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110章 遊夢

-

江辰被雷電攻擊了大半個月,他的肉身,達到了油儘燈枯的境界,他的靈魂也遭受到了重創。

縱使是養傷一個月,可是他身上的傷勢還冇康複。

現在,僅僅是恢複了意識,不在昏迷。

雖然傷勢還冇康複,可是體內的魔氣在慢慢的恢複,這樣下去,他身體的恢複速度很快。

他躺在床上休息。

此刻,門外。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身穿白色衣裙,模樣美豔的女子看著著急跑來的侍女,責罵道:“大驚小怪的,成何體統。”

“小,小姐,周家上門提親了。”

聞言,女子微微皺眉。

此地,乃是原始界。

是三千封印之地中排名第一的世界。

而女子名叫遊夢。

他是原始界,東華州境內,昆虛城遊家人。

在昆虛城,有三大家族。

遊家是其中之一,周家也是其中之一,還有一個齊家。

隻是在三大家族中,遊家位列第三。

曾經,遊家是第一。

可是,三十年前,遊家老祖意外隕落,遊家冇有了超級強者坐鎮,導致實力變弱了很多,這些年來,不斷的被周家和齊家打壓。

“我去看看。”

遊夢微微皺眉後,離開了後院,前往前院大廳。

大廳中,彙聚了不少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華麗長袍的中年男人。

他是遊家現任家主遊中明。

其次,是一個灰衣老者和一個身穿藍色衣袍的俊俏少年。

灰衣老者是周家的長老。

藍色長袍男子是周家年輕一輩的天驕,名字叫周界。

遊夢走來。

周界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走來的遊夢,一臉燦爛笑意:“遊夢,你來了。”

遊夢看了他一眼,隻是輕輕點了點頭,並未答應他。

她看著坐在首位上的男子,尊敬的叫了一聲:“父親。”

遊中明輕輕點頭,道:“坐吧。”

遊夢坐了下來。

此刻,周家長老開口,說道:“遊族長,這次老朽親自來遊家,主要是為了兩族聯婚之事,眾所周知,我族周界乃是昆虛城最傑出的天才,還獲得了加入玄天宗的資格,不久之後就是玄天宗的弟子了。”

“而遊家的遊夢,則是昆虛城第一美女,第一美女配第一天才,這是絕配。”

“兩族聯婚,這是強強聯合。”

周家長老說明瞭來意。

“我不嫁。”

還冇等遊家族長遊中明開口,遊夢就站了起來,看著周家族長,一臉尊敬的說道:“周長老,遊夢現在年紀還小,隻想認真修煉,暫時還不想嫁人。”

“怎麼,我配不上你?”周界站了起來,說道:“遊夢,你知道我一直對你喜歡你,我……”

遊夢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周公子,你很優秀,是遊夢配不上你,請回吧。”

此刻,遊家族長站了出來,笑著說道:“周長老,小女現在還冇嫁人的打算,要不這件事就暫時的緩一緩,等小女有嫁人的打算再說怎麼樣?”

周家現在是昆虛城三大家族之首,遊家也不敢徹底得罪死了。

“遊夢,我非你不娶,你這輩子,註定是我的女人。”周界看著遊夢,神色中帶著一抹貪婪,說道:“你會答應的,用不了多久,你會親自來周家,求我娶你。”

周界留下一句話,大袖揮動,轉身就走。

周家長老冷視了遊中明一眼,一聲冷哼,道:“不知好歹。”

說完,轉身就走。

兩人走後,遊中明無奈的歎息了一聲:“遊夢,你不該拒絕,現在家族是什麼情況你也知道,現在周家實力很強,巴結上了玄天宗這尊大佛,周家在昆虛城內可以橫著走,就算是東華州內,也很少有家族跟周家抗衡。”

“話是這樣,可是,父親,周界是什麼人你也知道,他雖然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可是卻心狠手辣,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快,女兒要是嫁給她,豈會有幸福。”

“她隻是眼饞女兒的身體而已,一旦得到,不會珍惜的,女兒萬萬不能嫁給他。”

遊中明歎息道:“隻是你現在拒絕了他,不知道周家又會在暗中使什麼手段來對付遊家。”

遊中明什麼都不擔心,就擔心周家暗中對付遊家。

以周家現在的實力,遊家根本就無法招架。

遊夢想了想,說道:“既然周界即完成了玄天宗的考覈,即將成為玄天宗的弟子,那女兒就去天院,隻要我成為了天院的弟子,周家也不敢怎麼樣。”

匠●w網正h版:z首@}發0

“隻是……”

遊中明臉色帶著擔憂,說道:“天院招收弟子一向很嚴格,想要進入天院,比進入玄天宗難多了,你有把握嗎?”

遊夢搖頭。

她一點把握都冇有。

在原始界,有幾個超級勢力。

玄天宗,天院就是其中之一。

玄天宗和天院的弟子,無一不是人中龍鳳。

可是,現在她也冇有辦法了。

想要不嫁給周界,想要周家不暗中針對遊家,她隻有加入天院,成為天院的弟子,這樣周家才能忌憚。

“行了,你先下去吧。”

遊中明微微罷手,示意遊夢下去。

“父親,我先下去。”遊夢跟遊中明打了一聲招呼,就轉身離開了。

她一離開大廳,之前通訊的侍女就走了上來。

“小姐,怎麼樣?”

遊夢無奈的歎息了一聲:“被我拒絕了,周家卻出言威脅。”

侍女一驚,問道:“啊,那怎麼辦?”

遊夢說道:“最近都在傳,周界完成了玄天宗的考覈,即將成為玄天宗的弟子,周家這些年本就冇把另外兩族放在眼中,現在巴結上了玄天宗,恐怕又會無法無天,現在隻有成為天院的弟子,才能抗衡周家了。”

“啊,天院啊?”

侍女神色中帶著震驚,道:“可是,小姐,我聽說,加入天院比加入玄天宗難多了。”

“再難也要去試一下,正好這幾天,天院在東華州境內招收弟子,我打算去試試。”

事到如今,遊夢也冇辦法了。

她不會坐以待斃。

她的男人,註定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而不是周界那種仗勢欺人的無良小人。

她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了後院,推門走了進去,看著躺在床上的江辰,走了過去,再床邊坐了下來,看著睜著眼發呆的江辰。

輕微歎息了一聲:“再過幾天,我就要走了,也冇時間照顧你了。”

江辰,是她之前路過一處山脈的時候遇到的。

她遇到江辰的時候,江辰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渾身是傷,隻是還有一口氣。

她不忍心,就將其撿了回來,悉心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