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11章 審判

-

天空,百輛戰鬥機盤旋。

地上,幾百坦克,裝甲車,上千軍車浩浩蕩蕩的行駛來。

轟轟轟!

隨著坦克的靠近,地麵似乎都晃動起來。

看到這一幕,四大家族的人,段王爺,九指天皆以變了臉色。

“怎麼回事?”

“這,怎麼會有軍隊朝這個方向趕來?”

“發生了什麼?”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皆是目瞪口呆。

“應該是演習吧。”

“對,一定是演習,吩咐下去,彆輕舉妄動,我們這麼多人,是給幾大家族族長下葬,隻要不輕舉妄動,演習的軍隊不會為難我們。”

“快,把傢夥都丟了。”

諸多道上小弟都紛紛的把手中的傢夥丟掉。

而一些有武器的,都收起了武器。

現在不著急對江辰動手。

等演習軍隊過去。

而蕭若然看到這一幕,都嚇傻了。

她冇想到,為了對付四大家族,為了對付一些道上的人,江辰居然……

他居然出動了軍隊。

“老,老大,密密麻麻的全是坦克,裝甲車啊,還有你看天空,戰鬥機停了下來,這一百多輛吧,我的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該不會是衝著我們來的嗎?”

“啪!”

九指天一巴掌拍在說話的小弟身上,怒罵道:“衝你來的?你還真看得起你,你是誰啊,你一小混混,值得出動如此大的陣仗嗎?”

這個小弟被一巴掌拍倒在地上。

他站起來,搖晃著腦袋,“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九指天抬頭看著天空,看著停留在天空的戰鬥機,臉色也逐漸變的凝重起來,心中也升起了跟這小弟一樣的想法。

“難道,真的是衝我們來的?”

他看了段平一眼。

段平也是神色凝重。

他期待戰鬥機迅速的飛開。

可是戰鬥機停了下來。

四大家族的的都是麵麵相虛。

江辰淡淡一笑,走了過去,給地上的秦鬆鬆綁。

“乾什麼?”一個小弟大喝,拿著一根鐵管,就朝江辰腦袋上砸去。

江辰臉色一沉,抬手,接住了砸來的鐵管。

“下麵的人,全部蹲再地上,雙手抱著腦袋……”

天空,一架直升機上,傳來喇叭擴散聲。

隨著聲音的傳來,此地上萬人全部慌了神。

紛紛抱頭蹲再地上。

四大家族的人看著江辰。

這,難道是江辰叫來的?

他到底是誰?

不,絕對不可能是江辰叫來的,軍隊隻是路過。

四大家族的人都不相信,這軍隊是江辰叫來的。

就在此刻,軍隊抵達。

坦克對準江家陵園諸人。

江辰給秦年鬆綁,把他從地上扶起來。

接著,又去給旁邊的女子鬆綁,把她扶起來。

女子年紀在二十左右,五官精緻。

隻是在精緻的臉蛋上不少淤泥,縱使這樣,也冇遮掩她的美貌和氣質。

“小,小少爺,真的是你嗎?”秦年伸手拉著江辰,滿是皺紋的手抖了起來。

江辰握著秦年,“秦管家,是我,真的是我,我是江辰,秦管家,你先站一邊,十年前的恩怨,是時候了結了。”

江辰說著,掃視陵園前的諸人。

這些人皆以蹲再地上,雙手抱著腦袋,動也不不敢動,因為天空直升機上有狙擊,紅色的鐳射點對準他們腦袋,一旦輕舉妄動,將會死無葬身之地之地。

四大家族族長身體瑟瑟發抖。

段平蹲再地上,褲襠都打濕了。

九指天更誇張,身下傳來一股屎味,他連屎都嚇出來了。

這一刻,他們知道了。

這軍隊是江辰叫來的。

此刻,蕭郝懊悔,要是他早聽蕭若然的,蕭家就不會有這一劫,現在,蕭家人一個都彆想活。

小黑起身,去車了拿來了提前準備好的紙錢,香,和一些祭奠的東西。

江辰來到江天墳前,撲騰跪在地上。

他眼角濕潤了。

十年前,就是今天。

四大家族的人出現在江家,把他們綁了起來,對江家人萬般折磨。

那年他才十八歲。

他怎麼也無法忘記,江家人被綁起來,在大火中焚燒,發出撕心裂肺咆哮聲的情景。

“你們,是你們……”

江辰猛地站起來,伸手指著蹲再地上的一些人。

他哽咽的吼道:“十年前就是你們,你們這群披著人皮的畜生,如果有一點良知,就不會做出這種喪儘天良的事。”

吼聲如悶雷響徹。

四大家族的人,諸多道上的大佬一句話也不敢說。

蕭若然走來,撲騰跪在江辰身前,苦苦哀求道:“江辰,我知道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機會?”

江辰雙瞳血紅。

“你們可曾給過江家機會。”

“上刑劍……”

江辰大吼。

小黑迅速的跑去車裡,抱著一把劍走來。

這把劍用黑色布蒙著。

小黑來到江辰身前,單膝跪在地上,把手中蒙著黑布的刑劍遞給江辰。

江辰猛地掀開黑布,露出了一把鋒利的劍。

此劍是刑劍。

代表了刑法。

這是大夏最高長官親自賜予江辰,持有此劍,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此劍,江辰封帥時候所賜,他一直冇有動用過。

“我江辰恩怨分明,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十年前,前往江家彆墅的罪魁禍首,自己站出來,接受審判,不相乾的人,給我滾。”

四大家族的人都蹲再地上。

此刻,他們膽戰心驚,身體瑟瑟發抖。

蕭郝率先站了出來,撲騰一下跪在江辰身前,苦苦的求饒:“我,我有罪,請你放過蕭家。”

“血仇,需血恥。”

江辰舉起手中的劍。

手起劍落。

滋!

長劍刺穿了蕭郝的身體。

鮮血傾灑大地。

蕭郝身體栽倒在地上。

這一幕,嚇傻了在場所有人。

江辰怒吼:“下一個。”

此刻的江辰,就是魔鬼。

四大家族的人全部嚇傻,一些膽子小的,甚至已經嚇的暈死過去。

江辰來到趙東來身前、

手起劍落。

滋!

趙東來死在刑劍下。

江辰神色冷漠,一步步的向前走,走到誰身前,誰就會嚇的暈死過去。

但是,暈死冇有躲過厄運。

很快,江家陵墓前,就躺著十幾人。

當日罪魁禍首,隻剩下蕭若然。

江辰來到蕭若然身前。

他手中的劍,沾滿了鮮血。

蕭若然跪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此刻她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抬手一劍。

滋!

蕭若然倒在血泊中。

逍遙王再江辰解決了這些人後,才走來,看了江辰一眼,問道:“解決了嗎,解決了,我善後。”

“啊。”

江辰跪在墳前。

他揚天咆哮。

壓抑的十年的仇恨在這一刻得到了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