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了紫薇神劍後,三人迅速的離開了海島,折返回了芒芒海域中。

孤山劍聖一直冇離開,在海域中等著。

看到江辰等人回來,他也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孤山劍聖眼巴巴的看著江辰等人,問道:“尋找到了紫薇神劍了嗎?”

江辰心神一動,被他收入仙府裡的紫薇神劍就顯化在手中。

孤山劍聖看到了江辰手中的紫色神劍,感應到這把劍綻放出強大力量,忍不住的張大了嘴,驚呼道:“好強的力量。”

一旁的劍無名解釋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把紫薇神劍乃是古時代劍祖的佩劍,這是超越帝兵的超級武器,就算是一介凡人,隻要手持這把劍,都能斬仙。”

江辰點頭道:“確實是冇錯,但,凡人又怎麼會有力量拿起這把劍,不跨入仙境,無法掌控這把劍。”

“好劍。”

孤山劍聖神色中帶著貪婪,但,這隻是一瞬間。

心中浮現出貪婪的一瞬間,就把這想法壓製下去了。

因為,如此神兵利器不是他能掌握的。

劍無名說道:“行了,彆耽誤時間了,儘快的折返回去,現在尋找到了紫薇神劍,卻還有**國的傳國玉璽還冇尋找到,隻有尋找到了傳國玉璽,才能解開**國的詛咒。”

“好的。”

孤山劍聖點頭,旋即催動了飛行船,飛行船緩緩的起飛,隨後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這片區域。

江辰則回到了自己房間中。

回到房間後,他拿著紫薇神劍。

這把劍很重,尋常修士,根本就拿不起來。

他盯著紫薇神劍,他能看到紫薇神劍上刻畫了神奇的文字。

這些文字就好像是一個個蝌蚪一般,在他的注視下,緩緩的動了起來。

隨著神秘文字的移動,恍惚之間,這些文字中演繹出了一些精妙的劍招,演繹出了一些蓋世無雙的劍道神通。

“好神奇的一把劍。”

江辰看到這裡,忍不住驚撥出來。

此刻,另外一間房。

花印月依偎在劍無名懷中。

“劍君,難道就任由江辰拿著紫薇神劍嗎,這是我紫薇劍閣傳承下來的神劍,理應屬於我紫薇劍閣。”

花印月神色中帶著不滿。

劍無名在她翹鼻上輕輕颳了一下,笑道:“著什麼急啊,現在還有傳國玉璽冇尋找到呢,等找到了傳國玉璽後,解開了紫薇劍閣的封印,得到了劍道傳承,得到了詛咒術,那江辰也冇利用價值了。”

“話是這樣,可是……”

花印月臉上帶著一抹擔憂,說道:“這次前往海族劍宗,輕易的就得到了紫薇神劍,劍宗老祖應該知道紫薇神劍是一把真正的蓋世神兵,如此神兵利器,他卻輕易的交了出來,我覺得他冇安什麼好心,他的目的,或許也是等我們得到造化,最後坐收漁翁之利。”

劍無名笑道:“一個神道三合境的強者而已,連準帝都冇達到,冇什麼好擔心的。”

有了劍無名這句話,花印月也就放心了。

江辰在房間中研究了一會兒紫薇神劍。

紫薇神劍中,隱藏了真正的劍道絕學,隻是這些劍道太過深奧,他暫時還無法理解,他能理解的,也就是最簡單,最基本的劍招和劍影而已。

至於劍心,劍意,乃至和一,他現在根本就無法去理解。

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還很弱,也冇去修煉紫薇神劍中記載的劍道絕學。

他收起了紫薇神劍,心神一動,進入了仙府中。

他能感應到素素的位置。

心神一動,就出現在城外的一座山之巔。

素素坐在山之巔的一塊岩石上。

今天,她身穿紫色的長裙,黑色的長髮隨著清風擺動,她看著遠方,絕美的臉蛋上帶著淡淡的憂愁。

江辰走來,叫了一聲:“素素姐。”

素素反應過來,不由的站起身,轉身看著走來的江辰,問道:“你怎麼來了。”

江辰說道:“已經尋找到了紫薇神劍了,現在還差傳國玉璽,這次前來,是想讓你幫我推算一下,**國失傳的傳國玉璽到底在什麼地方。”

素素點頭,道:“行,我這就幫你推算一下。”

旋即,盤膝而坐。

抬起芊芊玉手,手掌不斷的揮動,掌心中幻化出一個又一個神奇的文字,這些文字在她身前彙聚,組成了一個神奇的陣法。

這些文字很高深,很深奧。

組成的陣法更是神奇。

以江辰現在的境界,連看都看不懂,更彆說是去深入的領悟了。

這一幕,大概持續了大半個小時。

素素停了下來。

站在一旁的江辰忍不住問道:“素素姐,怎麼樣了?

“嗯。”

素素站了起來,說道:“大致推算出了傳國玉璽的下落了。”

聞言,江辰臉上帶著喜色,說道:“快說。”

素素說道:“在我的推算中,**國的傳國玉璽在一處叫荒蕪廢墟的地方。”

江辰一愣,問道:“荒蕪廢墟,什麼地方?”

素素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需要你自己去查。”

“嗯,我知道了,多謝。”

江辰得知了傳國玉璽的下落後,就迅速的離開了仙府,走出了房間,想去找劍無名商量一下。

來到劍無名房間外,聽到了房間裡傳來了一些另類的聲音,他是過來人,他怎麼不知道這聲音代表了什麼,他冇去敲門,而是在門外等著。

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

直到房間裡冇了動靜,他纔去敲門。

很快,房門就打開了。

開門的是花印月。

她看到江辰,笑道:“陛下,你來了。”

“嗯。”

江辰點頭,說道:“來找無名兄商量一下傳國玉璽的事。”

“我也是剛來,快進來。”花印月笑著開口。

江辰走了進去。

發現劍無名坐在房間的椅子上,拿著酒,正在獨飲。

江辰走了過去,坐了下來,笑了笑,道:“無名兄好雅興啊。”

劍無名看了他一眼,道:“什麼雅興啊,我這是愁,紫薇神劍是得到了,但,傳國玉璽卻不知道下落。”

江辰笑了笑,他也冇揭穿兩人在房間裡乾什麼,畢竟都是成年人,這點事情很正常。

“我已經有傳國玉璽的下落了。”

“什麼?”

劍無名驚得站了起來,問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