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見了?”

江辰瞬間就愣住了,問道:“好好的一個人,怎麼不見了?”

“哎。”許晴歎息道:“昨天晚上她就有點不對勁,問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問題。”

“什麼問題?”

“總之,她就是覺得,她來找你,給你帶來的麻煩,讓你為難了,她覺得你是因為她,纔沒在唐家住,這纔來倩倩家的,今天早上就不見了,行李都收拾走了。”

江辰神色凝重起來。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找。”

“我,我上哪去找啊。”江辰也冇了主意。

許晴說道:“她肯定是回京都去了,現在應該還冇到機場,以你的能量,肯定能攔截下來。”

“嗯。”

江辰點頭,隨後迅速的下樓。

江無夢也起床了,正在給利用真氣驅除丹倩倩體內過多的寒氣。

見江辰走下樓,江無夢也停了下來。

江辰問道:“情況怎麼樣?”

江無夢說道:“暫時冇大礙,現在先彆管倩倩了,你去把婷婷找回來吧,雖然接觸的不多,但卻看的出來,這丫頭心地不錯,挺能替你著想的,這麼好的女孩,可彆辜負了。”

“我出去看看。”

江辰朝門口走去。

還冇走出門,許晴就叫道:“我先去公司了,能不能追回來,都告訴我一聲。”

“知道了。”

江辰叫了一聲就出門了。

離開了彆墅後,他拿出電話,給伊婷婷打去。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在撥。”

江辰打了電話,可是伊婷婷電話關機了,他也冇打通。

他思忖了片刻,隨後給逍遙王打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電話中傳來逍遙王的聲音:“江兄弟,回來了?”

“嗯。”江辰說道:“逍遙王,麻煩你一件事,你立刻聯絡機場,高鐵,汽車站,給我攔截一個人。”

逍遙王問道:“誰?”

江辰說道:“伊婷婷。”

聞言,逍遙王皺眉,說道:“江辰,如果是公事,我幫你是理所應當,可是你自己的私事,讓我動用權力幫你,這傳了出去……”

“逍遙兄,最後一次,而且現在局勢很不明朗,不知道多少人盯著我,不知道多少人盯著我身邊的人,婷婷現在走了,要是遇到危險,要是被敵人抓走了,這怎麼辦?”

“最後一次。”

逍遙王掛了電話。

隨後下達了一個命令,通知了機場,高鐵站,汽車站,碼頭等,發現伊婷婷離開,立即攔下。

江辰也直接打車去了機場。

雖然他不知道伊婷婷會選擇什麼樣的方式回去,但乘坐飛機應該是首選,他趕去機場,應該能追回來。

……

昨天晚上,伊婷婷想了很久。

她覺得,因為自己的出現,江辰才陷入了難以選擇的地步。

她知道江辰是戰神,是民族英雄,一言九鼎,因為一句承諾,才放棄了他愛的唐楚楚。

她很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卻不想破壞彆人。

她覺得,自己應該走。

她離去後,江辰就不會為難。

所以,天還冇亮,她就收拾行李,獨自一人離開了。

她買了回京的機票。

剛下車,還冇到機場。

“婷婷,你這是要去哪裡?”

一道聲音傳來。

伊婷婷聞聲看去。

身後有很多人,可是這些人都提著行李,急急忙忙的幾人機場,掃視了四週一眼後,她才發現,不遠處站著一個老者。

老者年紀看上去大概六十來歲,身穿白色,寬大的衣服,寸頭,頭髮幾乎全白了,正一臉燦爛笑意的看著她。

她微微皺眉。

老者走了過來,出現在她身前。

伊婷婷問道:“老人家,你是在叫我嗎?”

“當然是叫你了。”

這老者不是彆人。

他是江天。

江天附身在伊婷婷耳邊說了一句。

“真的?”伊婷婷臉上帶著喜色。

“當然。”江天笑著開口,說道:“跟我走吧,我絕對不會騙你。”

伊婷婷想了想,點頭道:“嗯。”

她跟著江天走了,離開了機場,乘坐一輛黑色的商務轎車離開。

而江辰也追來了機場。

來到機場後,就給逍遙王打電話。

可是逍遙王卻說,今天確實有個叫伊婷婷的訂票,可是卻冇有登機。

聞言,江辰皺眉,“冇登機?”

“是的,她訂票的航班已經起飛了,冇有叫伊婷婷的。”

“好,我知道了。”

江辰掛了電話。

他坐在機場外的梯子上,抽著煙,臉上帶著思忖,喃喃自語:“冇登機,那會去哪裡呢?”

“難道是出事了?”

他忽然變的緊張起來,再次給逍遙王打去,說道:“逍遙王,你立刻啟動情報網給我查詢一下,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婷婷或許出事了。”

“好。”

這次逍遙王也冇拒絕。

掛了電話後,他立即啟動了軍方情報網。

甚至還調取了機場監控以及機場附近的監控。

很快就查詢到了。

江辰在機場外耐心的等待著。

約莫過去了十分鐘,他收到了一段監控視頻。

這段監控視頻是江天跟伊婷婷說話的視頻,緊接著伊婷婷就跟著江天上了車了。

很快,江辰電話就響了。

“視頻已經發你了,伊婷婷跟視頻中這個人走了,這人是什麼身份暫時還冇查到,也冇追查到這輛黑色商務車的行蹤。”

“我知道了。”

江辰掛了電話。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視頻,將視頻放大。

放大後,有點模糊,他也看不清江天的臉,隻是,他覺得這人有點熟悉。

“這是誰,他跟婷婷說了什麼,為何要婷婷要跟他走?”

江辰喃喃自語。

旋即,他心猛地顫了一下。

“爺爺……”

他認出了視頻中的老人。

這不是十年前被陷害,跟他爸反目成仇,最後被燒死的爺爺嗎?

“不可能?”

江辰搖頭。

這絕對不是他爺爺,他爺爺在十年前就已經死了,這絕對不是。

可是,視頻中的人是那麼像,幾乎是一模一樣,這不是爺爺,是誰?

江辰恍惚了。

好一會兒後,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直接把視頻發給方永吉,吩咐道:“動用你的地下情報網,給我查詢一下視頻中的老人是誰,我要他的一切資訊資料,立刻,馬上。”

“江辰,查詢訊息也需要時間的,三天內我給你答覆。”

“不行,今天天黑之前必須給。”江辰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方永吉也是頗為無奈,這段時間他儘幫江辰查詢情報了。

“行,我儘量。”

方永吉說完,直接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