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安一聽這話,趕忙拿出照片,仔細認真地看了半天,搖了搖頭。鷹眼不緊不慢“既然冇有就算了,這張照片您留著吧,日後萬一發現了,聯絡我。定有重謝”

和保安客套了兩句,鷹眼轉身奔向了拉麪館。

點了兩碗拉麪,狼吞虎嚥的同時和老闆又開始聊天!聊著聊著,他同樣掏出了一張王梟的照片以及一小摞天狼幣。

“老闆娘,您好,是這樣的……”

離開拉麪館,鷹眼來到了一家洗浴中心,在門口先是給洗浴中心門衛上照片,遞天狼幣,隨即進入洗浴中心泡澡按摩,緩解舟車勞頓。晚上他就住在了洗浴中心,第二天一早,他就開始以同樣的方式,在整個天狼城內轉悠了起來。

酒店,商場,各種娛樂性場所,一頓忙乎之後,才折返回酒店,躺在床上,打著哈欠,手機響起,是紅棺打來的。

“到了天狼城了吧?”

“今天淩晨到的。該散發的東西,都已經發出去了,接下來就是等訊息了,他們幾個呢?”

“他們也都到了自己的目標區域了!”

“那就行,這邊要有什麼發現,我第一時間通知你!”

“好的,王梟狡猾多端,你要小心一些。”

ps://vpka

“放心吧,當了一輩子的偵察兵,這點事情還整不明白,就白活了!好好叮囑他們吧!…”

王梟家中,他獨自坐在院中,正在盯著天狼城地圖發呆。手機突然震動。

“喂,狼蛛”

“烏木哥,你在哪兒呢?”

“我在家裡呢,怎麼了啊?”

“我給你發點東西,你看看。”

“什麼啊?”

“你看看就知道了。”

掛斷電話,王梟的手機接收到一條資訊,上麵是他的照片,後麵是一個聯絡方式。

王梟瞬間嚴肅了許多,他立刻撥通了狼蛛的電話。

“你在哪兒呢,我們見一麵。”

半個小時之後,喬裝打扮過的王梟與狼蛛出現在了天狼廣場,兩個人坐在一處很不起眼的休閒椅上。“你這張照片,是怎麼來的。”

“是我去商場的時候從門口保安手裡麵無意間看到的。所以問了問!據說是照片上人失散的夥伴兒,再找照片上的人。我當時留了個心眼就把照片拍下來了!現在問題來了,照片上麵的人,是你的朋友嗎?”

王梟轉過頭,盯著狼蛛“你猜呢!”

狼蛛遞給王梟煙,順勢點著。

“來天狼城的人,一般隻有三種人,第一種是倒爺,來天狼城是為了賺錢。當然,敢在天狼城做倒爺的,絕對不是普通人。不然且不說惡劣的環境,就這一路的霸客,也夠他們難受的。第二種是生活在天狼城周邊村鎮的那些人,他們想改善生活環境,所以來天狼城。還有第三種。就是走投無路,被人追殺的人。他們一路逃跑,最西邊,也隻能逃進天狼城!因為他們進不去天狼山區,所以,你是哪種呢?第二種肯定不是!第一種也不是!”

王梟並未直接回答狼蛛的問題,反而微微一笑“你冇有打過去問酬勞多少嗎?這數額很可能會驚掉你的下巴!改變你的人生!”

“冇問!”

“為什麼不問,萬一能狠賺一筆呢。”

“有命賺錢也得有命花錢纔是啊。”

“我第一眼看見你就覺得你不像普通人,再加上你居然可以從警安局如此輕而易舉地脫困,就憑你這臨場應變能力,我更加確定了你的不一般。更彆提你的那個朋友所展示出的能量了。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出賣你的話。我最後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做人麼,總得權衡利弊再做事。換句話說。我們也算是朋友。”

“應該還會有其他的原因吧?”

王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狼蛛。

“我活了這麼多年,一直非常相信一個道理。那就是一個人做一件事情,一定會有理由動機的!”

狼蛛微微一笑。

“你猜呢?”

兩個人皆是話裡有話,片刻之後,狼蛛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我勸你趕緊想辦法離開天狼城。但凡被他們發現了你。那你的麻煩可就大了。天狼城統共就這麼大點地方。想一直躲著,不可能的。”

眼瞅著狼蛛離開,王梟陷入了沉思,他足足思考了十幾分鐘。起身折返回家中。

在天狼廣場另外一處隱秘區域。鷹眼遞給了狼蛛一個兜子。打開兜子,裡麵裝著數根金條,以及數捆最大麵額的天狼幣。

“按照之前的約定,隻多不少。謝謝你的情報。接下來一切與你無關了。”

狼蛛親吻了手上的袋子。

“你們一定要小心行事!天狼城律法嚴明!稍有不慎,很容易把你們自己陷進去的!到時候誰也幫不了你們!”

“謝謝。”

鷹眼帶上耳機。

“跟上他了嗎?”

“跟上了,放心吧。冇有人可以逃出我們的視線範圍!……”

——————

王梟家中,他獨自坐在小院兒,細細品茶,眼神時而迷茫,時而精亮。

家對麵一幢建築物的頂樓。

鷹眼站在這裡,手持望遠鏡,瞅著院內王梟的一舉一動。

王梟家周邊的其他幾個方向。幾名帶著耳機的身影鬼鬼祟祟,走來走去。

手機突然響起。

“喂,隊長。”

“我們正在往你那邊趕!千萬給我盯死他!彆讓他跑了!”

“放心吧,冇有人可以逃脫我的監控範圍。隻是我覺得這件事情,壓根不用你們奔波勞碌。我們幾個人就足夠了!”

“不要小看他,更不要輕舉妄動,以免打草驚蛇。機會來之不易,我們必須一擊致命!不能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聽我的,盯死他就足夠了!”

鷹眼歎了口氣。

“那行吧。等著你們來。”

再次拿出望遠鏡,盯著院內的王梟。

“這小子一直在研究地圖,我覺得他肯定是想要做些什麼……”

——————

在曾經的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最東側勢力交界區域。

有一座規模不小的原始山區,叫龍海山區。

銳雯以及血海特戰隊就藏身於此。

現如今,整個龍海山區槍炮齊鳴,爆炸不止!

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大火!近乎點燃了整個山區!

陳林根等人聯合了六位與他們關係極近的城主。

一共十支特種部隊,共同圍剿血海。

雙方的戰鬥極其激烈。

任血海特戰隊戰鬥力強悍,占據地形優勢,以一敵十也是損失慘重!

血海特戰隊總指揮部內。

銳雯神情嚴肅,緊盯戰略沙盤!

東南兩側的防禦體繫馬上就要徹底崩盤,西北兩側的防禦體係已然崩盤。

大批特種部隊已經殺入血海特戰隊的核心勢力範圍。

整體局勢對於他們來說已經越來越不利!

他滿臉的不甘心。

“可惜我們再此落腳的時間太短。條件有限。無法真正的建設防禦體係。若非如此,豈能落到如此地步!哎!命中註定!”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當機立斷。

“通知下去,即刻撤退!”

“隊長,我們往哪兒撤啊?”

銳雯深呼吸了一口氣,手指戰略沙盤的西南側。

“奔著這個方向突圍!繼續往深處鑽!立刻行動!!……”

畢竟曾經是創世聯盟特種行動司麾下的武裝力量,代表著整個創世聯盟最頂尖的特種作戰力!集合所有力量突圍。陳林根他們的人還是很難擋得住的!

西南側戰場一時之間成為了主要戰場。

血海特戰隊在這裡橫衝直撞,迅速殺出一個豁口,放棄總部基地,整體撤退。

陳林根他們的反應速度也非常快,當即改變作戰方針,繼續圍剿血海特戰隊。

與此同時,在龍海山區另外一側,數支訓練有素的爆破小組,扛著大批大批的炸藥分彆從不同區域進入龍海山區!

數十架無人機升空,俯視下方,傳遞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