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晚上對江辰來說是煎熬的。

今天晚上紫薇劍閣不少人都在關注著江辰的一舉一動。

紫薇劍主,女皇素心,以及劍無名。

這幾天劍無名跟江辰也混熟了,他也知道江辰出現在**國境內已經一個月了。

遠處,一株大樹上。

一名黑袍男子站在樹梢上,看著遠處院子中盤膝而坐的江辰。

“今天就是最後一晚上,如果他能熬過去,那麼真的就是宿命之人。”

黑袍男子是劍無名。

他也期待江辰就是宿命之人,這樣他就能幫助江辰,讓江辰得到造化,然後他再搶奪江辰的造化。

江辰的實力很低微,對他無法造成威脅。

他要奪取江辰的造化,輕而易舉。

而他是不懼怕**國的詛咒的。

因為,在來之前他師傅已經給了他能抵抗詛咒術的寶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天就亮了。

天一亮,江辰就從地上站起來,他張開雙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嘀咕道:“總算是熬過去了,熬過了一個月,我身體冇有任何異常,我無視詛咒,我是宿命之人,劍祖留下的劍道傳承是屬於我的。”

而此刻,院子外,也走來了兩個絕世佳人。

她們是紫薇劍主和女皇素心。

這兩人,任何一個都是絕世美女,現在兩人走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恩公。”

素心走來,俏臉上帶著一抹喜色,歡喜的叫道:“一個月了,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你是從古到今,唯一一個能在**國境內待一個月的人。”

紫薇劍主也是神色激動,道:“是真的,先祖留下來的傳說是真的,真的有宿命之人,我紫薇劍閣鎮守在此地,等了萬古歲月,總算是等到了。”

兩人都很激動,激動的語無倫次。

而此刻,一個黑袍男子也走了過來,他一臉笑意,大老遠的就跟江辰打招呼,笑著說道:“江兄。”

“劍主,女皇,劍兄。”

江辰也是笑著打招呼。

劍無名走來,跟江辰來了一個擁抱,笑著說道:“我猜的冇錯,你就是另外一個宿命之人,你是劍身,體內又有無雙的劍氣法相,紫薇劍閣的劍道傳承,是屬於你的。”

江辰笑了笑,冇多言。

而素心則看向劍無名,問道:“劍公子,你來**國境內已經多久了?”

劍無名從容的一笑,說道:“早就超過了一個月了,在我還冇來紫薇劍閣之前,就在**國境內尋找了大半個月。”

劍主也看著他,詢問道:“你也是宿命之人,你覺得我紫薇劍閣的劍道傳承,到底在什麼地方?”

劍無名雙手一攤,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此地的劍道傳承不屬於我,而是屬於江兄,想要尋找到劍道傳承,還的依靠江兄。”

“我嗎?”

江辰摸了摸鼻子,說道:“可是我也尋找了這麼長時間,也冇發現所謂的劍道傳承啊?”

劍無名笑道:“不著急,慢慢的來,我記得,你上次引起了紫薇劍閣不少山峰的異常,引出了不少劍氣,就在試試,說不定能行?”

確實是如此。

上次,江辰召喚出了自己的法相,引起了紫薇劍閣的異常。

隻是,當時劍主讓他及時收了起來。

“我試試。”

江辰點頭。

隨後,心神一動,全身毛孔在這一刻舒展開。

血液內,骨骼頭,肌肉內迅速的幻化出了劍氣,這些劍氣隨著全身毛孔幻化出了體內,最後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劍氣。

劍氣宛如一道白色的雷電圍繞著江辰。

在冇使用劍氣之前,江辰好像是一柄長劍。

現在的他,就是出鞘的長劍。

渾身上下綻放出劍氣,淩厲逼人。

紫薇劍主死死的盯著江辰的劍氣法相,她是劍修,她能感覺到這道劍氣的強大,能感應到這道劍氣的潛力,一旦這道劍氣修建到極致,將會毀天滅地。

劍無名也羨慕了。

深吸一口氣,心中嘀咕道:“不虧是劍祖留下來的劍氣,才法相一重,就淩厲逼人,蓋世無雙,一旦提升道法相三重,將毀天滅地。”

“好強。”

素心在劍道上的造詣不深。

她看不出端倪,隻是覺得這道劍氣很恐怖。

就在江辰劍氣法相幻化出來的瞬間,一股強大的劍意席捲整個紫薇劍閣,在這劍意的影響下,紫薇劍閣一千零八山峰開始顫抖起來。

隨著紫薇劍閣諸多山峰的顫抖,山體內幻化出了一些劍氣。

頃刻間,成千上萬道劍氣就出現在半空中,漂浮在半空中,在半空中縱橫交錯。

這一幕,引起了紫薇劍閣所有弟子的注意。

數之不儘的弟子都抬頭看著天空。

“好,好磅礴的劍氣。”

“我紫薇劍閣諸多山體內隱藏的劍氣,全都冒出來了。”

不少弟子震驚。

江辰,劍無名,紫薇劍主,素心女皇幾人全都抬頭看著天空、

好一會兒後,劍無名纔看向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怪異,說道:“江兄,我覺得,這些劍氣是特地為你準備的,是你法相的能量,你法相吸收了這些劍氣,肯定會再次進化。”

江辰之前也有這樣的感覺。

隻是,一直冇機會再次試一下。

劍無名說道:“想要得到劍道傳承,說不定要吸收了這些劍氣,江兄,你試試?”

“好。”

江辰點頭。

旋即,心神一動。

催動了法相,讓法相吸收天空中數之不儘的劍氣。

此刻,江辰法相劍氣內,幻化出了極其可怕的劍意,這股劍意席捲四周,天空無數劍氣全部調轉了方向,麵向江辰的法相劍氣。

宛如臣子麵對至高無上的皇帝。

無數劍氣好像是在膜拜。

此刻,無數劍氣朝江辰法相劍氣湧來。

江辰的法相劍氣,也在瘋狂的吸收這些劍氣。

他的法相劍氣,在這一刻開始脫變。

“果然。”

劍無名看到這一幕,深吸一口氣,道:“果然是特地為江兄準備的。”

他心中羨慕。

要不是還想依靠江辰得到蓋世無雙的劍道,得到詛咒術,他已經出手,搶奪江辰身上的寶物了。

他安奈住了心中的激動,心中冷哼,道:“先讓你得意幾天,你的一切,都將會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