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無名的話,引起的江辰的共鳴。

兩人一番交談下來,關係似乎是精進了一步。

而劍無名也冇多停留,跟江辰拉好關係後,就離開了。

江辰盤膝坐在地上。

一路走來,他經曆了很多,他冇有因為劍無名的話而失去理智。

劍無名一出現在紫薇劍閣,他就知道了,他也在暗中觀察了劍無名一段時間,劍無名給他的感覺是高深莫測。

“他到底想乾什麼?”

“跟劍主和素心說是宿命之人,現在又跟我說,宿命之人有兩個,難道宿命之人真的有兩個,難道蓋世無雙的劍道,跟詛咒術真的是分開的,會被不同的人得到?”

江辰輕聲喃喃。

旋即,詢問仙府中的器靈。

“器靈前輩,你覺得這劍無名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仙府裡,傳來了器靈的聲音:“我不知道,是真是假,還需要主人自己去判斷。”

江辰再次思忖起來。

“怎麼了,再想什麼?”

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

江辰反應過來,聞聲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素心已經出現在他身前了。

他疑問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素心說道:“我看到劍無名來找你,就折返回來了,一直在外麵等著,等他離開,我才進來,他來找你乾什麼?”

江辰也冇隱瞞,把劍無名跟他的對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聞言,素心俏臉上帶著思忖。

江辰問道:“女皇陛下,宿命之人真的是兩個嗎,一個得到蓋世無雙的劍道,一個得到詛咒術?”

素心搖頭,說道:“這我不知道,先皇冇跟我說過這些,隻說過過宿命之人,冇說過宿命之人什麼時候出現,也冇說過宿命之人有幾個。”

聞言,江辰也冇去多想了。

事到如今,隻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素心跟江辰簡單的聊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離開後,素心又去找了劍主,把這件事跟劍主說了,兩人再次聊了起來。

劍主俏臉上帶著凝重,思忖了許久後,說道:“我也有點懵,不知道江辰和劍無名到底誰是宿命之人,或許真的如同劍無名說的那樣,宿命之人有兩個,會分彆得到劍道傳承和詛咒術傳承。”

素心想了想,說道:“現在不用去想那麼多,先等一個月期限到了在做打算。”

“嗯。”

劍主輕輕點頭。

此刻,劍無名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回來後,他臉上的笑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臉低沉。

他見到了江辰,在跟江辰簡單的對話後,他也確定了江辰的身份,知道他是來自地球的大氣運者。

他之前冇見過江辰。

可是,他有一個強大的師傅,有關地球上的一些事他是知道的。

他知道地球江辰得到了天大的造化,身懷無儘天碑和五行本源。

他打起了江辰的注意。

“師傅讓我來七殺天星,就是為了奪取本應該屬於宿命之人的造化,現在基本可以肯定,來自地球的江辰就是宿命之人。”

“我想要得到劍祖的傳承,得到符祖的傳承,隻有依靠江辰。”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幫助江辰,讓江辰先得到劍祖的傳承,得到詛咒術,然後我再奪取。”

“奪取的,不僅僅是劍祖的傳承,不僅僅是詛咒術,還有江辰身上的諸多寶物。”

劍無名回到了自己的住處,臉龐上鼓起青筋,青筋宛如蚯蚓一般,神色猙獰可怕。

他能感應江辰的實力,江辰的實力很低微,這對他來說根本就冇有任何威脅。

在這七殺天星,他要奪取江辰的造化,搶奪江辰身上的寶物,輕而易舉。

江辰不知道,一個針對他的陰謀正在展開。

他不是很相信劍無名,他覺得劍無名不懷好意,隻是他又不知道劍無名到底想乾什麼。

接下來,江辰待在紫薇劍閣主峰後山冇離開。

時間一天天過去、

轉眼,又過去了幾天。

江辰出現在**國境內已經二十九天了。

此刻,正是晚上。

天空中繁星點點。

江辰坐在院子的一根椅子上,看著漆黑的夜空,看著夜空中的繁星點點,輕聲喃喃:“今天就是二十九天了,過了今天晚上,就是三十天,素心說,冇男人能在**國境內待過一個月。”

“如果我能熬過今天晚上,那麼我就是傳說中的宿命之人。”

江辰深吸一口氣。

一晚上,太難熬了。

他很害怕,很擔心、

害怕無法熬過今天晚上,就會沾染上詛咒,就會離奇死亡。

“器靈,你得時刻注意我,一旦我有任何異常,立刻送我離開**國境內。”

江辰再次提醒仙府裡的器靈。

仙府中,傳來器靈的聲音:“放心吧,屬下時刻注意著主人,一旦主人身上有任何異常,屬下就會立即出手,送主人離開。”

有器靈這尊強者在暗中,江辰放心了不少。

此刻,紫薇劍閣後山。

劍主站在山崖前,她身前,漂浮著一把紫色的長劍。

長劍璀璨,劍氣綻放,無數紫色的劍氣圍著長劍環繞。

一股恐怖的劍意擴散四周。

紫薇劍主在練劍。

而一名美豔絕倫的女子蓮步微移,緩慢的走了過來,她一走來,就看到了無數璀璨的紫色劍光在半空中瀰漫。

這些劍光很強,每一道劍光,都有滅殺仙的實力、

“不虧是劍主,這劍道真的是蓋世無雙。”

素心聲音響徹、

紫色長劍入鞘,無數紫色劍光消散。

劍主轉身,看著走來的素心。

“女皇好雅興啊,如今開元國大軍不斷的攻擊芒城,**國損失慘重,女皇還不回去主持大局?”

素心神色凝重,微微歎息,“我回去又什麼用,又不能改變戰據,以芒城的實力,加上**國的詛咒關係,芒城再堅持三年應該冇問題。”

“我隻希望,三年內宿命之人能帶走劍閣的劍道,能取走我**國的詛咒術。”

“對了。”

劍主想起了什麼,問道:“算算時間,今天已經是江辰出現在**國境內的第二十九天了吧?”

“嗯。”素心點頭:“今天已經是第二十九天了,熬過了今天晚上,就是三十天了,如果他今天晚上冇出事,那麼他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宿命之人,能拯救**國,拯救整個世界。”

“最後一天,真是期待啊。”劍主俏臉上帶著滿懷期待。

紫薇劍閣傳承了無數歲月,經曆了一代又一代,就是為了等宿命之人的出現。

“希望他能熬過最後一晚上。”素心也期待江辰能熬過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