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87章 反應不錯

-

“林根,我們既然把目光放在那些難啃的骨頭上麵了,還管這些人乾嘛啊?”

陳林根微微一笑。

“我們在掌控了這些人的訊息情報之後,偷偷把這些情報贈送給和我們關係不錯的其他城主!讓他們去啃這些骨頭。這樣一來,若是真的啃下了,你說他們能不記我們的好嗎?”

“你說的冇錯,同樣資料多給幾個人,無論是誰最後啃下都得記我們的好!相反的,越多的人去啃這些容易的骨頭,才更加襯托出來咱們幾個的忠心耿耿!”

說到這,幾位老油條“哈哈哈哈”地笑了。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總會轉到我們的!靜下心,不要急!”

陳林根摸起麻將,往桌子上麵一拍。

“你看,到我了吧,自摸清一色一條龍!…”

——————

王梟所在的這個大陸板塊,自東往西,百分之六十屬於創世聯盟的勢力範圍。

中間百分之二十區域,屬於空曠的無人區,過了這一大片空曠的無人區,就到達了錦城,繡城以及其他中立城市所在的區域,這一片區域的麵積,占據了整個大陸板塊的百分之十。再往西走,剩下的最後這百分之十,基本上都是浩瀚的無人區,地形地勢極其複雜,氣候惡劣,有沼澤,也有沙漠。

在這片區域生存的人類數量極少!占據整片大陸百分之十的麵積,卻隻有區區兩三座規模不大的小城!村鎮數量更是少得可憐!基本上都是生活在這裡的人,想往出走,從未有生活在外麵的人,想往裡走。

經過這片區域,就到達了這個大陸板塊的最西端。這裡有一座著名的山區,叫天狼山區,一望無垠,浩瀚無邊,山區的最西邊,是汪洋大海,這裡常年暴雨。海嘯不斷。冇有人清楚大海的儘頭在哪裡,也不清楚大海的另外一邊是什麼。

唯一清楚的,就是這裡曾經不是大海,是一處主戰場!是大規模的核戰引發的地質變動,使得這裡天崩地裂,把天狼山區的另外一半兒變成了汪洋大海!

天狼山區的山腳下,有一座小城叫天狼城,是這附近方圓上千公裡內,唯一的一座城市!遠離世間喧鬨!仿若人世間最後一塊淨土!

這裡民風彪悍,老百姓生性好戰,雖然規模不大,經濟發展非常落後,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部門都有!社會治安良好!整體運轉體係非常完善!

天狼城一家當鋪內,喬裝打扮過的王梟一行人,用金疙瘩換了一張擁有不少餘額的天狼城銀行卡,租下了一套交通便利設施齊全的小四合院,安頓好一切便與豐笑笑上街轉悠,熟悉地形,按照王梟的想法,他們需要在這裡呆很久很久。

天狼城城中央的天狼廣場內,有一座擂台,叫天狼擂台。

擂台邊有一幢民房,叫博彩室!

此時此刻,擂台上有兩名半裸身體的男子,正在打架!兩人下手極狠,招招致命!周邊不少人圍觀喝彩!

亦有不少人進出博彩室,加油助威!

對於這裡的一切,太過陌生,王梟和豐笑笑駐足觀望,看著麵前血呼啦次的兩人,都覺得有些不適應,豐笑笑率先開口。

“這也不是散打,也不是柔道,也不是拳擊,也不是泰拳,這是什麼意思啊這是?”

王梟搖了搖頭,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們這可不是普通的打鬥,像是在玩命!”

“外地人吧?”一名個子不高的年輕人,轉過頭盯著王梟和豐笑笑,仔細認真地打量了一番“頭一次來天狼城嗎?”

王梟點了點頭,年輕人繼續道。

“那就是對於這裡的一切都不知道咯?”

王梟再次點了點頭。年輕人微微一笑。當即來了興趣。

“那個什麼,想不想瞭解瞭解?”

瞅著這名年輕人興奮異常的大眼睛,王梟就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掏出剛剛從天狼城銀行提取出來的現金鈔票,很豪爽地遞給了年輕人幾張。年輕人愣了一下,仔細查驗了一下真偽,這才把錢收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伸手。

“我叫狼蛛。”

“烏木!”

“麪包蟹!”

烏木這名字是王梟慣用的代號,至於麪包蟹,這是豐笑笑自己給自己定的。他害怕彆人叫彆的,他不適應,反應不過來。

“烏大哥,麵大哥!”

狼蛛皮膚黝黑,身材瘦小,看著就是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

“天狼城是附近上千公裡內唯一的一座城市,幾乎吸引了這附近所有的老百姓,所以彆看天狼城麵積不大,但是人口著實不少!人多了,那彼此之間難免會有摩擦矛盾!尤其是這裡民風彪悍!所以城主就設立了這座天狼擂台。”

“如果在城內,人與人之間發生了矛盾,彼此無法談妥,都不願意後退,那就隻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那就是報警,讓警方處理。第二個選擇,那就是上天狼擂!在天狼擂上敗下來的人,就是輸者!就得承受一切!”

“天狼擂上無生死。”狼蛛一本正經“在這個擂台上被打死不觸犯天狼城法律!所以,隻要敢上這個擂台,就要做好丟掉性命的準備!”

說到這,台上的一名男子因為體力不支倒下,另外一名男子騎在了他的身上,死死的卡住了他的脖頸,眼神當中滿是戾氣,並未有半點同情。直到生生掐死身下的男子,周邊人群也冇有任何阻止,有的隻是贏錢者的歡呼與失敗者的垂頭喪氣!狼蛛撇了撇嘴,看著自己手上的鈔票“哎,又押錯了,幸虧有你們這點錢,找補找補,不然的話,晚上連飯都冇得吃了。”

“那個人都那樣了,為什麼不求饒認錯呢?活著難道不好嗎?”

“天狼城強者為尊,崇尚武力!大多比較要麵子!既然都上了天狼擂,還有這很多人看著,那一版很少有人會求饒!真正覺得自己心裡麵冇底的,或者自己占理的,也不會上天狼擂!自然會有警方處理!”

“好比你違反天狼城法律,侵害我的利益,那我報警就是了。自然會有人收拾你!我不會和你上天狼擂!就算和你上了天狼擂,你打贏了,那你依舊要接受法律製裁,若是我打贏了,你本來是蹲大獄的事情,很可能就會賠上性命!”

“如果你我之間的矛盾不涉及法律問題,或者很小的法律問題。法律很難解決!

彼此之間矛盾積攢的又足夠多!那就隻能天狼擂了!剛剛這兩個人,就是這樣的。因為其中一個的女朋友跟另外一個跑了。另外一個忍不過,兩個人就上天狼擂了。輸的放手。我這麼講你明白了吧?”

“為了一個女人,連這條命都不要了,至於嗎?”

“嘿,各地民風民貌不一樣。這種事情在天狼城常有!十個上擂台的得有五個是因為女人。”

“那剩下的五個呢?”

“賭氣啊!”“賭氣?這是賭氣還是賭命?”

“一個意思。那我真急眼了,上頭了,打不過我也得乾啊。”

狼蛛說的理所應當。

“在天狼城,你們一定要遵守天狼城的法律。因為天狼城的法律極其嚴格苛刻,稍有不慎就得砍手跺腳。最次也得剁個手指頭!”

狼蛛指了指大街上,經常可以看見的一些身體殘缺的老百姓。

“一般偷袋大米,就得損失一個手指頭!情節嚴重的,淩遲,車裂,誅九族,這些我都見過!”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施行這些東西?這不是”

就在豐笑笑還要說話的時候,王梟抬手捂住了他的嘴,狼蛛滿意的點了點頭,衝著王梟伸出大拇指。

“你的理解反應速度很快嘛,不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