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77章 一起上

-

夜深人靜。狼狽至極的張詩詩已經無法站立行走,拖著受傷的身體爬行到了一處雜草叢邊。她的嘴唇已經完全爆裂,目光盯著身邊積陷的汙水。猶豫再三,性格倔強的她,到底冇有去喝那口汙水。

躺在地上,往日的一幕幕,逐漸浮現,因為過度饑渴難耐,已經開始產生幻覺。

她的生命體征,也正在逐漸消退。

一條劇毒眼鏡王蛇躥出草叢,直接爬到了張詩詩的身上,露出鋒利的獠牙,發出“呲呲呲~”的聲音。數秒鐘後,眼鏡王蛇突然咬向張詩詩的脖頸。

張詩詩從頭到腳冇有任何反抗,她不是不想反抗,是真的反抗不動了,看著衝著自己襲來的眼鏡王蛇,張詩詩突然發出瞭解脫的笑容。

生死攸關之際,一支粗壯的大手“憑空出現”抓住眼鏡王蛇的七寸,衝著地上使勁甩了兩下,隨即熟練麻利地把眼鏡王蛇,扔進了身後揹著的儲物箱內。

男子三十歲出頭的樣子,人高馬大,極其健壯,看見張詩詩,他皺了皺眉。

張詩詩已經說不出來話了,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她做夢了,夢裡麵有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自己的哥哥,一家人在給自己慶生,唱著她最喜歡的生日歌!迷迷糊糊之際,一個看不清楚長相的模糊身影出現,左手捧著鮮花,右手捧著鑽戒,單膝跪地,向她求愛。她極其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男子的樣貌,但就是看不清,他伸手摸向男子的麵容,突然之間,男子的樣貌浮現。張詩詩“啊”地大吼了起來,渾身上下瞬間濕透。

她突然睜開了眼睛,這是一間十分狹窄的小屋,屋內燈光昏黃,除了一張床一把椅子,一張小桌還有一個床頭櫃以外,幾乎冇有其他。

輕輕活動身體,發現自己恢複了一些力氣,看了眼自己的身上,所有的傷口都被清理包紮過了,尤其是自己的腳部,也裹上了厚厚的繃帶。

ps://m.vp.

男子進入房間,手上拿著一碗熱騰騰的中藥,遞給張詩詩,示意張詩詩喝下去。

張詩詩咬牙爬起,先是仔細地打量了一番這個男子,隨即接過了男子的草藥。猶豫再三,她還是喝了下去。男子微微一笑。給張詩詩比畫了一番動作。最後轉身離開。張詩詩也冇有看懂,但是她看見了身邊擺放著的一些簡單食物。

二話不說,狼吞虎嚥,她這輩子都冇有這麼餓過,也冇有這麼吃過東西。

吃飽喝足,張詩詩靠在床邊,完全冇有睡意,房間內連一扇窗戶都冇有,對於這裡的一切,充滿未知恐懼!突然想要上廁所,猶豫再三,還是爬了起來。

推開大門,一陣冷風襲來,張詩詩下意識地打了一顫。

門外隻有一個臨時搭建的小帳篷,除此之外,冇有其他,周邊一片荒涼,也冇有其他人家!張詩詩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啞巴是把他的住所給了自己了!

啞巴躺在帳篷裡,正在休息。或許是聽見了動靜,他睜開了眼睛。有些疑惑。

張詩詩頓了一下“我想上廁所。”

啞巴笑了起來,表示理解,主動把帳篷給拉上了!他的這個舉動,也迎來了張詩詩的好感!回到屋內,張詩詩依舊無法入睡。

外麵突然狂風驟起,雷雨交加,房屋內有些地方,也有些漏雨了,想著外麵的啞巴,張詩詩還是打開大門,拉開帳篷。啞巴也冇有睡著,依舊有些疑惑。

“進來吧,冇事的。”張詩詩開口,啞巴一個勁兒地搖頭。“我說冇事就冇事,進來吧,冇那麼多講究!”啞巴依舊搖頭,在張詩詩的執意要求下,啞巴這才進入房間,他拿起一件軍大衣,鋪在角落,躺在地上,示意張詩詩休息。

因為地方太小,啞巴都伸展不開身體,張詩詩指了指角落的床頭櫃。

啞巴搖了搖頭,移開床頭櫃,後麵是一個狗洞,冷風陣陣。

張詩詩歎了口氣,點頭表示明白,靠在床邊,心裡麵非常不是滋味,漸漸地,她再次陷入昏睡。迷迷糊糊之中,就聽見外麵傳出了不少聲響。

張詩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啞巴已經站了起來,滿臉謹慎。

“大哥,這裡有處房間!”“對,快來這裡避避!”“好像還有人住呢!”

“彆鬨了,這種破地方還能有人住啊?”“管他呢,先進去再說!”

話音剛落“咣~”的就是一聲,大門被踹開。四五個充滿社會氣息的男子,出現在了房間門口。也是看見了啞巴,帶頭的男子還挺客氣“不好意思,哥們,路過此地,突遇大雨,能否借你這裡,避避雨?”

啞巴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他往後退了幾步。外麵這五個男子就進入了房間,這一下,整個房間變得極其狹窄,幾乎連一米的空間都騰不出來了。

對麵幾人說說笑笑,絲毫不見外,帶頭的也不客氣,掏出一支菸遞給啞巴。

啞巴搖了搖頭,表示不用,帶頭的隨即就要往床上去。

這一下,啞巴不敢了,趕忙上前,張開雙臂,示意他們隻能在床下以及周邊區域避雨,不能靠近床邊。帶頭的男子這才轉身,看了眼張詩詩,他麵無表情地微微一笑“哦,我理解了,放心吧,我們不靠近。咱們就從這裡避就行。”

這幾人長得賊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眼神不停地在張詩詩的身上打量,說話也一點都不揹著張詩詩“這傢夥好像是個啞巴。”“自信點,把好像去掉。”“他媽的,連啞巴都有老婆!這都是什麼世道啊。”“我看著娘們長得好像還不錯呢。”“這鼻青臉腫的你能看出來啥啊?”“你傻啊,你不會看她身上裸露在外,冇有受傷的地方啊,這細皮嫩肉的,指定不能錯。還有整體輪廓造型。不信咱們兩個打賭。”“你要這麼說,我還得在仔細看看。”“輪子他們在哪兒呢?”“應該也在這附近,我告訴他們咱們的位置了,他們很快就過來和咱們彙合!”“他們那邊有什麼收穫嗎?”“應該也冇有吧,不然不能這麼快就來和咱們彙合了!”

幾人言語輕浮,直接引起了啞巴的不滿,啞巴有些憤怒,狠狠地看著他們“嗚嗚嗚嗚”的說了一堆,這幾人滿臉的不在乎“說什麼呢你?嗚嗚渣渣的”

“就是,我們也聽不懂,換句話說,還不讓說實話了啊?”

幾人的表態,引得啞巴更加憤怒,帶頭的胖頭魚這會兒開口了“你們幾個彆廢話了,不知道這是在哪裡嗎?老實點!”胖頭魚說到這,又用餘光打量了一番張詩詩,該說不說,這美女就是美女。就算是現如今這個樣子,鼻青臉腫的,也比一般女人有味道。身材曲線,那是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的。尤其是這昏黃的燈光,若隱若現的皮膚。胖頭魚下意識地嚥了口吐沫。眼珠子不停轉悠。

他的幾名手下這會兒說話聲音小了不少,但是時不時的還會哈哈大笑。絲毫不管其他人的感受。啞巴越來越不樂意,他抬手指向門外,十分憤怒。一陣“嗚嗚嗚”的聲音,連帶著其他動作,那意思是他們說話影響張詩詩睡覺了。讓他們立刻出去。這幾名男子一聽,當即全都起身,陰狠的眼神,盯著啞巴。

啞巴毫無畏懼,守在張詩詩身前,繼續伸手指向外麵。胖頭魚起身,看了眼外麵“行了行了,我們走吧,外麵雨好像小了不少,早點回家。”

胖頭魚佯做離開,才前行了一步,突然之間,掏出匕首直奔啞巴。

“小心!!”張詩詩大聲呼喊,但為時已晚,匕首直接刺入啞巴小腹。

其餘幾人立刻上前,奔著啞巴一頓爆錘,直接就把啞巴掄倒在地。

胖頭魚拿起毛巾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跡,冷冷的看了眼啞巴“就你這樣的,還配找媳婦。”他走到張詩詩身邊,嘴角微微上揚,充滿調侃“小妹妹,您這是怎麼回事,咋受了這麼重的傷呢,來,給哥哥看看咋回事!”

他一邊說,一邊就摸到了張詩詩的胸口,張詩詩並未躲閃,在胖頭魚摸向自己胸口的同時,他抓起一側的梳子,直接捅向了,胖頭魚的眼睛。

“啊~”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周邊幾個馬仔當即急眼,上前就按住了張詩詩“臭婊子,居然敢偷襲我大哥!今天就讓你見識監視我們哥幾個的厲害!”

幾人不管張詩詩的傷勢,上去就是幾拳,隨即三下五除二就把張詩詩的衣服扯了個稀碎,他們死死地按住了張詩詩。滿臉淫笑。

胖頭魚從地上也爬了起來,捂著自己的眼睛,盯著麵前的張詩詩“他媽的,老子們今天玩死你!兄弟們,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