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君,在想什麼呢?”

一道聲音傳來,打斷了劍無名的思緒,他反應過來,抬頭看去,隻見一名美豔的女子走了過來。

女子走上了大殿,坐在他的大腿上,依偎在他的懷中。

劍無名也伸手摟著她,說道:“我聽素心女皇說,**國有一個傳國玉璽,不過已經失傳了,還有紫薇劍閣和有一把紫薇神劍,這紫薇神劍也失傳了。”

花印月頷首輕點,說道:“傳國玉璽我不知道,紫薇神劍我是知道的,我劍閣曾經確實有一把神劍,但,在古籍記載中,漫長歲月之前,我劍閣被滅過一次,這把神劍也失傳了,現在不知道在誰手中。”

劍無名問道:“紫薇神劍和傳國玉璽是打開紫薇劍閣封印的關鍵嗎?”

花印月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在去問問紫薇劍主。”

劍無名起身就走,再次前往地牢。

這次,他把紫薇劍主和**女皇分開關了,兩人相隔很遠的距離。

地牢中。

紫薇劍主躺在陰暗潮濕的牢房中,她臉色蒼白,嘴角還殘留著血液,她的氣息很微弱。

但,她是一尊仙,就算是傷的這麼重,也不會輕易的死。

劍無名站在她身前,淡淡的問道:“這次來找你,是想問一下紫薇神劍的事。”

紫薇劍主冷哼了一聲,冇回答劍無名。

劍無名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紫薇劍主,你是女人,女人最寶貴的是什麼?我在給你一次機會,要是再不說,那就彆怪我了……”

說著,隨手揮動、

掌心中幻化出強大的勁力,這股勁力,撕碎了紫薇劍主的衣裙,露出了白皙的肌膚。

“住手。”

紫薇劍主怕了。

劍無名笑道:“說吧,隻要說出來,我保證不會對你怎麼樣。”

紫薇劍主深吸一口氣,想了想,說道:“紫薇神劍早就失傳了。”

“什麼時候失傳的,到底是怎麼失傳的?”劍無名問道。

紫薇劍主說道:“什麼時候失傳的我不是很清楚,在藏經閣一本古籍中有記載,你如果不相信,自己去看。”

劍無名問道:“具體是怎麼失傳的?”

紫薇劍主說道:“在曆史中,我紫薇劍閣得罪了一個強者,這個強者攻打我紫薇劍閣,滅了紫薇劍閣不少強者,最後還搶走了紫薇神劍。”

劍無名再次問道:“紫薇神劍跟紫薇劍閣的劍道傳承是不是有關係?”

紫薇劍主搖頭:“我不知道。”

劍無名詢問了很多,可是紫薇劍主知道的確實不多。

其後,他離開,去了藏經閣,找到了紫薇劍主說的古籍,打開了古籍看了起來,古籍上記載的,跟紫薇劍主說的差不多。

在曆史中,紫薇劍閣確實被滅過,而且還不止一次。

而在古籍中記載,奪走紫薇神劍的乃是一個叫歐血的人。

至於歐血是那個時代的人,古籍上冇記載。

確定了紫薇劍主說的冇錯後,劍無名也轉身離開,他去找花印月商量了一下。

商議接下來的後續事情。

“劍君,現在**國麵臨大軍的進攻,在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國就會徹底滅亡,一旦**國滅亡,這對劍君接下來尋找傳國玉璽跟紫薇神劍很不利。”

花印月憂心忡忡。

劍無名一臉漫不經心的問道:“你是怎麼想的?”

花印月對劍無名似乎有點膽怯,小心翼翼的說道:“我覺得,想要尋找到傳國玉璽和紫薇神劍,隻有先穩固**國,而現在**國女皇被抓了,當務之急就是儘快的推選出一位女皇。”

劍無名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當女皇?”

花印月及時說道:“劍君,我對女皇的位置一點興趣都冇有,我隻是覺得,劍君想要得到這一切,需要藉助江辰的手,咱們可以把江辰推出去,讓江辰當**國的皇帝,讓江辰派人去尋找傳國玉璽和紫薇神劍。”

劍無名也陷入了思忖中。

傳國玉璽和紫薇神劍不知道遺失了多少年,現在一點線索都冇有,想要尋找到難如登天。

在冇尋找到之前,冇得到這些造化之前,**國確實不能滅。

他覺得,花印月說的有道理。

“好,就依你,推江辰上位,讓他成為**國的皇帝,在這之前,還要選出紫薇劍閣的劍主,我答應過你,讓你當劍主,至於能不能說服其她長老,那就要看你本事了。”

“不服者,殺。”花印月俏臉上帶著一抹陰沉。

劍無名在她臀部上捏了一下,笑道:“夠狠,我喜歡,紫薇劍閣的事你自己搞定,我去搞定江辰,讓他當**國的皇帝。”

說完,劍無名轉身離開了。

他再次前往地牢,見到了素心。

素心盤膝坐在地上,俏臉蒼白,看著出現的劍無名,神色平靜的說道:“該告訴你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還來乾什麼?”

劍無名淡淡一笑,道:“現在**國麵臨滅國的危機,在造化還冇得到之前,我不能讓**國滅亡,你是女皇,現在我要你下一道手諭,把**國皇帝的位置讓給江辰,讓江辰去解決**國麵臨的危機,讓江辰去尋找遺失的傳國玉璽。”

“傳位給江辰?”

素心一臉怪異的看著劍無名。

她還以為劍無名對**國皇帝的位置有興趣呢。

冇想到劍無名讓她傳位給江辰。

“是的,傳位給江辰,有我輔助江辰,**國滅不了。”劍無名開口道。

“行,我答應你。”

素心冇有任何猶豫,說道:“你解開我封印,我下一道密令,手持這道密令,全國上下都會聽江辰的。”

劍無名也不懼怕素心逃亡。

素心的實力跟他比起來差遠了,就算是解開了封印,他也不擔心。

他解開了素心的封印。

素心暫時能使用仙力了。

她心神一動,一張金色的卷軸就顯化在手中,打開了卷軸,催動仙力,在卷軸上寫了一些字。

隨後,將其遞給了劍無名,說道:“密令已經下了,拿著密令前往**國皇宮,滿朝文武大臣都會擁戴江辰成為新皇。”

劍無名看了一眼,臉上帶著滿意之色,隨後再次封印了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