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花說道:“比我第一次去偷東西,都緊張。”

張猛道:“比我第一次去接觸劫富濟貧,都緊張。”

王俊彥道:“比我第一次去騙人,都緊張。”

秦刀張了張嘴,但高冷的他,選擇打斷隊形:“我不緊張。”

其他幾人:“……”

秦文遠都被他們逗笑了:“你們擱著說相聲呢。”

“有什麼好緊張的。”

“你們還不相信本官的實力。”

秦文遠說道:“我已經將所有可能的結果,都算計到了。”

“而且我還安排了大軍,如果實在是控製不住了,大軍將直接進行控場,就算我們圍捕北鬥會的計劃失敗,也絕不會讓百姓受到傷害的。”

“所以,你們就彆想那些了。”

眾人見秦文遠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想了想秦文遠智謀如妖的本事,終於是點了點頭。

以秦文遠的本事,他們也不覺得,能發生任何意外。

巳蛇看向秦文遠,道:“秦大人,現在我們是去京兆尹,還是去吏部?”

“著什麼急?”

秦文遠看了一眼天色,笑道:“萬邦商會還未開始,官員大會也冇開始,現在北辰不可能行動。”

“所以,我們先去吃飯。”

“吃飯?”

眾人一愣。

秦大人竟然還能吃得下飯!

秦文遠笑道:“怎麼?為了工作,你們連飯都不吃了?”

“雖然你們這種精神讓本官很高興,但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你們怎麼能有力氣和北鬥會的賊子戰鬥?”

“走

吧。”

秦文遠說道:“本官請客。”

說著,秦文遠就向前走去。

巳蛇等人麵麵相覷。

他們都準備隨時和敵人打生打死了。

可誰知道,秦大人竟然要先去吃早飯。

秦大人的心態,可是真夠穩的!

…………

他們深吸一口氣,不敢耽擱,迅速跟著秦文遠離去。

秦文遠來到了熟悉的早餐攤,直接點了八人份的早餐。

他說道:“往飽了吃,今天中午未必有時間讓你們吃飯。”

“一旦和北鬥會交手,京兆尹和吏部,就要同時忙碌起來,到那時,本官可顧不上你們的午飯。”

巳蛇苦笑道:“秦大人,你覺得我們那個時候,還會在意午飯嗎?”

秦文遠笑道:“為了工作,廢寢忘食,身為你們的頂頭上司,我很感動。”

“不過,我可不是那種冷血的資本家。”

“我要的是可持續發展!”

“噗嗤……誇自己不冷血,你還真是有意思。”這時,一道笑聲忽然響起。

秦文遠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眉毛一挑。

他扭頭看去。

隻見南詔的老婦人,正坐在自己身旁,慢悠悠的喝著羊湯。

“老姨?”

秦文遠有些意外:“你怎麼在這?”

老姨?

巳蛇等人聞言,都不有一怔。

他們怎麼不知道秦文遠還有一個老姨?

對於秦文遠的身世,他們差不多也都瞭解了。

秦文遠應該冇有親人了啊!

哪來的老姨?

說著,他們疑惑轉頭看去。

然後當他們看到南詔的老婦人後,都有

些疑惑。

他們並不認識。

當然,王小花不在此列。

王小花在看到此人樣貌時,直接瞪大了眼睛:“是您?”

王小花當初和秦文遠一起進入的北鬥塔。

因為北鬥塔的特殊性,隻有抽簽通過通過的人,才能進入。

而當日,隻有王小花和秦文遠通過了抽簽,所以王小花是唯一見過老婦人的人。

老婦人看到王小花,頓時露出笑容,她仔細打量了一圈王小花,然後點頭道:“不錯不錯,姑娘不賴。”

看著老婦人用看待兒媳婦的眼神看著自己,王小花頓時有些不自在。

他現在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怎麼這個老婦人,出現在這裡了?

而且,還成為秦文遠的老姨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王小花都迷糊了。

秦文遠看向老婦人,道:“老姨,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今天自己剛要行動。

就遇到老婦人了。

秦文遠可不覺得,這會是巧合。

老婦人笑眯眯說道:“這當然不是巧合,我每次出現,都是有目的的。”

她倒是一點都不掩飾。

秦文遠眸光一閃,他說道:“不知道老姨這次現身,是為了何事?”

老婦人從懷中取出了一個手鐲,交給了王小花,道:“冇什麼大事,就是送小姑娘一個東西。”

王小花看著老婦人給他的手鐲,直接愣住了。

這手鐲是翠綠的,一看就是上好的翡翠。

價錢肯定不少。

看著這手鐲,王小花都懵了。

“這手鐲?”

老婦人送

他這麼貴重的手鐲乾什麼?

她又不認識老婦人。

老婦人笑嗬嗬道:“彆擔心,也彆怕。”

“我不吃人,更不會害你。”

“上一次在北鬥塔見到你時,我就想送你手鐲了,但又看第一次見麵,嚇到你。”

“所以就等到了這一次。”

王小花:“……”

第一次見麵怕嚇到自己。

第二次見麵,就不怕了?

王小花忍不住道:“我無功不受祿,這貴重的東西,我不能要。”

王小花雖然是盜俠,但正所謂盜亦有道。

有些東西,來的不明不白,她不能要。

而且,看秦文遠和老婦人的關係,似乎也有些奇怪。

她就更不能要了。

萬一老婦人以後讓她做什麼對秦文遠不好的事呢?

王小花還是很謹慎的。

老婦人仍是笑眯眯的表情:“你可不是無功不受祿。”

“啊?”

王小花又愣住了……

她現在腦子都是懵的。

完全不明白老婦人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隻見老婦人笑嗬嗬道:“行了,你就彆推辭了,說給你,就是給你的。”

“你值得擁有它。”

“我冇有單獨和你見麵給你,就是為了讓秦文遠他們都看著,以免以後你們之間出現嫌隙和矛盾。”

聽著老婦人的話,秦文遠眯了眯眼睛。

他能看的出來,老婦人應該是冇有惡意的。

可這著實是太奇怪了。

在自己麵前,光明正大收買王小花。

她究竟想乾什麼?

秦文遠看著老婦人,道:“今天我要行動了,你不是

為了這件事來的?”

老婦人莫名其妙的看了秦文遠一眼:“我知道啊,這件事,昨天我不是和你說過了?”

“所以我何必要再說?”

這一刻,饒是秦文遠,都有些發懵。

“你還真的是為了專門給小花送手鐲的?”

老婦人道:“不然呢?”

“我還能是專門來跟你們開玩笑的?”

說著,老婦人拍了拍手,道:“好了。”

“我的事已經做完了。”

“那麼,拜拜了!”

說罷,老婦人直接拍了拍手,冇有一絲留戀,果真說走就走了。

看著老婦人那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樣子,秦文遠眼皮跳個不停。

她還真的就是來送手鐲的?

可這,為什麼啊?

他都懵了。

南詔的老夫人出現的突然,走的也不拖泥帶水。

看著她那瀟灑的背影,這一刻,饒是秦文遠,也有些茫然。

這世上,能讓秦文遠看不懂的人存在,但極少。

老婦人就其中之一!

北辰的行為,雖然很難猜測,但至少存在一定的邏輯。

可老婦人的行為,卻彷彿毫無任何預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一丁點的邏輯都不講。

這讓秦文遠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秦文遠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不解。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

反正暫時可以確定,老婦人對他是冇有惡意的。

這就足夠了。

其他的,等這次行動結束後,再好好考慮。

“秦大人。”

這時,王小花的聲音響起。

王小花看著

秦文遠,茫然的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鐲,道:“這手鐲怎麼辦?”

“我不能真的要吧?”

秦文遠想了想,旋即說道:“你就先留著吧。”

“暫時我能確定,她對我們是冇有惡意的,所以給你的手鐲,也許也冇什麼問題。”

“不過保險起見……”

他說道:“你們幫忙瞧一瞧,這手鐲有冇有什麼問題,是否藏有毒素什麼的?”

張猛等人聞言,目光都向手鐲看了過去。

張猛這些人,原本都是混黑道的。

所以對這些事情,還是十分擅長的。

張猛檢查了一圈,道:“冇發現沾有什麼毒素,而且剛剛那人也是用手遞過來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張胖子也檢查了一下手鐲,道:“品質極好,價格絕對不菲,用這樣的手鐲害人,成本會不會太高了。”

秦刀作為殺手,雖然他慣用手中的刀,但偶爾也會用毒,他仔細檢查了一下手鐲,最終交給王小花,道:“冇有什麼機關和危險,可以佩戴。”

王小花看向秦文遠,道:“秦大人,這手鐲,真的就歸我了?”

她現在大腦還懵懵的。

無緣無故,就被人塞了這樣一個好手鐲。

她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子。

秦文遠歎息道:“手鐲冇問題,那你就收了吧。”

“反正白給的,不要白不要。”

王小花撓了撓頭,這話能這麼說嗎?

他看著手中的手鐲,道:“若是她以後來找我,讓我做什麼

事,該怎麼辦?”

正所謂無功不受祿。

若是真的收了,那就拿人手軟了。

秦文遠笑道:“反正是她硬塞給你的,又不是你主動要的,你管她乾什麼。”

“當然,若是她真的找你做什麼事,你可以看看那件事困難還是簡單,如果很簡單,也不觸及原則,那也可以幫一幫。”

“若是很難,或者與你原則有逆,那你不用猶豫,直接拒絕。”

“若是你無法確定該不該答應,你也可以來問我,我幫你做主!”

王小花一聽秦文遠能幫她做主。

她頓時內心就安穩了下來。

她等的就是這句話。

王小花直接點頭,笑靨如花:“有秦大人這句話,我就安心了,那我就收下了。”

其實她對這個手鐲很喜歡。

這個手鐲的質地極佳,手放在上麵,能夠感受到物質的溫潤來。

上麵還有個一些細小的圖案,陽光照耀在上麵,閃耀出淡淡的光澤來。

王小花第一眼,就十分喜歡。

秦文遠見王小花收起手鐲,他目光看向其他幾人,道:“吃的怎麼樣了?飽冇飽?”

眾人一聽,皆點頭。

秦文遠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該開始乾活了。”

說著,他直接起身,將飯錢放在了桌子上。

而後,他看向眾人,道:“吃飽喝足,該好好乾活了。”

“接下來我們兵分兩路。”

“京兆尹和吏部,都必須確保安全,所以我們的人,皆需要去坐鎮。”

“秦刀,你最冷靜,你帶著

小花展超、和張猛,前往京兆尹,按照我們約定好的計劃行事。”

“巳蛇,張胖子,王俊彥,你們三跟著我,咱們和北辰親自去掰掰手腕。”

兵分兩路,是秦文遠早就決定的事。

京兆尹那邊,雖然不是北辰親自出手,但一個不知底細的天璿出手,秦文遠也不能不防。

他提前已經安排好了所有的計劃了,但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還是需要自己這邊的人前去坐鎮。

而秦刀,就是最好的人選。

秦刀身為第一殺手,擁有足夠的冷靜。

再加上王小花和花展超兩人作為智囊,輔佐秦刀,以及張猛這個輸出極高的武夫協助。

足以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意外了。

秦刀、王小花、花展超和張猛,在智慧與輸出上,都齊全了。

將他們四個變成一個小組,是秦文遠很早之前就有的想法。

再加上他提前所佈置好的一切,秦文遠有十足的把握相信,京兆尹這裡,一定不會發生超出意料的事。

剩下的王俊彥、張胖子,兩人在武力上,比不上秦刀和張猛,但他們卻有各自特殊的本領。

王俊彥最擅長易容與騙術,他是最好的偽裝人員。

可以在自己需要時,想辦法以最不引人注意的方式,靠近自己猜測的,北辰可能藏身之地。

張胖子,雖然在城內,用不著他盜墓。

但機關暗道之類的事,卻冇人比他更擅長。

如果真的發現了北辰的蹤跡,北辰又通過機關或者暗道

逃離了,那麼張胖子就是最佳的,能夠幫助秦文遠追擊北辰的人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