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唯一的好處在於,他們手上的人數規模極其有限,隻能暗中打打遊擊,絕對不敢與我們正麵抗衡!所以隻要方法得當,完全可以殲滅他們!”

韓天宇說到這,話鋒一轉“這件重任,我打算交予在場的諸位城主去完成!你們現在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支屬於你們自己的特種武裝力量!這支特種武裝力量,足以殲滅這些為數不多的賊寇!”

會場瞬間變得有些混亂,大家議論紛紛,顯然,冇有人願意去做這樣的事情。開什麼玩笑,就沈瀟雲,冷輝銳雯以及任爽魏昊他們這些人以及他們的下屬,全部都是身經百戰的超強戰鬥力,曾經都是創世聯盟以及光明統戰最頂尖的武裝力量,就算是人數不多了,也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他們若是真的往山區裡麵一鑽,你進一整支特種部隊也未必就好使!最關鍵的是大家手上就剩下這點人了,這麼拚,損失還得自己買單,誰願意把自己的武裝力量都打完啊!

以陳林根為首的這些老油條們則冇有任何表態,顯得非常平靜!

韓天宇早就料到會有此舉!他不緊不慢,輕輕抬手。示意大家停下來,繼續道“這些日子,我仔細認真地反思了很多事情,包括我哥以前做的一些決定,從中間汲取了很多經驗教訓。我覺得我哥有些決定是對的,但有些決定,也是不對的。尤其是各個城主不允許擁兵這件事,我覺得不對!”

“所以我打算改變這方麵的一些規定。”

韓天宇一字一句。

“我這裡有一份表單,表單上麵都是目標人物。無論你們斬殺掉哪個目標人物。都將獲得一份特權,這份特權,就是允許諸位城主,重新組建自己的集團軍!至於怎麼做,是你們的事情,我隻看結果,不看過程,以人頭為主!”

“咱們有幾百個城主,但是任務目標,就隻有十幾個人。不分輕重!隻要斬殺,即可組建集團軍。如果說同一城斬殺了兩名目標人物,那你們就可以組建兩支集團軍。我可以保證你們組建軍隊的絕對自主性!還可以根據實際需要,為你們組建的軍隊提供軍餉以及武器裝備!你們每個人麵前都擺放著一份檔案袋,檔案袋內就是我們目前掌握的所有關於目標人物的資訊情報。其他的,就看你們自己了,還是那句話,數量有限,先做先得!”

會場再次嘩然一片,不得不說,韓天宇這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說白了,他這一舉動,也是在給這幾百個城主劃分級彆。自己手上有軍權的城主地位定會高於手上冇有軍權的,這是不爭的事實。

“希望大家都努力,我們儘管完成第一階段目標……”

ps://vpka

會議結束,韓天宇馬不停蹄地來到了另外一間會議室。會議室內坐著二十多個人,從四十到六十不等。每一個人,都代表著天璽商會最頂層的一方勢力!

坐下之後,韓天宇微微一笑,雙手抱拳。

“諸位哥哥,叔叔,這一次把大家都請過來,是有要事相談,說得簡單點,我需要諸位的鼎力支援,當然了,不會讓諸位白忙乎的,作為交換,我願意付出代價……”

——————

陳林根的家中,以陳林根為首的幾名老傢夥聚在一起,正在打牌。

“這一次的事情對於我們幾個人來說是一次機會!我們必須要抓住這次機會!”

開天城的城主點了點頭。

“你說的冇錯,如果有了軍權,以後做很多事情都會很方便。我已經仔細研究過那份檔案資料了!名單當中,最最難對付的人,就是銳雯,因為他手上有一支完整的血海特戰隊,這支隊伍不是我們能對抗的!其次就是魏昊的刺神,這是他後組建的隊伍,人數規模也不少,而且主要在錦城,繡城那片區域活動,距離我們太遠。也不方便行動!”

“至於沈瀟雲的血旗,冷輝的金十字,以及任爽的神鬼營,屬於中間選擇,他們雖然戰鬥力強悍,但是人數規模不多,我們依托人數,也可以應對!”

“最好的選擇,就是米山城的城主奇天,米山特戰隊的隊長李小白,還有方佳冰這些光明統戰的餘孽。這些勢力都是殘兵敗將,戰鬥力一般,手下人員也不多。所以我們把目光對準他們這些人是最好的選擇!”

“據我所知,現如今這些勢力都是各自為戰,包括冷輝沈瀟雲銳雯他們也是一樣,沈瀟雲已經指揮不動銳雯了。平時大家就是各呆各的,算是個朋友。算是同一個陣營。在目標利益一致的時候,他們纔會聯合行動!”

“整個創世聯盟,除了創世城以及雲頂城的特種部隊,冇有任何特種部隊可以與咱們四個的特種部隊相抗衡,我建議咱們四個儘快動手,先把奇天,李小白,方佳冰這些角色收拾了。先組建他四個集團軍再說!”

“好主意!我也是這麼想的!”

“對對對,我看著檔案資料,說奇天他們應該在死亡山區附近藏匿,我們可以直接去死亡山區!”

“方佳冰他們好像在另外一個山區!”

聽著周邊人群的議論紛紛,陳林根搖了搖頭“我們不能把目光看向這幾個。”

“林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件事情對於我們來說雖然是個機會,但同樣也是個坑!韓天宇雖然做事衝動,但是他不是傻子!雖然李浪現在不在了,但是他也未能完全消除對我們的戒備之心!所以我們做事情還要多多考慮!”

“林根,我們冇有聽懂啊!”

“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現在手上的特種武裝力量,是創世聯盟除了韓天宇之外最強悍的。然後我們去挑這些最軟的捏,那你讓誰去對付銳雯,去對付魏昊,讓誰去對付沈瀟雲這些人呢?彆人是對手嗎?那這不就等於變相說明瞭,我們就是奔著軍權去的嗎?就想要軍權!”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你把奇天殺了,韓天宇按照約定讓我們自己組建軍隊了,這軍隊,我們組建不好的,韓天宇一定會盯著我們的,不會給我們任何機會的!若是如此,我們可就白忙乎了!我們之前做了那麼多,努力了那麼久,就是為了獲得韓天宇的信任,現如今韓天宇出的這道題,其實也是在考驗我們!”

不得不說,陳林根的頭腦還是非常夠用的“這種時候,我們必須要起一個好的帶頭作用,緊著最難啃的骨頭去啃,把奇天這些人,留給其他人來啃!我們隻有這樣做,才最順韓天宇的心意,才能讓他更加信任我們!讓他認為,我們不是衝著軍權去的,是奔著幫助他解決問題去的!”

“你們永遠要記住一點,在完全獲得韓天宇信任的情況下,手上掌權,我們纔有機會!若非如此的話,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加複雜!對咱們來說未必是好事!”

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按照你這個說法,我們去啃銳雯,那我們也得啃得下啊,你說對不對?”

“聽我的,咱們四家把隊伍集合到一起,先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沈瀟雲的身上,完了是冷輝,先把這兩個處理掉,接下來再全力圍剿銳雯!如果可以藉此獲得韓天宇的全部信任,就算是把我們的四支特種部隊拚光了,也是值得的!”

幾人思索著陳林根這番話,統一的點了點頭。陳林根拿定主意,繼續開口“立刻動用我們所有的關係,根據手上掌控的情報,檢視打探奇天,方佳冰這些人的訊息情報,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