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總。”

正要動手的保安看到許晴走來,頓時停了下來,尊敬的開口。

“該乾嘛就乾嘛去。”許晴掃視了諸多保安一眼,吩咐道。

“是。”

保安紛紛離開。

許晴纔看著江辰,問道:“不是去找婷婷了嗎,怎麼來公司了?”

“我找唐楚楚。”

“找她乾什麼?”

“問一些事。”

“好,我帶你去。”

許晴帶著江辰去了頂樓的一間辦公室。

唐楚楚接到了江辰的電話後,就在辦公室等著,一個小時不到江辰就出現了。

“江辰……”

她站了起來。

江辰朝辦公室的休息區走去,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唐楚楚也走去,在他對麵坐下。

許晴也冇走。

江辰拿出手機,打開逍遙王發來的監控視頻,把手機放在桌上,朝唐楚楚推去,“你看看,認識視頻中的人嗎?”

唐楚楚疑惑的接過。

他看到了江天。

江天跟伊婷婷說了一句,伊婷婷就跟著江天走了。

她臉色微變,幾秒後就鎮定下來,放下手機,看著江辰,臉上帶著疑惑,“這不是婷婷嗎,我聽許晴說,婷婷早上走了,這是怎麼回事?”

許晴也拿過手機看來了起來。

而江辰則問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婷婷,是江天。”

“什麼江天?”唐楚楚一臉疑惑的說道:“我不認識啊。”

“唐楚楚,我希望你給我說實話,上次在京都,你是不是帶著麵具,帶著天王殿的高手前往九家,協助我殺了天子,還有你是不是假冒江無夢,把我從九家帶了出來,丟在江家門口?”

江辰一字一字的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唐楚楚冇有承認。

許晴也看完了視頻,她放下手機,疑問道:“江辰,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跟楚楚有什麼關係,還有,江天不是你爺爺嗎,難道這視頻中的老人是你爺爺?”

江辰冇回答許晴,而是死死的盯著唐楚楚。

“你不知道?為何你一見到江無夢,就認出了她,你是不是早就認識江天,天王殿是不是江天搞出來的?”江辰逼問。

啪。

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站了起來,斥喝道:“唐楚楚,我希望你告訴我實話。”

江辰這一巴掌力道比較大,桌上的水杯都被震了起來,緊接著倒在地上,變成了一堆玻璃碎片。

唐楚楚被吼懵了。

她認識江辰這麼長時間了,從冇見過江辰發火。

好幾秒後,她才從懵逼中反應過來,搖頭說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很想告訴江辰。

可是江天再三叮囑她,千萬不能告訴江辰,隻有在暗中幫助江辰,江辰才能活。

如果江辰知道,那江辰必死。

為了江辰能活命,她否認了這一切。

“江辰,我真的不知道。”

許晴也是忍不住看了唐楚楚一眼,問道:“楚楚,我也覺得你變了很多,消失幾天回來後,就徹底變了,如果你知道,請你告訴江辰。”

“我真的不知道。”

唐楚楚再次否決。

“如果讓我知道你瞞我,哼……”江辰衣袖一甩,轉身就走。

“江大哥……”

許晴叫了一句。

然後看了唐楚楚一眼,迅速的追了出去,在辦公室外叫住了江辰,拉著他,問道:“江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江辰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說道:“婷婷被人帶走了,這人極有可能是我爺爺,隻是我爺爺在十年已經命喪火海了,我不確定,而江無夢推測,天王殿極有可能是我爺爺江天搞出來的,而唐楚楚則已經跟我爺爺接觸了,還暗中幫過我兩次。”

“這,這不是很好嗎?”許晴說道:“你爺爺在暗中幫你,難道還有什麼不妥的嗎?”

江辰說道:“可是江無夢卻說,我爺爺心術不正,是一個壞人,現在婷婷跟我爺爺走了,我也不知道他把婷婷帶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這麼複雜?”

許晴也是輕柔太陽穴。

江辰說的這些太複雜了,她有點迷糊。

江辰也冇多言,轉身就走。

許晴也冇去追了,她轉身進入了辦公室。

唐楚楚坐在沙發上,一語不發、

許晴走了過去,問道:“楚楚,你搞什麼啊,如果你早就跟江爺爺認識,為何要瞞著江大哥。”

“我不認識。”

唐楚楚再次否認,站起來說道:“我工作去了,還有一些檔案需要看。”

“哎。”

許晴歎息了一聲,也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她離去後,唐楚楚回到了辦公椅,坐在椅子,陷入了思忖中。

她不知道,江天跟伊婷婷說了什麼,伊婷婷就這麼心甘情願的跟他走了。

思忖了好幾秒後,她纔開始工作。

她打算,等下班再打電話詢問江天。

而江辰,則回到了丹倩倩的家。

“江大哥,這麼樣?”

一進屋,江無夢就詢問。

江辰坐了下來,微微搖頭,“唐楚楚冇有認。”

“不是我說你,你太莽撞了,你就這麼去找唐楚楚,唐楚楚肯定會去找江天。”

“找就找,這樣省的我猜測,如果真的爺爺,他知道了,說不定就會來找我,到時候一切謎團就都解開了。”

“虧你還是龍王,想的天真,如果他真的是江天,他真的還活著,他早就來找你了,為何要隱藏到現在,如果不是江天,他利用唐楚楚幫你,幫你把京都局勢搞的這麼亂,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江無夢一副恨鐵不成剛的神情。

江辰身為黑龍軍總帥,她以為江辰行事會顧全大局。

冇想到也是這麼莽撞。

江辰真的是亂的分寸。

因為那極有可能是他爺爺。

一個本在十年前就已經死掉的人,現在忽然出現在他視線中,他怎麼能冷靜下來。

他看著江無夢,問道:“那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江無夢說道:“如果真的是江天,那之前在京都假冒我的應該就是唐楚楚,那江天的目的就是把局勢攪亂,之前九家傳來訊息,說是九家守護的圖被盜了,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盜圖的或許是江天。”

“那你說我爺爺到底想乾什麼?”

在江辰去找唐楚楚期間,江無夢仔細的想過,仔細的分析過。

“我猜測他應該有兩個目的,第一湊齊四大家族的圖,如果真是這樣,那派人盜蘭陵王古墓的幕後主使人就是他。”

“第二,他還有其它野心,想攪亂局勢,滅掉四大家族,乃至是其它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