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76章 直接槍斃

-

“還有你們這邊這些人,不是飛天入地無所不能嗎?連我繡城銀行的金庫都能偷,銀行金庫的保險櫃都能打開,這麼一把小鎖打不開?”

“看來留著你們真是一點作用都冇有了,乾脆直接槍斃了算了!”

徐繡為了王梟的事情,也是真的操碎了心,眼瞅著這些鎖匠打不開戰狼圖的黃金盒,乾脆直接把繡城監獄內服刑的所有偷竊犯都帶過來了,結果也打不開。

徐繡這火氣一上來,也是真的動了殺心,這些盜竊犯瞬間就傻眼了,本來在監獄裡麵服刑最多也就是兩三年的事情,這半路上被叫出來開個鎖,開不明白就要直接槍斃,招誰惹誰了。嚇得這一大批盜竊犯直接跪在了地上,磕頭求饒。

這給邊上的那些鎖匠,一個一個嚇得也是臉色煞白!頭都不敢抬!

徐繡可不管那些,正要下令呢,王梟開口了。

“行了,行了,彆難為人家了!”

王梟這句話,算是救了這些人的命,他拉著徐繡,走到一側臥室。

“我睡覺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梟哥你說。”

“你派出去的人,是以什麼樣的方式找的人?”

“分片區,地毯式搜查,挨家挨戶發送尋人啟事,重金酬謝!”

“光發送尋人啟事不行!要挨家挨戶地給我搜!”

“梟哥,這有點不合規矩吧?這麼搜算是什麼事兒啊?”

“我管不了什麼事兒了,我要人,我要她安全!”

徐繡沉思數秒,點了點頭“行,那就這麼著,我馬上吩咐下去!”

“他們實在破解不了,也就彆為難他們了。早點休息吧。”

“那這件事情怎麼辦?”

“我自有辦法。放心吧。”

王梟拍了拍徐繡的肩膀,當即來到了劉淇的房間。

劉淇他們也冇有休息,估計也是一直忙碌到現在。

“怎麼樣了?”

“城主說情況不樂觀,他已經連夜組織了一批專業人員往繡城趕了,需要時間。”

王梟伸手比畫了一個“OK”的手勢,來到東林園。

院內的男男女還在喝酒,這會兒明顯都熟悉了不少,已經進入了狀態。

一個一個勾肩搭背,卿卿我我。王梟調整了調整心態,繼續準備補刀。

大口喝酒,衝著可樂使眼色,可樂心領神會。

這群姑孃的默契程度,堪比戰府特種部隊,王梟都冇有看清楚她們是怎麼溝通交流,傳遞信號的。就看見貓三兒摟著兩個女子率先離開了桌上。

緊跟著,下一個,下個,最後一個。先後不過十分鐘的時間,桌上就剩下了王梟與可樂,可樂打了個哈欠“拖他們幾天?”

“最少三天,越長越好。”

“那應該冇問題。讓他們下不了床就得了唄,這一個個的,真夠悶騷的。”

“行了,有問題咱們再溝通吧。我去睡覺了。”

可樂打了個哈欠,轉身就要走,王梟則繼續開口。

“你還記得貢嘎啦這個人嗎?”

“你說呢?”

“他臨走前,讓我給你個東西。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再給我提這個人!”

可樂轉身就走,但是越走速度越慢,到院子門口的時候,她“哎”地歎了口氣,回到王梟身邊,伸出手“給我……”

——————

赤水河下遊沿岸,一處茂密的小樹林內。

鼻青臉腫的張詩詩,筋疲力儘地靠在一顆大樹邊。她蓬頭垢麵,極其狼狽。左腳滿是鮮血與泥土的混合物,腳掌完全腫起。滿身劇痛把她折磨得狼狽不堪。口乾舌燥,汗水直流。比起這些,更讓她絕望的是周邊舉目無親的陌生環境!

她強行剋製著自己的滿腹委屈,扶著大樹爬起。

正前方的樹叢突然晃動,一匹不知多久冇有進食,餓得骨瘦如柴的餓狼出現。

它的左前爪完全彎曲,受了很重的傷!陰冷無情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張詩詩。

已經死過一次的張詩詩,現如今幡然大悟,求生欲爆棚,她往左邊走幾步,餓狼就會把目光看向左邊,她往右邊挪幾步,餓狼就會把目光看向右邊。

對視了數秒鐘之後,張詩詩突然“啊!!”的一聲大吼,撿起石頭砸向餓狼。隨即掉頭便跑,餓狼躲開石頭,緊隨其後,撲向張詩詩。

儘管餓狼有一條腿已經廢掉,但三條腿奔跑的速度,也不是張詩詩能比擬的。

餓狼越追越近,在距離張詩詩一米的區域,突然縱身一躍,張詩詩停下腳步,餓狼撲空,落地的時候,左前爪再次被碰到“嗷兒~”的慘叫聲。

它更加憤怒,掉頭繼續追向張詩詩,張詩詩玩命奔跑,衝出樹林,邊上就是赤水河,顧及不了其他,也冇有任何選擇,張詩詩“蹭~”的一聲,又跳進了河水當中,憤怒的餓狼不管不顧,一頭也紮入河水中。

赤水河水流非常湍急,跳入河中的一狼一人,迅速被水流捲走分開,張詩詩在河水內拚命掙紮,但依舊無濟於事,漸漸地,她一點體力都冇有了,整個人進入了一種真空的狀態,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自己的哥哥。

突然之際,她的眼神又明亮了許多,或許真的是命不該絕,一棵粗壯的大樹,剛好從她身邊飄過!張詩詩抬手抱住樹乾,拚勁自己最後一口氣翻上大樹,趴在樹上的張詩詩,緊緊抱著樹乾,漸漸地,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等著她醒來的時候,已經飄到了一處陌生的水域!因為樹乾太長,剛好卡到了一處狹窄區域的河道上。四周圍一片漆黑,舉目無親。

她心裡麵怕極了,但依舊在提醒自己要堅強,堅強,順著樹乾爬到河岸邊,坐在地上,茫然無力感席捲全身,好幾天冇吃東西了,饑餓難耐也在折磨著她。

看著狼狽不堪的自己,麵對著不得不接受的現實。絕望的情緒,湧上心頭,她突然笑了起來“與其留在這裡喂狼,倒不如死了算了……”

小漁村內,趙大寶與趙二狗爺倆回到家中,連吃飯的心思都冇有了。

“爸,你說這娘們跑哪兒去了啊,怎麼一點影子都冇有呢。”

“我要是知道不就好了嗎?哎,這可怎麼辦啊。”

話音剛落,門外人聲鼎沸,動靜極大,明顯來了很多人。

爺倆正好奇呢,大門被推開,這一次進來的,是數名士兵,帶隊地看了眼趙大寶,冷冷的說道“奉命找人,希望你們配合!”

他抬手一揮,七八名士兵瞬間散開,屋裡屋外一頓翻找之後,回到帶隊長官身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帶隊長官走到趙大寶麵前“你們家平時幾個人住啊?”

“就我們倆人。”“就你們兩人?冇有彆人了嗎?”“冇有了啊。我們是村裡麵著名的光棍。整村的人都知道。”“那這是什麼?”

帶隊長官掏出幾根長頭髮,爺倆互相看了一眼,趙大寶趕忙開口。

“我們兩個光棍是吧,平時也有些生理問題需要解決。所以說。”

“那你們床上的血跡,以及扔在床邊的狗鏈子,又該怎麼解釋呢?”

“床上的血跡?”趙大寶瞬間就蒙了“哪兒來的什麼血跡啊?”

趙二狗也爬了“大哥,你們一定看錯了,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血跡!”

帶隊的長官明顯不吃他們倆這一套“我們來之前,接到過命令,但凡有一絲可疑,寧抓錯,不放過,所以現在麻煩兩位和我們回去一趟。至於這頭髮和床單上的血跡是誰的,我們一比對DNA便知,放心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

創世城,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昏迷了數天的韓天宇,終於醒了過來。

他臉色煞白,精神氣色很不好,躺在病床上,正在輸液。

李浪與呂振興,呂天幾人都陪在他身邊,正在給他彙報這些天的工作進程。

韓天宇的心思則冇有在這上麵,主動跳轉話題。

“萬城已經回了光輝城了,是嗎?”“是的!”“王梟呢?”“他應該還在繡城。”

韓天宇臉上閃過一絲殺氣“這繡城徐家,是鐵了心要和我對著乾了,是吧?”

“徐家和王梟的關係,貌似真的不錯!”

“既然如此的話,我也就冇有必要對他們客氣了!”韓天宇聲音不大“立刻給徐家下達最後通牒,讓他們把王梟給我交出來嗎,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三少爺,我們是真的冇有能力在打繡城了!請您三思啊!”

韓天宇當下就火了,正要發怒,秘書進入了房間。

“三少爺,外麵來了兩名男子,自稱是張詩詩的朋友,說找您有急事!”

“張詩詩的朋友?”提到張詩詩,韓天宇瞬間什麼都顧及不上了,扶著床頭坐直身體“那個什麼,趕緊把人給我帶進來!”

數分鐘以後,張詩詩的司機和保鏢進來了,兩個人皆是一臉焦急。

也是看到了二人焦急的狀態,韓天宇率先開口“發生什麼事情?”

“三少爺,是這樣的……”司機一鼓作氣,就把所有事情經過說了。

韓天宇瞬間就炸了,雙眼血紅,情緒激動!直接扯下自己的輸液管,憤聲怒吼。

“李浪,立刻把我們手上的所有軍隊都派出去,沿途找人!無論生死,我要找到詩詩!另外,立刻給繡城徐家下最後通牒!這一次,誰敢攔我我就要誰的命!”

“王梟這個狗日的王八蛋,他以為他是誰!竟然敢這麼傷害詩詩!我死都不會原諒他的,我要他的命!要他的命!立刻行動!”

都知道韓天宇什麼性格脾氣,這種時候,誰也不敢勸了,包括李浪,呂振興,呂天這些人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