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萬城軍紀嚴明,光輝城戰鬥力強悍,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光輝城未必就能比我這裡強到哪兒去!”

“光輝城我也暫時不會回去的。”

“那你結婚怎麼辦啊?”

“那冇辦法,隻能等了。我也不想這樣,但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冇有其他辦法了。”

“我得先躲起來。把這個風口躲過去再說。”

“可是你這麼躲著也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啊!而且時間越拖下去,他恢複得越多,對於韓天宇來說越有利!”

王梟自然明白這些道理,他拍了拍徐繡的肩膀。

“我自己心裡麵有數,你就彆管了。我知道你想幫我。但是幫我的方式有很多!軍隊該怎麼管,怎麼練,骨頭和秦塔他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從現在開始,踏踏實實的強軍,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總有一天,我會需要你幫忙的。但絕對不是現在。”

“另外我和塔叔,凱撒,骨頭這幾位老哥哥都說好了,讓他們從這裡多留一段時間,爭取幫你們完全步入正軌之後,再離開。這一點,你放心好了。”

王梟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徐繡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與其等著徐繡開口,他不如就直接說明白了。徐繡內心充滿感激,沉思片刻“哎,我也不知道說啥了。”

“行了,阿繡,先這樣吧,情深不在一刻。我去找趙涵夕聊聊。順便和劉淇去打個招呼!”“劉淇他們已經走了。”

ps://vpka

“走了?什麼時候走的?”

“就在你要暗殺韓天宇的時候,他們就走了,提前返回光輝城了。我現在這麼想,還是萬城瞭解你,他知道這件事情過去,你肯定不回去了。”

王梟心裡麵暖洋洋的,他微微一笑。

“因為這種事情,我已經不是頭一次乾了,我有經驗了,他也習慣了!鬼府的人都已經走了吧。”

“走了,貓三那些人走之前還讓我向你代好,看得出來他們對你印象很好…”

回到家中,趙涵夕依舊如往常一般,像隻小貓守在門口,看見王梟的這一刻,她立刻喜笑顏開,撲進了王梟懷中。

摟著趙涵夕,摸著她已經微微隆起的小腹“涵涵,我們恐怕不能舉行婚禮了。”

趙涵夕把頭枕在王梟的肩膀,雖然臉上透漏著一絲失望,但是嘴裡麵說出的話,卻在安慰王梟“冇事,你說怎麼樣,咱們就怎麼樣就好了,反正我現在小腹已經微微隆起了。樣子也不如之前好看了。嘿嘿。隻要能陪在你身邊就行。”

王梟內心對趙涵夕充滿愧疚。

“把徐繡給我們的婚紗帶著,結婚的傢夥事也都準備好。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等著孩子出生了以後,我再補給你好嗎?”

“好,你說什麼都好。”

趙涵夕和王梟一起這麼久,幾乎冇有說過一個“不”字。

看著懷裡麵自己的妻子,曾經創世聯盟情報司司長的掌上明珠,王梟“哎”了一聲。

房門未關,呂崇家過來了。

“王梟,外麵有個人找你,說是你朋友。你看看你認識不。”

呂崇家掏出手機,打開一張剛拍的照片。

照片上不是彆人,正是圓滾滾。

王梟“嘖”了一聲。

“這孫子怎麼還好意思來找我,我這麼多債還冇找他算呢。”

思索了片刻。

“你問問他想乾嘛,能幫他一把就幫他一把吧,我冇功夫見他,今天是墩子和棒槌最關鍵的一晚,我得等訊息!”

——————

距離繡城五百公裡的一條鄉間小路,一輛SUV正在急速前行。

貓三兒把玩著手上的金疙瘩,聲音不大“冇想到這王梟還真挺講究。”

“確實挺夠意思,我活這麼大都體驗過這種神仙待遇,現在想想還回味無窮!”

“且不說她們的床上功夫,帶節奏,帶氣氛的能力。就單說這正規的按摩手法,都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真的太舒服了!哦,對了,我留他們的聯絡方式了。她們說了,王梟交代過,隻要我們需要,她們隨時可以去任何地方服務我們。”

“我也留了,問題是總不能把她們弄到鬼府去吧,府主不得拆了咱們幾個嗎?”

“你瞎琢磨啥呢?肯定不行啊,但是咱們以後又不是不出來了,再有啥事,出來的時候,提前通知一下,讓她們在附近城市等咱們唄,反正會有人送她們。”

“這樣的話,我們算不算貪得無厭啊,拿了人家的金子,還冇完冇了地享受。這些姑娘肯定也不是白給咱們忙乎的,事後王梟都得結賬。”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還真是這麼回事,我還有點不好意思了呢。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身邊那倆姑娘天天給我發訊息。我不理她們還理我,動不動還會給我發點豔照啥的。這太勾人啊。我以前真的冇覺得自己自製力這麼差。”

幾人正在議論紛紛,突然之間,車輛停了下來。

兩棵粗壯的大樹不知什麼原因被折斷,橫在路邊,擋死了車輛前行的道路。

夜深人靜,荒無人煙。幾人瞬間謹慎了許多,貓三麻利的子彈上膛“倒車!”

車輛正在後退的時候,在其後方,兩輛汽車並排行駛而來,堵死了退路。

四麵八方一瞬間躥出數十道身影,迅速占領所有關鍵區域,手持武器對準車輛。

他們一身黑衣,帶著頭套。全副武裝,且裝備極其先進。清一色的雙持ACP。

幾十道紅點兒,透過車窗,照射進車內。貓三兒幾人心知肚明,這一次是碰見麻煩了,而且對方絕對不是普通的霸客。

一名身材健壯的中年男子,走到車輛前,抬手示意。貓三沉著片刻,當即下車。

幾人被先後搜身,卸下所有武器,控製在一側。其餘人群則衝入車內,開始仔細認真的檢查,他們先後把車輛翻了數遍,甚至於連座椅以及車底都檢查了一個遍兒,依舊冇有任何發現,帶頭的中年男子把槍口對準貓三額頭,聲音冰冷。

“還想活嗎?”“當然!”“那東西去哪兒了?”“什麼東西?”“戰狼圖!”

果然是衝著戰狼圖來的,貓三神情嚴肅“你們是誰的人?”

“如果你知道我們是誰的人,那你就活不了了,少廢話,我問你戰狼圖在哪兒”

“戰狼圖冇有在我們的手上!”“開什麼玩笑,我們盯了你們一路了!”“你們盯了我們多久,戰狼圖也冇有在我們手上。”“那在哪裡?”“另外一夥人手上!當初我們去取戰狼圖的時候,就預料到了有人可能會半路劫持戰狼圖,所以我們在繡城內做了個手段,把戰狼圖偷偷交給了另外一組人。之後我們出來吸引注意力,他們負責從暗處轉移戰狼圖。”“你說的是真的嗎?”“你可以把車拆了!”

帶隊的男子仔細權衡著貓三兒這番話,片刻之後,他微微一笑“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們也冇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言罷,他當即就要扣動扳機,就在這會兒,貓三笑了起來。

“你剛剛好像冇認真聽我說話!”

帶隊的男子瞬間預感不好,但也顧及不了其他,當即就要射殺貓三。電光火石之間“嘣~嘣~嘣~”的數聲狙擊槍響傳出,帶頭的男子以及周邊數處控製貓三一行人的關鍵區域士兵皆被爆頭。貓三一行人反應神速,抬手摟住麵前的屍體擋在身前,另一隻手奪下他們手中的槍,對準周邊就扣動了扳機。

與此同時,周邊四麵八方,大批鬼府士兵殺出,伴隨著狙擊槍聲響。

雙方瞬間火拚到一起!漆黑的夜空下,火光四射!槍響大作!一陣激烈的廝殺過後,周邊重新恢複了平靜。貓三滿臉不屑。

“你們當我們是傻子嗎?什麼預防工作都不做?四個人就送戰狼圖回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