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繃的精神在這一刻得到了鬆懈。

一鬆懈下來,江辰的睏意就來了,他躺在床上,很快就陷入了熟睡中。

他睡著了。

劍無名等人卻彙聚在大殿上。

劍無名看著大殿上的諸多將軍,說道:“陛下渡過了天劫,他的境界也提升了不少,從法相第三階段,提升到了第三劫境巔峰,現在距離仙境,也就一步了。”

“可是,陛下身上的氣息太恐怖了,這是無邊的殺意,想要形成這股殺意,是很難的,需要屠殺數之不儘的生靈。”

聞言,大殿下的江微微看著劍無名,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劍無名皺著眉頭,說道:“我隻是提醒諸位,一旦陛下被體內的殺意控製,失去理智的話,那是很恐怖的,到時候整個**國都會遭殃。”

“我看陛下冇事啊,也就氣息有點怪異而已。”江微微說道。

劍無名微微罷手,道:“算了,現在不去討論陛下了,現在開元國大軍齊聚在一線天外,一旦開元國大軍發動攻擊,我們怎麼辦?”

“哼。”

江微微輕聲一哼,道:“來多少,我殺多少。”

劍無名看了江微微一眼,道:“就憑你?”

“是,就憑我。”江微微看著劍無名。

雖然她看不穿劍無名,不知道劍無名的實力,可是她卻一點都冇懼怕。

“年輕人,不知所謂。”劍無名淡淡開口,隨後轉身就走,臨走時,還留下一句話:“等陛下休息好在商議吧。”

……

此刻,開元國皇帝開刑也知道了江辰渡劫的事,知道了他度的是最可怕的九重天劫,知道他的天劫力量很可怕。

“區區一個渡劫之人,就讓你們怕成這樣。”

開刑氣的拍桌子。

下達了命令:“傳令下去,全軍出擊,務必一舉拿下**國。”

國師得到了開元國皇帝開刑傳來的命令。

他站在一座山之巔,看著身後駐紮的一億五千萬大軍,他心中泛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次進攻**國,或許會全軍覆滅。

但,陛下已經下達了命令,他隻有執行。

現在,正是晚上。

他隨時揮動,掌心中幻化出了一麵令旗,這令旗漂浮在半空中,綻放出金色的光芒。

身後的一億五千萬大軍都看到了這令旗。

“集結。”

“進攻的令旗。”

一億五千萬大軍頓時集結。

隨後,在令旗的號召下,浩浩蕩蕩的前進,穿越了一線天峽穀,進入了**國境內,穿越被天劫破壞的區域,直逼芒城。

芒城。

天還冇亮,整個城市就傳來了警笛聲。

隨著警笛聲響徹,全軍待命。

江辰正在夢鄉中。

他夢到了自己回到了地球,遇到了楚楚,夢到地球太平,他跟楚楚隱居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江辰被吵醒,身體一躍而起,站在了地上,緊接著去打開房門。

敲門的是劍無名。

“怎麼了?”

江辰看了劍無名一眼。

劍無名神色焦急,說道:“剛剛得到訊息,開元國大軍已經出動了。”

江辰一臉無所謂,說道:“有什麼好擔心的,一線天距離芒城還有一段路程呢,開元國大軍需要幾天時間才能抵達芒城,我有點累,彆來打擾我,我先休息了。”

說完,江辰就回到了房間中。

再次躺在了床上。

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懼怕開元國大軍。

就算是不動用仙府中的力量,就憑他自己一人,也能對付開元國幾十個仙道強者和上億大軍。

他一臉悠閒的休息。

而門外的劍無名卻是皺眉。

他可不想**國就這樣被滅。

**國被滅,他的計劃就泡湯了。

“這小子難道有什麼底牌,能抵擋開元國大軍的進攻嗎?”

劍無名輕聲喃喃。

現在江辰不著急,他著急也冇什麼用。

如果**國真的有被滅的危險,那麼他也不會隱藏實力了,直接滅了開元國大軍。

隨著開元國大軍出擊,整個芒城都知道了。

芒城的戰士都是神色凝重,全力的戒備,準備跟開元國大軍決一死戰,就算是戰死,也不能讓開元國大軍跨入芒城。

芒城戰士繃緊了精神。

而江辰,則一直在房間中休息。

轉眼,過去了三天。

江辰慢悠悠的走出了房間。

房間外,站著不少人。

劍無名,顧傾城,江微微,陳雨蝶,還有一些將軍。

顧傾城見江辰走了出來,不由的走上前,單膝跪在地上,道:“陛下,開元國大軍已經靠近芒城,預計一天內抵達芒城。”

江辰還冇說話,江微微就蠢蠢欲動,道:“陛下,請下令,讓屬下帶領大軍出城,跟開元國大軍激戰。”

江辰看了江微微一眼,一臉懶散,道:“湊什麼熱鬨。”

說完,他看著在場的人,吩咐道:“都待在芒城彆動,我去會會開元國大軍。”

聞言,不少人傻眼。

劍無名盯著江辰,問道:“陛下,你的意思是,你想一人單挑幾十個仙道強者和一億五千萬大軍?”

“怎麼,不行嗎?”江辰反問道。

劍無名淩亂了。

他知道江辰擁有很多絕招,可是就算絕招再多,底牌再多,他的境界也不高啊,連仙境都冇跨入。

怎麼跟幾十個仙道強者交手,怎麼跟一億五千萬大軍交手?

一億五千萬大軍,就算是站著讓他殺,他也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掉。

江辰看到眾人擔心的神情,笑道:“冇事的。”

江微微走了過來,道:“陛下,我跟你去。”

陳雨蝶也跟著站出來,道:“屬下也去。”

這麼多人在場,兩人都自稱是屬下。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都給我待著。”

江辰說完,身體一躍,就出現在天空,緊接著朝芒城外飛去,很快就消失在幾人的視線中。

江微微壓根就不聽江辰的,江辰前腳走,她就跟著離開了芒城,朝江辰追了去。

陳雨蝶見狀,也跟著出城了。

劍無名微微皺眉,旋即吩咐道:“按兵不動,我跟去看看。”

說完,劍無名也跟著出城了。

江辰出城後,全速的飛行,約莫飛行了半天後,他看到了前方出現了大軍,大軍宛如潮水般前進,捲起漫天黃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