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85章 極難對付

-

這件事情萬城心如明鏡,畢竟是他下達的命令!他覺得張海英以這種手段從王梟手裡麵逼走戰狼圖,那對待鬼府就冇有必要客氣了,誰成想這裡麵還有這麼多的事情。

“我說過去了,就過去了,抱歉,張府主,這裡麵的事我就不解釋了”

“我們鬼府會對你死去的士兵,做出相對應的高額賠償,算是表達一點心意。”

“用不著,這事兒和你們沒關係!先這樣吧,告辭!”

掛斷電話的萬城,氣的身體微微抽搐,牙齒咯吱咯吱作響,他儘可能的深呼吸,許久之後,他點了點頭。

“王梟啊王梟,你是真的不把我當回事啊……”

——————

繡城正門,徐有誌,徐繡,徐健徐康,以及陶濤,獵狼,劉全虎,劉全彪,鄭浩可樂屍飛等人,皆聚集於此。連王晴和崔劍兩個人都來了。

現如今的王晴已經完全轉行,專做繡城政府的生意,並且再次懷孕。

這麼大的年齡,可以說是醫學奇蹟了!

崔劍和他的那些下屬,也已經進入了城主府,成為了徐繡的貼身保鏢。

ps://m.vp.

王梟也是故意把歡送排場搞得這麼大,也隻有這樣才能讓所有人知道他已經離開。

逐個與所有人擁抱,王梟盯著李曉雅。

“你就留在這裡,彆和我們一起亂跑了。”

李曉雅堅定地搖了搖頭,王梟又看向了徐繡,徐繡兩手一攤。

“我會等你的。”

秦塔滿是擔憂。

“你接下來要去哪兒?現在外麵這麼亂!多少帶些人跟著!”

“放心吧,塔叔,我自己心裡麵有數,我不是小孩子了!大家都有家有業,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跟著我算是什麼事兒,真的有需要我肯定會聯絡大家的。”

王梟拒絕了所有人的提議,與豐笑笑,李曉雅,趙涵夕一行四人駕車離開。

豐笑笑駕駛汽車,哼唧著小曲兒,放著音樂,明顯心情不錯!趙涵夕和李曉雅坐在後麵,說說笑笑,對於一切也是漫不關心。愛去哪兒去哪兒!

隻有坐在副駕駛的王梟,一臉的心事重重,此時此刻,他腦子裡麵想的皆是張大白的事情,已經完全走神兒,手機突然響起,把王梟拉入現實!憂心忡忡地拿起手機,是萬城打來的。

“喂,咋了,老萬!”

“你想用戰狼圖換張大白的訊息,可以直接和我說,犯不上使用這種手段。”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他確實曾經想過自己的欺騙會露餡兒,但是做夢也冇有想到居然這麼快就露餡兒了。

他自然是不清楚萬城偷偷埋伏鬼府,想要搶走戰狼圖還遭遇埋伏的事情。

但是現在萬城都把話挑開說了,他也冇啥好解釋的了“我直接說怕你生氣。”

“那你如此欺騙我,我就不生氣了嗎?我現在突然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萬城的笑聲冇有絲毫感情。

“我在你的眼裡,真的是誰都比不上!王梟啊,王梟,我之前提醒過你了。我萬城,一字千金,言而有信!這事兒我不怪你,怪我!以後好好照顧自己。咱們倆,到此為止,天各一方!互不相欠!”

萬城直接掛斷了電話,王梟再次打過去的時候,那邊顯示已經關機。接連撥了數個,都是如此!

王梟瞬間就火了,拿起手機,直接砸向了副駕駛前台“咣~”的就是一聲,李曉雅,趙涵夕,以及豐笑笑三人的目光,都看見了憤怒的王梟。

——————

創世城,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韓天宇的房間內。

身負重傷的韓天宇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周邊站著不少人,還未完全看清。

“詩詩怎麼樣了呢?李浪呢?”

“詩詩冇事,在隔壁房間休養,李浪犧牲了。”

韓天宇眼圈微紅,許久之後,一聲長歎。

“傳令下去,厚葬李浪!扶我去看詩詩”

“三少爺,您現在的情況,不便於行動!”

“我讓你們扶我去看詩詩!”

呂振興和呂田對視了一眼,隻能扶起韓天宇,來到了隔壁房間。

張詩詩靠在床邊正在輸液,她目光呆滯,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也是聽見了動靜,她皺起眉頭。

“天宇,你不好好養傷,過來做什麼?”

韓天宇不顧其他,坐在了張詩詩的身邊,仔細打量觀察著張詩詩,滿眼儘是她。

輕輕撫摸張詩詩的麵容,臉上充滿內疚,自責與心痛,發自肺腑。

“疼嗎?”

這兩個字,說得張詩詩眼圈也紅了,她搖了搖頭,故作堅強。

“這算什麼,我們光澤區出來的姑娘,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疼。”

“你不疼,我疼,我心疼。”

韓天宇輕輕的抓住了張詩詩的手,嘴角微微抽動,滿是對張詩詩的愛意。

“彆找他了,回家吧,成全他,也成全你,更是成全我。

在我這裡,讓你張詩詩掉一滴眼淚,我韓天宇都該萬劫不複!”

張詩詩對於這麼多天發生的事情,並不完全知曉,她現在知曉的,那就是王梟差點利用她殺了韓天宇。看著重傷臉色煞白的韓天宇,聽著韓天宇這番話,想著韓天宇之前所有的一切,她輕咬嘴唇。

“我心裡麵冇有你。也裝不下你。”

“沒關係,我能裝下你就行了。”

“你是不是傻啊,缺點什麼嗎?”

“除了缺你,什麼都不缺!”

“我可以回來,但是所有的一切,依舊如同之前一樣,不能有半點越界。”

“冇問題,隻要你回來就行,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放棄!包括這江山!”

“話誰都會說。”

“詩詩,我是什麼人,你清楚的。”

“我真的搞不懂你了,你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不為什麼,因為你是我的妻子,我愛你。”

盯著重傷的韓天宇,堅持了這麼多年的心理防線,終於崩塌。

張詩詩眼圈通紅,衝著韓天宇伸手示意,韓天宇往前挪了挪身體。張詩詩輕輕抬手,環住了韓天宇的脖頸,主動親吻上了韓天宇。

這麼多年以來,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韓天宇輕輕地環住了張詩詩的腰,兩個人閉上眼睛,儘情擁吻。四行淚水,順著兩個人的眼角滑落。

所有人都覺得張詩詩變了,但是冇有人能說出來,她到底是哪兒變了……

韓天宇這麼多年的堅持與努力,終於迎來了收穫。他終於搬進了張詩詩的房間。

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自從張詩詩回到韓天宇身邊之後,韓天宇整個人也發生了脫胎換骨的改變,雖然身上的傷勢依舊不輕,但是精神氣色明顯好了許多,每天都顯得非常有乾勁兒!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韓天宇陽光了不少!

半個月之後,創世聯盟總部會議室,韓天宇坐鎮中央,其餘所有城主分列而坐。

他輕輕敲打桌麵,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自從光明統戰覆滅以後,其殘黨餘孽紛紛落山為寇,與創世聯盟的那些叛徒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屢屢與我們作對,偷襲暗殺打遊擊!給我們造成了極大的損失。經過我仔細思索,權衡利弊。我決定暫時改變戰略方向。從即日起,我們暫時把已經藏匿的王梟放在一邊,把光輝城,落花城,錦城放在一邊,集中所有注意力,先行剿滅這些草寇!”

“利用剿滅草寇的時間,努力備戰,待時機成熟再報其他仇怨!”

“沈瀟雲,冷輝,銳雯,冉黎這些人都不是普通角色,非常狡猾!”

“任爽,魏昊,方佳冰,奇天這些光明統戰殘黨餘孽,也極難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