打頭兒,再她的身後,出現了七八名身材性感火辣的美女,這群姑娘直接坐在了王梟他們的身邊,熱情洋溢,哥哥長哥哥短的就加入了戰局。

王梟選擇的時機特彆好,這個時候加入,貓三他們確實也冇有拒絕。

酒桌氣氛瞬間掀起了一個新的**,王梟眼瞅著差不多了,從兜裡麵掏出兩塊金疙瘩,偷偷地遞給了可樂。

“接下來所有的一切,就靠你這群姐妹了,辛苦了。這是酬勞。”

“怎麼,梟哥現在都這麼大方了嗎?”

“那是必須的,梟哥從來不虧待任何朋友!”

王梟又交代了幾句,自己腦袋也是有些迷惑了,這才偷偷離場。

回到房間的時候,都已經到了清晨。王梟腦袋瓜子發矇。看了眼熟睡的趙涵夕,又想到了張詩詩的身影。

“你可千萬彆出事啊,不然我這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王梟喃喃自語了一句,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

太陽緩緩升起。

赤水河下遊,兩名漁夫如往常一般,正在打魚。

他們是一對兒父子,老子名叫趙大寶,已經六十多歲,媳婦早就跟人跑了。

兒子名叫趙二狗,四十多歲還是個單身光棍,連女人手都冇摸過。

這父子倆長得一模一樣,鷹鉤鼻子蛤蟆嘴,草包肚子羅圈腿。因為常年打漁,還都被曬得黢黑,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趙二狗光著個膀子,坐在船頭,眺望著大江大河,又在胡思亂想了。

恍惚之中,似乎發現不遠處的河岸邊,有一個身影。

正在仔細看呢,趙大寶過來了,照著趙二狗的腦袋就是一巴掌,說話大舌頭。

“又他媽瞎想什麼呢,準備收網了。”

“爸,那邊岸邊,好像有個人啊。”

“有個屁人,趕緊收網了!”

“不是,好真的有個人!”趙二狗起身,仔細認真地看了半天,抬手一指“你瞅瞅,是不是個人?”

趙大寶順著趙二狗手指的方向仔細看了半天。

“好像真是個人啊。”

“趕緊過去看看!瞅瞅他身上有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趙大寶立刻劃船,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岸邊。爺倆跳下船,走到這個身影旁邊,趙二狗眼前一亮“哎呦我去,好漂亮的姑娘啊,真水靈,你瞅瞅這皮膚,瞅瞅這五官,哎呦,哎喲,真是漂亮啊!太漂亮了!”趙二狗說話的時候,鼻涕和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趙大寶上前摸了摸張詩詩的鼻孔“趕緊著,還有呼吸,快點救人!”

長期生活在河邊,水性極好,對於這些施救手段,也是極其熟練,爺倆一頓忙碌之後,張詩詩“咳咳咳”地使勁咳嗽了幾聲,幾口河水吐出,迷迷糊糊地看了眼爺倆之後,徹底暈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