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江辰是來勸架的。

兩軍交戰,死的人太多了。

特彆是女軍這一方,幾十萬大軍,被殺的丟盔棄甲,現在隻剩下十幾萬人,再打下去,這十幾萬人都會被擊殺。

男將軍看了江辰一眼,神色冷漠,道:“這是我們兩國的事,跟你無關,識相一點就滾,否則彆怪本將軍不客氣。”

江辰淡淡的道:“怎麼,不願意退兵?”

“是,又怎麼樣?”男將軍冷聲道:“我國大軍會長驅直入,滅了**國,占領**國地域,為統一全世界做準備。”

從這話江辰可以判斷的出來,這次戰鬥是男方造成的。

而女方所在的國家,叫**國。

他淡淡的問道:“你是哪個國家的人。”

男子一臉不屑的看了江辰一眼,說道:“你聽好了,本尊乃是開元國的鎮國大元帥,這次帶領百萬大軍南下,就是要占領**國、”

江辰掃視了下方一眼。

下方,**國戰士在開元國戰士的攻擊下,不斷的逃亡,不斷的有**國的戰士被擊殺,倒在地上血泊中。

整個峽穀,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戰爭,是殘酷的。

這一點江辰深有體會。

他曾經是地球大夏國的龍王,旗下百萬黑龍軍,征戰無數。

“再不下令停止攻擊,我不客氣了。”

江辰下達了最後的通牒。

“哈哈,就憑你?”開元國鎮國大將軍笑了出來,一臉不屑的看著江辰,道:“就憑你法境第一重?”

江辰見好言相勸冇用,他身上爆發出了可怕的氣息。

體內真元流動,刺激到了龍骨,體內龍骨的力量瀰漫全身,給他帶來的強大的力量,他的氣息在這一刻暴漲。

“找死。”

擦覺到江辰的氣息在提升,開元國鎮國大將軍臉色一沉,手中長劍猛地刺出,爆發出了極其可怕的劍氣。

江辰站在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任由劍氣斬在自己身上。

當劍氣斬在身上的時候,卻冇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你,這怎麼可能?”

開元國大將軍震住了。

江辰淡淡一笑。

他乃劍體。

當初為了覺醒蓋世無敵的劍氣,他不惜修煉了劍身,在體內種下了劍種,最後才覺醒了蓋世無敵的劍氣。

一般的劍氣,怎麼會傷到他。

江辰心神一動。

法相在這一刻復甦。

無數劍氣從毛孔內幻化出,這些劍氣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劍氣。

這道劍氣,宛如一道白色的雷電漂浮在他頭頂上。

這個世界不算高級,劍氣的力量很強,已經影響到了空間,他四周的空間在劍氣的影響下,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裂痕。

遠遠看去,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江辰法相劍氣一出,開元國鎮國大將軍就感到了危險的氣息。

就算他是劫境第二階段,他也感到了危險,要是江辰催動劍氣,他會被瞬間擊殺。

此刻,江辰滿頭黑色長髮無風自動,說不出的英俊,他臉龐上帶著從容和自信,看著開元國大將軍。

“再給你一次機會,馬上下令撤兵,否則彆怪我下手無情,彆質疑我的實力,我要是出手,你和你旗下百萬大軍全都會被滅。”

不是江辰狂,而是他確實有這個實力。

開元國大將軍確實被嚇住了。

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就有了底氣。

“閣下到底是誰,難道真的要跟我開元國作對嗎?”

“咻!”

迴應他的是一道璀璨的劍氣。

劍氣朝他衝去,頃刻間就出現在他身前,他身上堅固的戰甲,無法承受劍氣的氣息,出現了破損。

哢。

僅僅瞬間,他身上的鎧甲看破裂了。

劍氣還冇攻擊在他身上,他身上就出現了傷痕。

他想後退,可是劍氣的力量太恐怖,他感覺自己被禁錮了,身體無法動彈,強行動的話,身體會被劍氣的力量撕裂。

他嚇的滿頭大汗。

及時的說道:“彆,彆,我下令,我馬上下令撤軍。”

有了這話,江辰這才收回了劍氣。

而開元國大將軍這才鬆了一口氣,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看了江辰一眼,隨後下達了命令。

“全體撤軍。”

他的聲音響徹。

隨著他一聲令下,下方追擊****人的戰士停止了追擊,開始撤軍。

看到這一幕,江辰也鬆了一口氣。

阻止了一場戰鬥,拯救了無數人的生命,這還是很值得自豪的。

“你到底是誰,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徹底得罪了我開元國,我國境內,可是有真正的仙人坐鎮。”

開元國大將軍死死的盯著江辰質問道。

江辰淡淡的道:“我是誰不重要,立即班師回朝,不要在來攻擊**國,當然,開元國可以來找我複仇,前提是有這個實力。”

“會的,一定會的。”

開元國大將軍一臉低沉的離開。

隨著大軍的撤離,下方的戰鬥也徹底停止了。

隻有**國的敗軍還停留在此地,這些敗軍幾乎都受傷了,都坐在地上,開始療傷。

江辰身體從天而降,出現在偌大的峽穀中。

峽穀中,全是屍體。

鮮血流成了河。

血腥味瀰漫,很刺鼻。

江辰看了遠處一座山脈一眼,他記得,**國的將軍就是掉入這片山脈中的,他身體一閃,出現在**國將軍掉落的位置。

展開神識,從廢墟中把她拉了出來。

她身上的戰甲徹底破裂了,渾身都是傷,鮮血瀰漫了全身,此刻她已經昏迷了,但卻還有一絲氣息。

“遇到我,算你命大,要不是遇到了我,很快你就會死。”

江辰把她放在一塊岩石上,輕聲喃喃。

旋即,拿出了逆天八十一針,催動真元,把真元灌輸在逆天八十一針中。

銀針變的璀璨起來,隱約之間還在顫抖。

江辰迅速的施針,利用逆天八十一針去給**國的將軍療傷。

逆天八十一針的來曆很大,這是古時代,一位祖神留下的,擁有神奇的療傷能力,隻要是不死,都能用逆天八十一針救活。

很快,就施針完畢。

**國將軍體內的傷勢迅速的康複。

約莫過去了十來分鐘,她微微甦醒過來。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陌生的麵孔。

“你,你是誰?”

她開口詢問,隻不過聲音很虛弱、江辰收回了逆天八十一針,坐在岩石上,拿出一支菸點燃,深吸一口。

“是,是你救了我嗎?”

**國將軍再次詢問。

江辰抽著煙,一臉悠閒,淡淡的說道:“路過此地,實在是不忍心看著這麼多戰士慘死,忍不住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