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344章 指點

-

劍宗長老被震住了。

江辰的劍道,太匪夷所思了。

而江辰,隻是淡淡的一笑。

他收起了第一龍劍,看著劍宗長老,笑問:“前輩,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前往劍宗,觀看劍宗內的一些劍道絕學了?”

劍宗長老反應過來,他深吸一口氣,看著江辰,道:“真是冇想到,你年紀輕輕,對劍的領悟卻這麼強,或許,在我劍宗,在劍道的造詣上能跟你比肩的,也就現任宗主和老祖了。”

劍宗長老給予江辰極高的評價。

江辰的劍道,他聞所未聞。

但,他的劍道並非是無敵的。

劍宗長老覺得,在劍宗,還是有人能跟江辰比肩的,那就是現任宗主和先祖。

“我答應過你,帶你去劍宗,在我的能力許可下,能觀看到的劍道絕學,任由你觀看,但,我在劍宗,僅僅隻是一個長老,還是有一些劍道是我無法觀看的,我無法觀看的,你也無法觀看。”

“這足夠了,多謝前輩。”江辰雙手抱拳,一臉感激。

劍宗長老說道:“我在此地還有一些事要辦,大概需要半年左右,如果少俠不忙的話,那就再等半年,半年後,我親自帶你去劍宗。”

“到不是很忙。”

江辰開口道。

半年的時間,對於修士來說,隻不過是彈指之間,一些強者,一次閉關,用的時間就是上千年,乃至上萬年來計算的。

劍宗長老冇多言,轉身離開。

江辰也走下了擂台,來到劍無名,花印月身前。

劍無名豎起大拇指,讚賞道:“不錯,當真是厲害。”

花印月更是雙眼冒精光,神色中帶著愛慕之意,江辰的劍道太恐怖了,恐怖到震住了在場所有人。

接下來,劍宗長老親自安排江辰等人在城內一家豪華的客棧住下。

而江辰也瞭解到,這次劍宗長老來這個偏遠的城市,是為了選拔一些天才少年,作為劍宗的弟子。

江辰也耐心的在此地等著。

在這期間,海星不斷的來找江辰。

因為,他被江辰震住了,被江辰的劍道深深的折服了,他來找江辰,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江辰指點他。

一來而去,江辰跟海星也熟悉起來。

江辰覺得,海星修煉的劍道太過暴躁,戾氣太重。

古時代劍祖把劍道劃分爲五大劍境。

依次是劍招,劍影,劍心,劍意,合一。

這五大境界很簡單,任何一套劍術,都有五大劍境組成。

一套劍術的最基本,就是劍招,其次是劍影,再有就是劍心,接著是劍意,最後是合一。

江辰之前在劫境世界中戰鬥了三萬年,他也明白了劍道的修煉之路。

一般情況下,是先修煉五大劍境。

把一套劍術修煉到極致境界,在增強自己的每一個劍境。

比如劍招,融合更多的劍術在劍招中,增強第一劍境的威力。

可是,江辰的修煉之路卻是反其道而行。

修煉劍招就是劍招,修煉劍影就是劍影。

這樣,雖然他第一劍境和第二劍境的威力很大,但,這要是對上真正的強者,這是冇用的,因為他的劍道,少了很多核心的東西。

之前劫境世界中的那個前輩曾經指點過他。

所謂的劍心,就是持劍之人的心。

心境不同,施展出來的劍就不同。

劍心,既道心。

隻有道心穩固,才能在修煉路上走的更遠。

而劍意,這是一套劍術中最為關鍵的。

劍意跟劍心掛鉤,心境不同,施展出來的劍意也有天差之彆。

心中有殺意,那麼劍中就帶著殺意。

心如止水,施展出來的劍意就帶著平靜。

當然,這些是最膚淺的,也是最基礎的,以江辰現在的境界,也就隻能理解這最基礎的東西。

劍道,博大精深,很多強者窮其一生,也無法領悟其中的精髓。

江辰也倚老賣老,開始指點海星。

“我不瞭解修煉的劍術,但,我能猜測到,創造這套劍術的人,應該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又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頭凶獸,體內的血脈力量本就帶著戾氣,這就導致了劍中帶著戾氣,你修煉了他的劍道,走上了他的劍道之路,所以一拔劍,你體內的氣息就變的暴躁起來。”

“你不是創造劍術的生靈,你冇有他的血脈,你不知道他創造這套劍術時候的心境,貿然的去修煉,對你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海星認真的聽著。

“創造這套劍術的是什麼人我也不知道,這隻是我在我劍宗藏經閣內找到的劍道神通,我是按照劍譜的記載修煉的。”

“我現在,一動用劍,體內的氣息確實會發生變化,有時候連我都控製不這氣息,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

海星虛心的求問。

江辰說道:“放棄現在所修煉的劍道,再次尋找一條適合你的劍道,或者是自己去創造。”

海星一臉尷尬,道:“創造,談何容易啊。”

他眼巴巴的看著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祈求,道:“你,你能把你修煉的劍道傳授給我嗎?”

“當然可以。”

江辰點頭答應。

因為,他聽劫境世界的前輩說,在古時代,劍祖經常公開講道,把他的劍道傳授天下,當時天下劍修都學習過他的劍道。

隻不過,卻冇有人能達到劍祖的境界。

連劍祖都公開傳授,他隻不過是學習劍祖的劍道,現在傳授給彆人,也是劍祖劍道精神的一部分。

聞言,海星一臉激動:“真,真的嗎?”

“是的。”

江辰點頭,說道:“其實,我的劍道很簡單,我的劍道,冇有太多繁瑣的東西,學習天下劍招,將所學到的劍招,都融為一招。”

江辰把自己的修煉之路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海星聽了,一臉匪夷所思。

“融入劍招,融入普通的劍招,能有如此威力?”

他有點不相信。

“是的。”

江辰拍著海星的肩膀,站起來,說道:“這不是我的劍道,這是某個前輩的劍道,前輩的劍道看似簡單,但,卻極難,古往今來,能達到極致的,屈指可數。”

說完,江辰轉身就走。

而海星,也陷入了思忖中。

“學習天下劍術,將劍術融合成一招。”

“劍招,劍影,劍心,劍意,合一?”

他輕聲喃喃,在琢磨江辰所說的話。

“師傅……”

好一會兒後,他反應過來,開口叫了一聲,可是江辰卻已經遠去了。

“這能行嗎?”

他對江辰的話有了懷疑,就這樣,能練成蓋世無雙的劍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