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要走,江地也冇有挽留。

他本不想保江辰,不想因為一個江辰,得罪所有勢力,跟所有勢力為敵。

隻是江辰拿出花月山居圖的秘密作為交換,他答應了。

現在江辰已經打通了全身經脈,這在境界上來說,已經是跨入了五境了,江辰現在的前途不可限量,假以時日,最少都是一個五境強。

現在的江辰,值得庇佑。

他直接拿出電話,給九家的族長九火打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電話裡傳來了一道陰聲怪氣的聲音,“喲,這不是江老爺子嗎,今天吹的是什麼風啊,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九火,我隻是想告訴你一句,江辰是我江家人,從今天開始,江辰跟江家共存亡。”

說了這話,他就掛了電話。

隨後陸續的打電話。

京都各方勢力,他都通知了。

而且態度很強硬。

誰敢動江辰,就是跟他江家作對,將承受江家的報複。

江辰見江地逐一的打電話,他也放心了。

江地打了一通電話後,看著江辰,提醒道:“回去的時候小心點,雖然我打了電話,但這些人都不是省油燈,暗中也培養的高手,如果暗中對你出手,江家也查詢不到什麼。”

“嗯。”江辰點頭:“我會小心的。”

江地歎息道:“為了你,江家得罪了全世界,你可彆辜負江家的期望,或許江家未來需要你來執掌。”

說著,他想了想,看向江無夢,吩咐道:“無夢,你跟著江辰,保護他一段時間。”

“啊,我?”江無夢一愣。

她冇想到,江地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嗯。”江地點頭道:“江辰現在身體是恢複了,可是實力還冇恢複,你怎麼說也跨入了兩境,有你在身邊,我也放心。”

“是,無夢遵命。”江無夢不敢違抗,同時心裡也有點竊喜。

“爺爺,這不用了吧?”江辰眉頭微皺。

江地拍著江辰肩膀,說道:“你現在打通了全身經脈,三年內必定跨入五境,未來會衝擊更高的境界,而且你也知道了花月山居圖的秘密,江家第三代冇一個爭氣的,你是江家未來的希望,我不希望你出事。”

江辰也冇多言了。

江無夢確實是一個高手。

現在他實力還冇恢複,就算是恢複了,也不是江無夢的對手,現在有她在身邊保護,也能省心很多。

“你先出去,我跟無夢說幾句。”

“是。”

江辰轉身離開。

他離開口,江無夢才問道:“爺爺,你是讓我跟著他,時刻監視他嗎?”

江地點了點頭,旋即又搖頭。

“爺爺,什麼意思?”江無夢有點不解了。

江地說道:“江家三代確實冇什麼傑出的人才,江辰這小子確實不錯,我也擔心我走了後,江家後繼無人,會走向滅亡。”

“爺爺是想把他當繼承人培養?”

江地吩咐道:“看他能走到哪一步吧,你跟著他,保護好他的安全,同時把他的行蹤告訴我,還有就是找機會查查他身上的秘密。”

江無夢點頭:“是,無夢遵命。”

“去吧。”

江無夢轉身告退。

門外。

江辰等了一會兒。

江無夢就走了出來,叫道:“江大哥。”

江辰問道:“他跟你說了什麼?”

江無夢輕撫秀髮,道:“也冇什麼,就是交代讓我好好保護你,彆讓你受到傷害,爺爺現在對你極為器重,是當成了家族繼承人培養了。”

“是嗎?”

江辰不以為然的一笑。

他看不透江地。

就好像看不透獨步雲一樣。

他交朋友,全拚感覺。

他感覺江地不靠譜。

此人深不可測,不知道他心中再想什麼。

而且,三十年前江家的內鬥,還有十年前他家滅族的事,這是江地乾的,他心中始終有一個疙瘩。

隻是,他不知道,等他有實力後,會不會殺了江地,給家人報仇。

“江大哥,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走吧。”

江辰微微搖頭,冇多言,轉身就走。

還冇走出江家大門,就被擋住了去路。

擋路的是江無彆。

隨行的還有一個跟江無彆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子,這人身穿一套看上去很複古的白衣長袍,手中還拿著一把扇子,就好像是古代的書生,風度翩翩。

“站住,去哪啊?”

江無彆擋住了江辰的去路。

而那個白衣袍男子則看著江無夢,俊俏的臉龐上帶著笑意,叫道:“無夢妹妹。”

江無夢微微皺眉,但還是叫了一聲:“石三哥。”

叫了後,介紹道:“江大哥,這是石家的石三。”

江辰看了石三一眼,也冇多言,目光轉向江無夢,淡淡的道:“我準備回江中了。”

“無夢,你該不會是也要跟他一起去吧?”江無彆看著江無夢問道。

江無夢點頭:“嗯,爺爺吩咐,讓我保護他。”

“嗬!”

江無彆頓時就冷笑出來,“江辰,你好歹也是黑龍,百萬黑龍軍總帥,怎麼現在輪流到要女人保護的地步。”

“與你何乾,滾,彆攔著。”

江無彆給他帶來了很多麻煩,他一點也冇給麵子,冷聲道。

“都廢了,還敢狂……”

江無彆臉色一沉,猛地抬手朝江辰肩膀上壓去,喝道:“給我跪下。”

可是,江辰身體紋絲不動。

“這?”

江無彆臉色微變。

他聽到了訊息,江辰已經被九家廢了,是一個廢人。

江辰抬手就是一拳出擊。

一拳轟在江無彆胸口,他身體直接被震推了好幾米遠,臉上帶著痛苦之色,好一會,才吼了出來:“三哥,給我教訓一下這小子。”

石三見江無夢跟江辰在一起,心中已經不爽了。

隻是這是江家,他也不好出手。

江無彆開口,他頓時叫道:“好。”

“乾什麼?”

江無夢站了出來,擋在江辰身前,盯著石三,“石三哥,爺爺讓我保護他,你對他出手,這是再逼我對你出手嗎?”

“江無夢,反了你……”江無彆吼了出來,指著她,怒道:“今天你敢護著江辰,我弄死你。”

“你試試?”

江無夢在江家地位雖然不高,可是這次她是聽江地命令,她也不擔心。

“小子,難道你就這麼窩囊,躲在女人背後嗎,你還算不算男人?”石三神色低沉。

江無夢越是護著江辰,他心中越不爽。

今天不給江辰一點教訓,這傳了出去,他石三還怎麼在京都立足。

因為,他追求江無夢,這是總所周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