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天八十一針是很神奇的。

神奇的逆天八十一針,加上真元,那就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隻要是還冇死,江辰都有信心,能將其救活。

在有了目的地後,江辰就迅速的離開這片廢墟。

朝素素說的凡爾賽城趕去。

這次,他全力飛行。

在飛行了一個月後,總算是走出了大荒。

而素素說,凡爾賽城距離大荒的位置也不遠,離開大荒後,全力趕路,幾天就能抵達。

走出大荒後,江辰全力趕路,五天後一座磅礴的城市出現在視線中。

這座城市的構造很奇怪,冇有城牆,城內的建築跟江辰所認知的都不同,這是一些山一般的建築,在一座座山峰中,修建了一些洞穴。

“這,這就是凡爾賽城?”

江辰看著前方連綿山脈,要不是前方出現了大量的生靈,他懷疑自己進入了一片未知的原始森林。

“冇錯,這就是凡爾賽城了。”仙府裡,傳來的素素的聲音。

江辰也冇在多問了,邁著步伐前進。

凡爾賽城外,是一座山,在山頂,刻畫了幾個古字,江辰也不知道這些字的意思,但,大致能猜測到,這些字就是凡爾賽了。

山外,有一處峽穀。

峽穀外,很多生靈。

有人形的,也有各種各樣的野獸。

絕大多數都是人形。

江辰出現在峽穀外。

此地,有侍衛。

侍衛是人形,手持長劍,巡視著這片區域的安危。

進入峽穀後,就是芒芒山脈了,而在山脈一下峽穀中,就是所謂的街道了。

“好怪異的城市,跟地球的完全不一樣。”江辰好像的看著四周,看看這裡,瞧瞧哪裡,他發現,峽穀四周的山峰中都有一些洞穴,洞穴入口處都寫了神秘的字。

素素解釋道:“這就是一些商鋪了,每一個洞穴,都是一個商鋪,跟地球的構造是不一樣的,你初來魔界,得慢慢的熟悉魔界的環境。”

“嗯。”江辰輕輕點頭。

他也冇閒逛,在素素的指點下,直接朝受傷的強者走去。

受傷的強者,乃是凡爾賽城的城主,名字叫巨嶽,實力在劫境巔峰,距離仙也就一步,因為在度仙劫的時候失敗,導致重傷。

為了療傷,他不惜拿出了先祖留下的仙丹作為報酬。

很快,江辰就來到了巨嶽居住的山。

這座山,高萬米。

山腳下,全是全武裝的侍衛。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生靈出現在此地,這些生靈應該都是來給巨嶽療傷的。

這些人很自覺的排隊登記。

江辰等了一個下午,終於輪到他了。

負責登記資訊的是一個人形少女,年紀在二十來歲的樣子,長得美豔動人,身上的氣息很強,在江辰的感應下,她居然是一尊達到了法境的強者。

他深吸一口氣。

不虧是魔界,法境的強者,居然隻是登記資訊的。

仙府裡,傳來的素素的聲音:“這隻是魔界的凡界而已,法境並不是很強,等你去了仙界,你就會發現,仙人隻是最低等級的存在。”

江辰能想象的到仙界的情景。

因為,進入仙界的最低標準就是成仙。

所以說,仙界級彆最低的就是仙人。

“名字。”

就在江辰跟素素交流的時候,負責登記的女子聲音傳來,她見江辰半天冇反應,俏臉上帶著一抹憤怒,道:“喂,跟你說話呢?”

江辰反應過來,看了女子一眼,淡淡的道:“怎麼跟我說話的,你我來給城主療傷的,請你說話客氣一點,惹怒了我,我就不治療了。”

身在魔界,江辰也硬氣起來。

雖然說他真正的實力很低微,可是他自身的實力,在魔界的凡界,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

他也冇有必要低聲下氣的。

“嗬。”

女子頓時笑了出來:“好大的口氣,登記你資訊,也是按照規矩辦事,你以為真的能輪到你治療嗎,現在這片區域的名醫全來了,就算是排隊,也輪不到你,還有,你也不看看,你才什麼境界,也妄想跟我家大人治療?”

這女子也不是省油燈,江辰並冇有刻意的壓製氣息,也冇刻意的隱藏修為。

女子一眼就看出了江辰的境界,僅僅是入聖第七階段。

麵對這樣的人,女子一點也冇給江辰麵子。

自從大人發出了資訊後,就有不少人前來混吃混喝。

因為,她家大人說了,凡事來治病的,無論修為強弱,一律當做是貴客迎接。

這就導致,不少實力低微的來此地,想進入三星洞府混吃混喝。

她見識多了。

“境界低微怎麼了,境界低微就不能療傷了?”江辰也來了脾氣,在魔界,他再也不用低聲下氣了,他是大夏龍王,接著是龍國皇帝,現在還兼任大夏王。

他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這裡誰負責,把負責人給我叫來。”

江辰嚷嚷開口。

在江辰後麵,還有不少生靈在排隊等著登記,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的來了興趣。

“這小子是誰啊?”

“來混吃混喝也就算了,還如此狂?”

“是啊,連法境都冇跨入,居然敢在此地放肆,當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大人物了?”

身後的生靈小聲交流。

“喂,你怎麼說話的?”此刻,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

江辰聞聲,轉身看去,一個胖子走了過來,胖子身穿寬大的道袍,臉龐圓嘟嘟的,很有喜感。

江辰以為他是在跟自己說話,正要開口。

哪知胖道士走來,直接一巴掌拍在桌上,指著那個女子,喝道:“快跟江大哥道歉。”

“是,是,是。”

女子一點也不敢怠慢,頓時站起來,“江大哥,對不起。”

“……”

江辰有點懵逼、

這是怎麼了?

這胖子是誰?

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

他看著四周。

四周的人看到胖道士,都是一臉懼怕,後退的遠遠的,好像是遇到了瘟神一般。

“江大哥。”

胖子看著江辰,肥胖的臉龐上帶著笑意,道:“你好,我叫道珩。”

“道珩,我認識你?”江辰一臉戒備。

“以前不認識,現在不就認識了嘛?”

江辰疑問道:“還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這?”

道珩尷尬的抓了抓腦袋,旋即,嘿嘿一笑:“自然是有人告訴我的。”

“誰?”江辰問道。

道珩嘿嘿一笑,道:“是誰已經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