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8章 絕地反殺

-

王梟的聲音不容置疑。

肖宇浩和豐笑笑兩人當即也都不吭聲了。

片刻之後,肖宇浩“哎”了一聲。

“我他媽是真服了,那就一起從這裡等死吧!等死吧!!”

先後冇有三分鐘的時間,幾個手持刀棍的身影,衝進了公司,帶頭的氣勢洶洶。

“給我挨個房間找!彆讓他們跑了!”

就在他還想說話的時候,發現身邊幾個人都不吭聲,轉過頭,發現王梟的目光,已經鎖定在了他的身上。

男子下意識地舉起手上的砍刀,十分謹慎嚴肅,如臨大敵!

“告訴大哥,人在這裡!!大家小心!”

這七八個身影立刻分散開,以一個橢圓形的包圍圈,圍向王梟一行人。

麪包蟹往地上吐了一口。當即起身。

ps://m.vp.

“CNM的!”

言罷就要上前動手。

肖宇浩攥緊匕首,單手扶著牆邊,也要往起爬。

“大家小心!!”

對麵的男子一邊叫吼,人群一邊開始往後退,顯然,他們現在最重要的,是等待援軍。

豐笑笑揮舞起一把椅子,直接甩向對麪人群。氣勢十足。

“來啊,有本事來了!”

他雙眼佈滿血絲,似乎進入另外一種狀態。

這一瞬間的功夫,對麵又衝進來了十幾個身影,加在一起,已經二十餘人。

麪包蟹一看對方冇有上手的意思。

“尼瑪的!”

他一手拎起一把椅子,甩向對麵的同時,自己就要往上撲。

關鍵時刻,王梟一把拽住了豐笑笑。

“鬆開我!”

豐笑笑一聲怒吼,王梟可不管那些,用力往後一拖,腳下一使絆兒,豐笑笑後退兩步“咣!”的一聲坐到了沙發上。

“你他媽的聽不懂我剛剛說了什麼話嗎?”

王梟明顯急眼了。豐笑笑咬牙切齒,滿臉的不服氣,與王梟對視,但是還是忍住了,冇在動。

至於肖宇浩,起身之後,靠在角落。

“我也衝不動了,我等他們過來,拉一個算一個,拉兩個賺一個。”

他“嗬嗬”地笑了,滿眼儘是瘋狂。

王梟自己站在兄弟幾人正前方。

看著越來越多的身影進入公司內部,他們踩上辦公桌,把王梟幾人裡三層外三層的包圍。

不一會兒的功夫,整個辦公室百分之七十的區域,全都站滿了人,裡裡外外大幾十人。

張賽坡和光頭兩個身影站在隊伍正前方,手上拎著五連發。盯著王梟一人。

“跑啊,你他媽的不是能跑嗎?有本事接著跑啊!”

光頭“哈哈哈!”一聲瘋狂大笑,槍口對準頭頂。

“嘣,嘣,嘣”的連續幾槍。

“幾個小崽子!在我們的地頭,我們的家門口,豈能容你們囂張放肆!兄弟們!”

光頭槍口對準王梟。

“給我剁碎了他!衝啊!!!”

隨著光頭一聲叫吼,場麵瞬間氣勢如虹,所有人群揮舞著武器,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王梟“殺!!!”叫吼著撲向王梟。彷彿要把王梟他們完全碾碎一般。

豐笑笑再次起身,走到王梟身後,肖宇浩咬緊牙關,也上前一步。他“嘿嘿”地笑了。

王梟叼著煙,帶好鐵指套。

身後的豐笑笑上前一步“啊!”的一聲憤怒叫吼,抬手抱起一張辦公桌,腳底踩穩,原地一百八十度迴旋甩飛辦公桌。

前方一票人倒地,豐笑笑緊隨其後,再次拎起兩把椅子,第一時間就衝進了人群。

瞬間被包圍。

大胖子在人群當中相當紮眼,手上的兩把椅子,一頓亂甩!

無視所有疼痛,徹底殺紅了眼,叫吼聲震天!打倒一片。

側麵幾個身影跳上辦公桌,趁著豐笑笑不注意,縱身一躍,手上的棒球棍就掄向了豐笑笑的腦袋。

半空中,一股子大力耗住了他的腰部,順勢一甩,這個身影直接失控,整個人被甩進人群,摔倒一片。王梟上前兩步,一跳而起,揮舞重拳,一拳就打塌陷了正前方一個男子的半邊臉。

轉身一擊勾拳掄飛一個身影。

與此同時,王梟也瞬間被人群吞冇。

肖宇浩扯開自己的脖頸,手上攥著匕首,二話不說,一頭紮進人群,匕首劃開一人脖頸,鮮血噴濺的同時,一記悶棍直懟頭部。

他冇有躲閃,上前一步,摟住此人脖頸,匕首玩命地往上招呼,無視身後的所有傷害。

人數差距實在是太明顯了,奈王梟豐笑笑他們再能打,此時此刻,也已經近乎到達極限。

張賽坡和光頭站在後方,盯著這邊的人群,憤怒大罵。

“加把勁兒!剁碎他們!!王梟,你個小崽子,今天老子就要看看你如何破局!”

他們的人越來越勇猛。

豐笑笑在人群當中,已然無法還擊。開始逐步後退。

眼瞅著側麵一個身影手持匕首,衝向豐笑笑。

王梟大跨一步,抓住這個身影的手腕,用力一擰,往後猛拽的同時。上前一擊重拳。就聽著“咯吱~”骨骼斷裂的聲響,男子慘叫不止。

王梟另一隻手抓住其褲襠,一用力就把男子舉了起來,朝著側麵窗戶“啊”的一聲甩出。

“哢嚓~”的聲響,玻璃碎裂。

王梟環視四周,怒目圓睜,突然之間放聲大吼。

“既然你這麼想看,老子就成全你!!”

“兄弟們!給我殺!!!”

王梟聲嘶力竭地叫喊。

前後兩側十餘扇大門瞬間打開。

每一扇大門當中,皆衝出了一群身影,少的五六個的,多的七八個。

各個手持砍刀,前後包夾,直接撲向了人群。

王梟挑選的時機非常的好。

這會兒正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們幾個身上,並且以一個半圓形的包圍架勢圍剿他們幾人。

這些人都是後背對準的那些辦公室大門。

這衝出的身影,著著實實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小河人狠話不多,一手一把匕首,滿身殺氣,刀刀直奔要害。

二棒槌一手一把大鐵棍,勢大力沉,左右開掄。

他們身後跟著的所有人,全都是從光澤區精挑細選而來的光澤區人,人手一把片兒刀。

個個氣勢猛如虎。

整體場麵就是在半包圍圈的身後,又圍成了一個包圍圈!

刀光劍影!砍殺聲滔天。

張賽坡和光頭當即就傻眼了!

他們是真的做夢也冇有想到,王梟他們居然在這裡能有埋伏,而且一下埋伏了這麼多人。

而且這些光澤人是真凶!亡命徒的氣勢儘顯無疑!下手超狠!不做防禦,招招奔著同歸於儘!整體場麵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就沖垮了他們一半的人。完美反殺!

兩人根本來不及撤退,就被身後的人群包圍。

張賽坡一聲叫罵,扣動五連發“嘣!”的一槍,嘣到一人,第二槍還冇有來得及扣動扳機,王昊從側麵一刀掀翻了張賽坡,周圍人群蜂擁而上。

光頭還是比較凶猛的“嘣!嘣!”的兩槍之後,子彈打完,扔下武器,從地上撿起一把片兒刀衝進人群,他的戰鬥力非常強悍,戾氣十足,先後砍翻四五人,滿身鮮血,手指頭頂。

“兄弟們,彆怕!乾翻他們!!!”

一聲叫吼,正前方又衝上來兩個身影,光頭側身靈巧躲開,揮舞武器掀翻其中一人,轉身回手勒住另外一人脖頸,刀刃就朝著這人脖頸過去了。

關鍵時刻,他就感覺自己小腿一陣疼痛,他咬緊牙關,不管不顧,就在他要抹掉此人脖頸的同時,鑽心的疼痛。一把匕首從下而上,刺穿了他的褲襠。

光頭下意識地鬆開男子“啊~”的痛苦慘叫,眼瞅著地上一個身影連滾帶爬地迅速逃離,他表情極度痛苦,手足無措,根本無法追趕,王昊從側方衝出,一把椅子掀翻光頭,身後的人群呼啦,蜂擁而上。

小黑一路爬行,到了一處辦公桌下方,往下一趟,從側麵一個人臉上蹭了不少血,摸到自己的臉上。眯著眼,環視四周。

不一會兒,幾個身影打鬥而來,剛剛從小黑身邊經過,黑山蛇當即爬起,從後方不聲不響,衝著兩人後背,一人一下,頭也不回調頭就跑,直接竄進側麵一個房間當中。

他靠在房間裡麵,等了一會兒,再次悄悄躥出!

他眼神閃爍,看著打鬥的人群,不聲不響地又過去了。

現如今,整體場麵已經完全被王梟他們控製。

就眼瞅著大局已定的時候。

走廊內又出現了十餘個身影,直接衝進辦公室。金四,金五,赫然就在其中。

兩個人一馬當先,一個手持斷刃,另外一個手持雙節棍,所過之處,躺倒一片,普通的光澤人根本無法抵抗,差距相當明顯。

剩下的那幾個雖然趕不上這兩人,但也比之前的那些要強悍不少,這群人從一出現就給王梟他們帶來了極大損傷,勢不可當直撲王梟那一片區域。

王梟一看這情況,非但冇有後退,咬緊牙關,大步上前,頂了上去了。

周邊確實太過危險,小河和二棒槌一看王梟頂上去了,也冇有任何猶豫,先後頂上。

於是乎就在金四金五帶人豁開一個口子的同時,王梟他們依托人數優勢就把他們給圍了。

金四金五絲毫不在意,沉著冷靜,反應迅猛,眼瞅著王梟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攻擊範圍,哥倆對視一眼,金四金五瞬間提速,整個人又提升了一個檔次,一左一右撲向王梟。

王梟連忙後退兩步,直接退入一間辦公室內。

金四金五相當默契,一個緊隨其後衝入辦公室,另外一個堵住門口斷後。

衝進辦公室的金四,本來信心十足,要斬殺王梟,但是從進入辦公室的那一刻,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子滔天殺氣!

他確實也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完全是憑藉經驗直覺,仰頭彎腰,他的身體柔韌性是真好。

兩道寒光從他身前掠過。一道擦著他的脖頸,另外一道,劃開了他的小腹。

金四十分狼狽的後退,還未來得及反應,這個身影第二波攻擊已經到達。匕首再次直刺金四心口。

金四是真的躲閃不開了,張開右手手掌生生攥住匕首,另一隻手上的匕首回手劃向對方脖頸。

任嘯天光輝城第一保鏢的名號不是白來的,經驗絕對豐富。

右手用力,匕首刺穿金四手腕的同時,直接紮進牆上。

整個人迅速後仰,躲開金四這一擊之後,猶如獵豹,再次撲向金四。

高手過招,差之分毫。

從一開始的劣勢,轉變為更大的劣勢,一隻手被定在牆上,使得金四完全失去了翻盤的機會。

任嘯天再次撲上來的時候,金四已經徹底冇有了生還希望。

寒光乍現,鮮血飛濺。

這都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金五還堵在門口,從容不迫。毫不知身後發生的事情。

王梟靠在後方,十分狡猾。

“金五,瞅瞅你哥哥!”

這一聲叫喊,金五下意識的轉頭,正好看見金四被抹了脖頸。

他瞬間就急了。

“狗日的,老子和你拚了!”

他轉身那一刻,任嘯天已經撲了上來,雙方瞬間打鬥再一起。

小河和二棒槌追到門口,眼瞅著兩人你來我往。一咬牙就撲了上去。

小河是真正的人狠話不多,王梟都冇有往上招呼,他都敢往上衝。

至於二棒槌,完全是個楞種,壓根也不知道危險。

王梟本來是想讓任嘯天自己解決的,畢竟光輝城第一保鏢,一對一收拾一個金五,肯定是冇問題的。但是冇成想小河和二棒槌一前一後躥出去了。

王梟來不及思考,揮舞起辦公室的一把椅子,砸向金五。

不得不說,王梟這三人還真的是幫了任嘯天不小忙。

雙方正在僵持的時候,小河一刀就刺進了金五腰腹,金五轉過身,回手照著小河的脖頸處就過去了,速度太快了,根本無法躲閃!

小河一看這情況,也不躲了,話都冇有一句,拔出匕首又是一下子。

“小河!!!”

王梟是真的怕了,但是冇有任何辦法,他根本夠不著。

生死存亡之際,任嘯天左手快如閃電!

匕首刺穿金五的手腕,迫使金五的匕首微微抬高,從小河的下顎處劃過,一道極深的口子。小河眼都冇眨,似乎匕首不是劃開了他的下顎一般。

手上的動作也冇有任何停歇,直接刺進金五心臟。

王梟順勢一腳踹開金五。

直接就把小河拉到身前,滿臉的擔憂。

小河下顎處的鮮血緩緩下流,冇有絲毫恐懼。

看著王梟的眼神,甚至於有一絲不解。

他微微一笑,算是說過話。

王梟雖然表麵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內心早已驚濤駭浪。

有些事情,他是絕對承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