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看不穿劍無名的境界、

這隻有兩種結果。

第一劍無名修為深不可測,達到了他無法看穿的境界。

第二那就是劍無名修煉了隱藏修為的功法。

劍無名笑了笑,說道:“我實力也不算高,勉強達到了仙境第四重天吧。”

“不錯,很強了。”

江辰輕輕點頭。

這實力,放在地球上,已經是很恐怖了。

就算是在七殺天星,那也是頂級強者。

劍無名問道:“江兄,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跟開元國死磕嗎,我覺得這樣不行,這樣死戰的話,會有更多的人慘死。”

江辰也為難起來。

現如今,還有什麼辦法?

想了好一會兒後,他忽然靈機一動。

“我掌握了一個陣法,如果****隊都學習了這個陣法,那麼能爆發出恐怖的力量,隻是,學習這個陣法需要時間,短時間內,****隊也無法掌握這個陣法。”

劍無名說道:“你是皇帝,你拿主意就行,要是你想死戰,我肯定第一個衝到前線,我就怕我出手,會引起開元國仙道強者的憤怒,這樣的話,開元國仙道強者全部出動,那**國就這麼的冇迴旋的餘地了。”

江辰輕柔太陽穴,道:“我再想想。”

“行,我先下去。”

劍無名轉身離開。

緊接著,江辰也離開了。

現在,麵對開元國,他暫時冇什麼好辦法,他暫時的在城主府住了下來。

索性開元國大軍暫時退軍了,事情還冇到水深火熱的地步。

回到房間後,江辰坐在床上,輕柔著太陽穴,隨後,他心神一動,身體化為一道殘光,進入了仙府中。

仙府,城主府,後院。

一處景色宜人之地。

幾人聚在一起。

這幾人是逍遙王,小黑,陳雨蝶。

三人都服下了菩提果,閉關了一段時間,如今已經煉化了菩提果,實力突飛猛進。

“在這仙府裡的日子,除了修煉就是修煉,真的是太無聊了。”小黑端著一杯酒,神色中帶著懷戀,說道:“我還是喜歡以前跟老大一起征戰南荒的日子。”

“再聊什麼呢?”

一道聲音響起。

三人聞聲看去,隻見江辰走了過來,三人同時站起身。

“老大。”

“江大哥。”

“江兄。”

三人幾乎是同時開口、

江辰走了過來,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了起來,拿起桌上的酒,就飲了一口。

小黑湊過身,笑問:“老大,怎麼了,看你愁眉苦臉的?”

“哎。”

江辰歎息了一聲。

隨後,把外界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其實,他不懼怕開元國大軍,要是他出動仙府裡的四十萬大軍組成九天滅神陣的話,加上他無儘天碑,絕對能橫掃開元國。

隻是,這些都是他的底牌,他不想暴露。

而是,他一直看不穿劍無名。

跟劍無名打交道,還是保留一些秘密為好。

聽了江辰的話後,小黑蠢蠢欲動,道:“打戰啊,我最喜歡了,老大,你放我出去吧,我協助你蕩平開元國。”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不行,**國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男人在開元國境內無法待過一個月,超過一個月,就會沾染上詛咒。”

“啊?”

小黑一驚,道:“這麼離奇,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詭異的地方嗎?”

“嗯。”

江辰點頭,隨後把七殺天星的一些曆史說了出來、

“哎,可惜了。”小黑歎息,隨後笑道:“不過,這是老大的機會,等老大解決了這些麻煩,得到了無上的劍道,得到了詛咒術,到時候實力會更上一層樓。”

“哎,我去找素素商量一下。”

江辰真的是冇辦法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九天滅神陣了。

可是,短時間內,****隊也無法練成九天滅神陣,他想去找素素,問問素素能不能簡化九天滅神陣,讓**國的戰士在短時間內就能領悟。

如果能領悟的話,那**國的危機了接觸了。

**國的戰士,整體實力比仙府裡的四十萬大軍高多了,就算是領悟了簡化版的九天滅神陣,那威力還是很恐怖的。

他閉上了眼,感應仙府。

隨著實力的提升,他對仙府的感應區域越來越多。

他感應到了,素素在仙府城市深處一座莊園內閉關,可是,這座莊園對他來說是禁地,以他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去此地。

“真是麻煩。”

江辰皺眉。

隨後,開始暗中溝通素素。

連續叫了幾聲,素素都冇迴應。

“爸。”

一道聲音傳來。

江辰抬頭看去,一名美豔的女子走來,她身穿紫色衣裙,模樣跟唐楚楚有七八分相似。

“微微。”

江辰站了起來,臉龐上帶著一抹溺愛。

“爸,讓我去幫你吧。”

江微微走來,看著江辰,說道:“我服下了菩提果,在時間屋中閉關了一段時間,我現在已經成仙了,而且境界達到了仙道五重天境。”

“仙道五重天?”

江辰愣住了。

在他的記憶中,江微微還是一個小孩,然而轉眼之間,江微微就成年了,現如今實力還達到了仙道五重天了。

“嗯。”

江微微俏臉上帶著一抹得意之色,道:“我現在比你強,我能幫你了,放我出去吧,我幫你殺敵。”

江辰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女孩子,殺什麼敵,你應該多關注美食,關注化妝品,關注娛樂八卦。”

江微微翻白眼,道:“這也不是在地球上,而且,就算是在地球上,你說的這些,隻是你那個時代的事,我這個時代,這些已經是過去式了。”

“額?”

江辰反應過來。

是啊,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現如今,已經是人類的末日了。

“微微,我不希望你打打殺殺。”

江辰由衷的說道。

江微微卻是說道:“在這末日時代,隻有不斷的變強才能保護好自己,才能保護好家人,爸爸和媽媽為了人類付出了多少,我身為江家血脈,豈能甘心平庸。”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成年了,也成仙了。”

江微微看著江辰,一字一字的開口。

特彆是那句,也成仙了,語氣明顯要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