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9章 生死一瞬

-

站在廳外的金簡一行人,還有不到十人。

金一,金二,金三,以一個三角形的陣型,保護金簡。剩餘的人外部圍城一圈兒。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感覺到了形勢不對。

金一,金二兩個人當即就著急了。

“金爺,我們進去看看!”

金簡堅定地搖了搖頭。

“快點撤,這是個坑!”

“可是金四金五!”

“對麵混亂人群當中,藏有不弱於你們的戰鬥力存在!聽我的,快撤!”

金簡相當冷靜!自知此事有詐!

而且現如今,王梟他們的人數,已經超出他們數倍。

若是再不走,真的被包圍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金簡很少如此嚴肅。

電梯門打開,一行人十分謹慎地進入電梯。

眼瞅著電梯下落,金簡的手機響起。

他拿起電話,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他猶豫了一番,順勢接通,非常謹慎。

“喂?”

“金簡,我是王梟!這些日子被你追的,真是令我終身難忘!是你逼我出手的!我既然要出手,就絕對不會給你們翻身的機會!”

金簡抬頭看向電梯內的監控,臉色當即就變了。

“不好!!!”

寫字樓的監控室內。

陳濤穩坐中央。

看著電梯內的金簡,微微一笑,輕輕按動了手上的遙控器……

——————

福龍大街。

萬城與陳林根兩個人坐在車上,正在聊天。

萬城嘴角微微上揚。

“老弟,不得不說,這開陽城的發展,確實是比我們光輝城要快不少啊!”

“哎呀,老哥,這有啥快慢的,光輝城其實主要就是光澤區那邊太影響發展,我相信依照你的能力,遲早有辦法改變光澤區的。整改了光澤區,很快就可以跟上我們的進度了!”

陳林根這話極損,言外之意,那就是如果處理不了光澤區的問題。一輩子都彆想趕上開陽城。

恰好,光澤區的問題是光輝城眾所周知的老大難。

從光輝城成立的時候,就存在了。一直不好處理。

這可真是標準的軟刀子紮人。

萬城自然不會聽不出來,他也冇有和陳林根計較。

“托您吉言!司機,停車!”

車輛停在寫字樓正對麵。

萬城和陳林根兩個人先後下車。

看著門口停得亂七八糟,已經嚴重堵塞交通的轎車。

萬城話裡有話。

“老弟,這裡是怎麼回事?”

陳林根裝作詫異。

“我也不知道啊!”

“那我們上去看看!”

萬城當即就要走,但是被陳林根一把就給抓住了。

“萬大哥,這些車輛明顯是有問題的,既然停在這裡,說明這寫字樓裡麵很可能會有事,您身份尊貴,還是不要亂動了。萬一發生危險,我可承擔不起,我馬上安排人調查處理!”

“哦?”

萬城聽到這,笑了起來。

“老弟,我覺得你多慮了。”

“小心駛得萬年船。大哥!你還是聽老弟一句勸吧!”

“放心吧,真出事了不用你負責,我們上去看看。”

“絕對不行!”

萬城眼神閃爍,突然之間調轉語氣。

“如果我就是想要動動,想要去看看呢?”

周邊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陳林根的態度也堅決了許多。

“等著我調查清楚了,確認冇有危險了,隨便您看,但是現在,確實抱歉!希望萬大哥可以理解我的苦衷。”

萬城抬頭仰望寫字樓。

他很清楚,這種時候,時間就是金錢。

他輕輕一抬手,身邊的所有護衛,迅速上前,直奔寫字樓。

陳林根給下屬使了一個眼色。

一瞬間,陳林根的所有人,直接就把萬城的人給圍起來了。

畢竟是陳林根的地頭。

而且陳林根早有準備。

他帶來的人,比起萬城的人,要富裕很多倍。

雙方一瞬間劍拔弩張。

“萬大哥,我一片好心,您這是何意啊?”

萬城手指寫字樓,直接挑明。

“陳林根,王梟就在樓上!”

“哦?您怎麼知道的?”

“我的人告訴我的。”

陳林根一聽,趕忙點了點頭。

“萬大哥,你早說啊,我去讓人幫你把他接下來!”

“謝謝好意,我自己能去。”

“萬大哥,安全第一!”

“我挺安全的!”

萬城渾身上下氣勢驟然而起。

陳林根一步不退,氣場絲毫不弱於萬城。

局麵越發緊張。

就在這會兒。

“BOOM~”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音從寫字樓傳出。

萬城下意識地看向寫字樓,眉頭緊鎖,忍耐也是到了極限!

“陳林根,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是,讓,還是不讓!”

“萬大哥,您千裡迢迢來到我家門口,若是在這裡出了事,我絕對承擔不了責任,所以麻煩您理解一下,我絕對會幫您把事情處理好的!”

萬城的臉色越來越陰狠。

雙方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眼瞅就要徹底爆發。

就在這會兒,寫字樓門口,傳出一聲叫吼。

“城主,我在這裡!”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看向了聲音方向。

血紅的夕陽之下。

一群血人映入眼簾。

王梟站在正中央。

左邊是黑山蛇和小河,兩個人架著肖宇浩。

右邊是陳濤和王昊,抬著馬小天。

豐笑笑走路都喘了,但眼神依舊蠻橫,咬牙穩步前行。

在他們的身後,是成片成片的光澤人。

不少人都掛彩了,互相攙扶。

但是整體上,氣勢如虹。

周圍鴉雀無聲。

再快走到萬城他們身邊的時候。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王梟氣頂丹田,聲嘶力竭。

“誓死效忠城主,生是萬家人!死是萬家魂!”

“誓死效忠城主!生是萬家人,死是萬家魂!!”

百十口子光澤人喊出了千軍萬馬般的氣勢。

這是讓萬城都冇有想到的。

萬城麵無表情,掏出一支菸,遞給陳林根。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

“老弟,他們既然都下來了,我可以帶他們走了吧。”

“那是自然。”陳林根微微一笑“幸好下來了啊,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麵對老哥了。”

“兄弟啊,你的恩情老哥記下了,風水輪流轉,以後總有機會報答你的。”

“謝謝老哥!”

兩個人明顯的話裡有話。

“聽說那個金簡,是整個開陽城地下秩序的三巨頭之一?”

“這個具體我不清楚,但是頗有些人脈關係勢力是真的。”

“哦,我這群崽子,就是我光輝城光澤區的一幫小混混,流氓小癟三,不堪入目那種。”萬城明貶實褒“您儘管放心,回去以後,我定然會好好教訓這些小癟三的。”陳林根的心理素質也是真好,肺都快氣炸了。依舊滿臉笑容。

“其實我早就想收拾金簡這個混蛋了,作惡多端,禍害一方,一直冇有理由和機會,還要照顧很多人的情麵。現在萬大哥幫我解決了心腹大患,真是萬分感謝啊!”

“不用謝,以後若是有需要,我還是願意幫忙的。”

“一定一定。萬大哥,我府上準備了酒宴,你看這時候也不早了。”

“酒宴就算了吧,我得趕緊回光輝城啊。老弟的心意領了。”

萬城拍了拍陳林根的肩膀。

“你就彆送了,我們趕緊回去了。”

陳林根麵露為難之色。

“既然這樣,萬大哥,我就不強留你了。雖說現在處於和平時期,但是路上還是要多多小心”

“放心吧,老弟。多有打擾。”

萬城控製不住的嘴角上揚,轉身就走。

王梟一行人緊隨其後。

就在王梟經過陳林根身邊的時候。

陳林根宛然一笑,表現的很客氣,但是威脅的味道,不言而喻。

“小夥子,很不錯,我記住你了。”

王梟還冇說話呢,麪包蟹大眼珠子一橫。

當即就要罵街,他可不管誰是誰。如果有一天要是死了,指定是自己橫死的。

陳濤的反應速度是真快啊。抽出手就捂住了豐笑笑的嘴。

開玩笑,這麼多人看著,他敢亂說,那指定得冇命。

黑山蛇不聲不響,很不顯眼,手在兜裡,已經摸到了自己的彈簧刀。

小河的目光就死死的盯著陳林根。

肖宇浩難得的老實了許多。

二棒槌壓根也冇有聽明白什麼意思。還真的以為陳林根在表揚王梟。

一時之間,氣氛非常怪異。

王梟“嗬嗬”一笑,儘顯輕蔑。

彆看陳林根是開陽城的城主,他還真的不放在心上。

他的情商,比起來那幾個可就高多了。

“謝謝城主大人誇獎,我叫王梟,大王的王,梟雄的梟。光輝城,光澤區,一個底層小癟三。”

小黑古靈精怪,這話跟的很快。

“我是黑山蛇。”

“城主,我是二棒槌!”

二棒槌一臉興奮的還在伸手呢,這裡麵,隻有他是認為陳林根真的想和他們交朋友。

“小河!”

依舊是簡單的兩個字。

這一刻,他身邊的幾個護衛,都急眼了,當即就要上前。

陳林根輕輕一抬眼,這些人都在原地站住了。

到底是一城之主。

格局自然是不用說,絕不可能再這裡率先發難的。

他“嗬嗬”一笑,轉身離開。

看著他們走了,麪包蟹瞅著陳濤,那架勢就跟要揍陳濤一樣。

“誰讓你捂老子嘴的,他在那裝什麼犢子啊。”

陳濤看待豐笑笑的眼神當中,皆是無奈,想要皆是,但是又清楚與麪包蟹解釋冇用的。

麪包蟹和二棒槌性質不一樣。但是結果是一樣的。

一個是就是橫,就是不聽,一個就是楞,就是聽不懂。兩九龍拉棺也是好兄弟。

王梟拍了拍陳濤的肩膀,示意他彆再說了……

——————

返程途中,王梟破天荒的被允許坐在了萬城的車上。

他渾身上下已經重新包紮,衣服也換了一身,當所有警惕之心,全部放下的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要散架了。

想著這兩天的一幕一幕,王梟都不敢置信現如今所發生的一切。

他們居然真的活著走出了開陽城!

萬城的氣場是絕對碾壓王梟的。

他叼著雪茄,翹著二郎腿。

“你想過你剛剛那麼和陳林根說話的後果嗎?”

萬城抽了口煙,衝著王梟坦然一笑。

“比起來周聖博和黃昊程,陳林根的威脅最大。甚至於可以說,前麵兩位,和他都冇有可比性。因為那兩個是混聯盟體製的,手上冇有武裝力量。他們最多的方式就是噁心你!”

“但是陳林根不一樣。開陽城的警安局,戰警大隊,開陽城的聯盟駐守軍隊,軍隊特種部隊,他都可以隨意調動。他可以每天派遣不同的人去暗殺你而讓我們冇有絲毫理由藉口追究他。”

王梟點了點頭。

“您說的這些,我很清楚。”

“你既然清楚,還和他那麼說話。”

王梟搖了搖頭,也笑了。

“難道我不和他那麼說話,他就會放過我,放過我們了嗎?”

“剛剛那個情況,我們代表的不僅僅是我們,更是整個光輝城!”

“像我們這種爛命,丟了就丟了,但是絕對不能丟您的人。”

“彆說是一個陳林根了,就算是聯盟主席來了。我剛剛也會那麼說。”

“更何況,還冇有試過,怎麼就一定知道我們完全抵抗不了他呢?”

“他再如何,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對我們下手,不是嗎?”

“所以我們還是有機會拚一下的,扛到什麼時候是什麼時候,能多宰他一條狗,我也開心。我也賺!”

“再換句話說,真到了那個份兒上。我連他也能動!動不動的了另說,但是我一定敢動!因為隻有真正動了才知道最後勝負!”

王梟對於萬城,毫不隱瞞。

“我當初從來冇有想過自己能從狗九的手上活下來,後麵也從來冇有想過自己能從海盜獨眼的手上活下來,再後麵也冇有想過自己能從戰警大隊活著走出來,也冇有想過自己能從開陽城全身而退。”

“所以,任何時候,哪怕差距懸殊再大,也絕不認輸。”

王梟一瞬間,滿身殺氣,發自內心。

“天要亡我,逆了這天。生死一瞬。神魔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