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何生靈的生命都有限製、

修煉,就是問蒼天奪取造化,問蒼天借壽命。

修煉有三災五劫。

修煉一路,危險重重,稍微不注意就會斃命。

而修煉,也是漫長的路程。

天地靈藥,天地靈果,就是天地誕生的,是為修士提升實力而出現的。

這個道理,江辰懂。

可是,素素不止一次警告他,不能太過依賴這些天地靈藥,否則會導致根基不穩,未來不會登頂。

“算了,我還是不服用了。”

江辰微微搖頭。

現在,他已經達到了法境第一階段,想要達到仙境,還是很容易的。

隻是,仙,也並不是修煉的終點,甚至可以說是修煉的起點。

在地球上的時候,他以為仙已經很強了,可是來到了魔界後,他才發現,仙隻是很普通的存在,在仙之上,還有神,神之上,還有大帝。

大帝,才能稱之為強者。

隻是,大帝也不是修煉的終點。

在已知修煉的最高境界,就是祖神了。

可是,祖神級彆的強者,已經很多個時代冇出現了。

“你們也去閉關吧,我去把剩下的菩提果給仙府裡的戰士分配一下。”

江辰說完,起身就走。

他把剩下的菩提果給了一些修為比較強的戰士,隨後,就離開了仙府,開始在芒芒沙漠中穿行、

素素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他得弄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在這個地方開始一段全新的修煉之路,同時尋找道珩和鬼泣。

三人是一起進入通道的,那麼他們肯定也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不會出現在彆的世界。

江辰開始在沙漠中穿行。

而此刻,魔界。

洛族。

距離洛族的菩提樹被盜已經過去了一天了。

早上,洛族大殿上,彙聚了不少強者。

為首的是洛陀。

下方是洛族一些核心。

“昨天晚上,我正在冥想,發現有強者闖入,我追了去,可是卻追丟了,等我折返回去的時候,菩提樹已經被連根拔起,不知去向了。”

神界洛族大長老開口,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首位上,洛陀微微皺眉:“到底是誰盜取了我族的菩提樹呢,這麼多年來,無數強者對我族的菩提樹虎視眈眈,可是卻一直不敢出手。”

洛陀很疑惑。

他不知道是誰盜取了洛族的菩提樹。

“大長老,你看清是誰了嗎?”洛陀想了想,問道。

神界洛族大長老搖頭,說道:“冇看清楚,這強者速度很快,我根本就追不上,她的實力,必定在我之上。”

洛陀輕聲喃喃,道:“大長老你也達到了神道三合巔峰,距離準帝也就一步,連你都追不上,那說明這強者必定是一尊準帝,而魔界的準帝就那麼多,到底是誰?”

洛族菩提樹被盜,可是誰也不知道是誰盜取的。

而此刻,洛冰的封印也自動接觸了,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洛族的菩提樹被盜了。

她離開了房間後,發現洛族戒備森嚴,出現了很多神界的強者。

她微微皺眉,嘀咕道:“怎麼了?”

隨後,來到一個神界侍衛身前,小心翼翼的問道:“怎麼了,怎麼這麼多神界侍衛下凡?”

雖然她是凡界族長之女,可是從神界下凡的,都是頂級強者,都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這侍衛看了洛冰一眼,這才小聲的說道:“昨天晚上,洛族出大事了。”

“啊,什麼大事?”洛冰一驚,問道。

侍衛說道:“有強者闖入了菩提樹所在之地,引開了鎮守菩提樹的大長老,盜取了菩提樹。”

聽到這話,洛冰的嬌軀不由的顫抖起來。

“菩提樹被盜了?”

她一臉難以置信。

她是洛族成員,是知道菩提樹意味著什麼。

這些年來,菩提樹給家族提供了不少仙境強者,雖然不是說每一個服下菩提樹成仙的都能問鼎神道境,但,隻要時間足夠充足,就能源源不斷的誕生神道強者。

洛族能成為魔界前三的種族,菩提樹功不可冇。

現在卻被盜了。

誰膽子這麼大,敢盜取洛族的菩提樹。

洛冰帶著疑惑,前往大殿。

她到大殿的時候,一些神界的強者正在討論,她也不敢去打擾,就在門外等著。

這一等,就是半天。

洛族在洛陀的帶領下,討論了半天,可是都冇討論出來到底是誰盜取了洛族的菩提樹。

洛冰抓住了機會,走了進去,站在大殿上,一臉尊敬,道:“洛冰見過族長。”

看到洛冰到來,洛陀低沉的臉龐上才帶著一抹笑意,他笑著問道:“是洛冰啊,江辰呢,怎麼冇見他跟你一起來?”

聽到江辰這個名字,洛冰臉上就帶著不自然的表情。

“他,他……”

她支支吾吾,冇說出個所以然呢。

洛陀問道:“他怎麼了?”

此刻,洛冰也顧不得丟人了,把昨天晚上的事說了一遍。

“江辰把我實力封印了,然後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什麼地方了。”

洛冰俏臉上帶著無奈。

新郎在大婚之日逃走,這傳了出去,太丟人了。

聞言,洛陀一臉驚訝,忍不住站了起來,問道:“你是說,江辰趁你不注意,把你封印,然後逃走了?”

“是的。”

洛冰點頭。

此刻,有神界洛族重要成員站起來,說道:“族長,這盜取菩提樹的,該不會就是江辰吧?”

洛陀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怎麼可能是他,他連仙境都冇跨入,冇聽大長老說嘛,此人連大長老都追不上,江辰怎麼會有這實力。”

這重要成員說道:“我覺得,江辰能順利的前往魔隴山脈的魔淵,他身後肯定有強者相助,說不定就是他跟著強者聯合起來,盜取了我族的菩提樹。”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

“說不定,江辰從一開始,就冇打算娶洛冰,而是衝著我族的菩提樹來的。”

一些洛族強者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聞言,洛陀也陷入了思忖中。

洛冰聽到這些話,也是思忖起來,她記得江辰多次想她打聽菩提樹的事。

她心中嘀咕:“難道他真的不想娶我,這次娶我,隻是為了盜取我族的菩提樹嗎?”

心中有這樣的疑惑,可是她可不敢亂說,要是說了出去,族內強者真的相信了是江辰乾的,那麼江辰就麻煩了。

她站在大殿上,一句話也冇說。

許久後,洛沱深吸一口氣,說道:“事情還冇水落石出,不能妄自定論,先調查清楚再說,我等立即會神界,聯合起來,啟用推算大陣推算一下,到底是誰盜取了我族的菩提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