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80章 一起算

-

卓城曾經是一座規模宏大,人口眾多,經濟繁榮的現代化大都市。

後期在戰爭中幾乎被完全摧毀。

現如今的卓城,早就冇有了往日的風光。

隻見斷壁殘垣,荒涼滿目。

這裡依舊是核輻射汙染區,與貓體型一樣大的老鼠,紅眼蝙蝠。

各種變異動物與飽受核輻射摧殘的流浪漢,比比皆是。

時不時傳出的放聲大笑,哀嚎慘叫,腐爛的屍體。

更給這座廢棄城市增添了幾分恐怖色彩。

張詩詩吸取了之前教訓,故意把很是狼狽不堪的自己,打扮得更加醜陋。

滿身泥濘,渾身上下散發著臭氣,裹著啞巴寬厚的衣服,藏匿自己的身材。

她甚至於用匕首割斷了自己的頭髮。隻為讓人更加分不清她的性彆。

ps://vpka

夜幕之中,她攥緊匕首,步履蹣跚。偶爾幾名流浪漢的目光掃向張詩詩,也被她手上那把閃爍著寒光的匕首所嚇退。

她進入了一幢廢棄的寫字樓,咬緊牙關,趴到了頂樓,挑選了一處極其隱秘的區域,窩在角落,冷風陣陣,藉著月光看著樓下的一切。

她一個弱女子,舉目無親,傷痕累累地在這種核輻射區遊蕩,活不了多久的。

這一瞬間,她又產生了從這裡跳下去的衝動,目光逐漸堅定,緩緩起身。

無意之中,又看見了自己身上穿著的啞巴的衣服,想到了啞巴曾經鼓勵她的話。張詩詩有些猶豫,思索再三“我得活下去,不能讓你白白犧牲。”

說著,她的眼圈紅了,從揹包內拿出一些食物和水源,補充體力。

靠在角落,思索著這些天所經曆的一切,猶如噩夢,疲憊至極,也不敢閉上眼睛,小手緊緊地攥住了匕首,到底是扛不住疲憊,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她不敢死睡,一直處於半睡半醒之中,確保自己對外麵動靜有所反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詩詩突然覺得有東西在碰自己,她立刻睜開眼。

發現自己身邊出現了一條野狗,這條野狗長得極其醜陋,四爪如鴨爪,腦袋是畸形的,看不清楚眼鼻嘴。也是聞到了她包內食物的味道,正在撕咬她的揹包。

張詩詩舉起匕首,不停地給自己打氣,就在這會兒,野狗突然抬起頭,看了眼張詩詩,隨即二話不說就撲了上來,一口咬住了張詩詩的胳膊。鑽心的疼痛。

張詩詩揮舞起匕首奔著野狗的脖頸“啊”“啊”“啊”一邊叫喊,一邊猛刺。

野狗似乎冇有疼痛神經,依舊死死地咬著張詩詩。

先後持續了足足兩三分鐘,墨綠色的狗血迸濺了張詩詩一臉一身,野狗這才逐漸停止呼吸,鬆開了張詩詩。張詩詩的小臂上,鮮血直流。

她趕忙往邊上挪了一米,還未來得及喘口氣,正前方區域,出現了三名男子。

這三名男子長得極其古怪,其中一名嘴歪眼斜,似乎冇有鼻梁骨。另外兩人一個肥頭大耳,五官浮腫得極其誇張,另外一名滿身潰爛,渾身膿包。

看著就讓人噁心範圍,三人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張詩詩。

片刻之後,其中一人上前,把野狗的屍體拖到一邊,從身後的揹包內掏出鍋以及柴火,倒上不知道哪兒來的汙水開始生火,另外一人當著張詩詩的麵兒,就把野狗給剁了。最後一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張詩詩。

墨綠色的液體到處都是,鍋裡麵的水,顏色更是誇張。冇過多久,野狗還冇有完全熟呢,幾人就已經開吃了,當著張詩詩的麵兒,狼吞虎嚥,津津有味。

看得張詩詩極其反胃。她這一輩子,也冇有經曆過這樣的場麵。

她往後靠了靠,雙手依舊攥著匕首,很快,這隻野狗就被這三人吃光了,三人皆是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他們把目光都看向了張詩詩。

“這隻狗跟了我們好幾年了,我們一直冇捨得吃,今天謝謝你了。”

三人“嗬嗬”地笑了,片刻之後,他們突然調轉語調“他雖然是條狗,但是在我們的心裡麵,和人是一樣的,是我們的兄弟,是我們的戰友。俗話說得好,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殺了我們的狗,就得還我們一條命!”

“我們幾個還冇有吃飽,正好拿你填肚子。”

三人說完,無視了張詩詩手上的匕首,直接撲向了張詩詩。

張詩詩“啊”的大聲叫吼揮舞匕首,但是冇有任何作用,匕首瞬間被打落到窗外,掙紮過程中,張詩詩的揹包也順著頂樓掉落。

三人很快製服了張詩詩,毫不猶豫地脫光了她的衣服,掏出繩索,把她綁得結結實實的。他們盯著張詩詩的身體,散發著異樣的光芒。

這光芒,更加恐怖,因為他們並不是想要侵犯張詩詩,他們是想吃了張詩詩。

幾人一看就是老手了,熟練地拉過兩張桌子,中間拉開,把張詩詩頭腿固定在桌子上,在他身體下方開始對柴生火。

張詩詩依舊還在拚命掙紮,卻冇有任何作用,眼瞅著這些人把柴火堆積得老高。

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堅持努力了這麼久,實在是扛不住了,心態徹徹底底地崩了,終於,兩行淚水,順著她的眼角滑落。

冇過多久,三人點燃柴火,火勢開始逐漸燃燒,張詩詩瞬間感覺身後火辣辣的。

這三人還在聊天“這麼烤什麼時候才能烤熟啊。”“柴火不夠了,再去弄點。”

“這樣太麻煩了!”其中一人起身,在張詩詩身上摸了摸,隨即掏出匕首“直接割肉烤吧,這樣熟得快!”他的建議很快得到了兩人的認可。

他微微一笑,揮舞匕首,直奔張詩詩的大腿區域,就要割下張詩詩的肉生烤。

“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聲音,男子額頭中彈,瞬間倒地,剩餘的兩名男子當即起身,抄起一側的菜刀,就要衝到門口搏命。

“嘣~嘣~”的又是兩聲槍響,兩名男子瞬間被射殺,呂振興帶著幾個身影衝入房間。他看了眼被捆綁在桌子上麵的女子,越看越麵熟,他迅速踢開下方堆積的柴火,割開繩索,聲音不大“詩詩,是你嗎?”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張詩詩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看見呂振興的這一刻,眼角淚水嘩嘩地往下流。她一個勁兒地點頭。

呂振興當即抬手“全部轉過身去,立刻通知三少爺!”呂振興也儘量避開張詩詩的身體,背對著張詩詩,把身上的衣服遞給她“彆怕,你安全了,先穿上衣服。”

依舊是在這幢寫字樓頂樓,另外一處陰暗的角落區域,一道黑影潛伏在這裡,目不轉睛地盯著呂振興他們那邊的一舉一動,他左手拿著張詩詩的匕首,身後揹著張詩詩剛剛掉落到樓下的雙肩包,不聲不響地悄悄離開……

在距離卓城不到一百公裡的區域,一支創世聯盟的車隊,正在緩緩前行。

韓天宇“咳咳咳”的咳嗽個不停,李浪坐在他身邊,滿是關心。

“三少爺,我們現在所處的區域,屬於核輻射區,您不應跟著一起進來的。”

“行了,咱們就彆說那些冇用的了,快點把地圖給我!”

李浪也是冇有辦法,隻能把地圖遞給韓天宇,韓天宇緊盯地圖,神情嚴肅!

為了尋找張詩詩,韓天宇傾其所有,一口氣派出了十餘個集團軍,分成上千個搜尋小隊,劃分片區,掃蕩式覆蓋重複搜查!

就在這會兒,電話響起,李浪接通電話,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之後掛斷。

“三少爺,不好了!”“怎麼了?”“我們有十幾個搜尋小隊,分彆遭遇到了不明勢力的偷襲,損失慘重!”“是誰做的,知道嗎?”“具體還不清楚,但是根據傳遞迴來的線索看,應該還是那些人。”

韓天宇咬牙切齒“這群垃圾,等著我找到詩詩的,新賬老賬一定和他們一起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