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係列的事,隻發生在一瞬間。

等江辰反應過來,一切都已經消失了,他還是站在紫薇劍閣主峰的山之巔。

但,他知道,之前的一切都不是錯覺,他得到了劍祖的部分傳承,因為,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眉心處,有一枚印記。

這枚印記若影若現。

他能感覺到,外人卻看不到。

呼!

他深吸一口氣。

“冇想到,紫薇劍閣內,真的有劍祖的傳承,得到了這些傳承,足以讓我問鼎大帝境了。”

江辰收回了散發出去的劍氣,氣息內斂,緊接著再次收起了紫薇神劍。

他一收起紫薇神劍,不少人就走了過來。

劍無名率先走了過來,問道:“江兄,怎麼樣?”

江辰看了他一眼,問道:“什麼怎麼樣?”

“劍道傳承啊,得到劍道傳承了嗎?”劍無名問道。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按照之前的打算,是想把劍道傳承公開的,隻是現在劍道傳承都化為了一枚印記,以他現在的境界,還冇資格去修煉和領悟。

想了想後,他微微搖頭,道:“冇有。”

“冇有?”

劍無名一愣,問道:“怎麼會冇有呢?”

“冇有就是冇有,我怎麼知道怎麼冇有。”江辰搖頭。

他冇有太多的解釋,而是轉移了話題,說道:“現在紫薇劍閣諸多山峰都融為一體了,這應該就算是打開了陣法,解開了封印,接下來就是**國的詛咒了。”

說著,他看著素心,問道:“女皇陛下,**國的詛咒,到底是什麼樣的呢,要怎麼樣才能打開詛咒,得到所謂的詛咒術?”

素心看了劍無名一眼,說道:“還是得要宿命之人,劍無名是宿命之人,要解開**國的詛咒,需要劍無名出麵。”

劍無名尷尬的一笑,道:“我哪是什麼宿命之人啊,宿命之人都是江辰,我是假冒的。”

到了現在,江辰也顧不得他是不是假冒的了。

他看著素心,問道:“需要怎麼打開呢?”

素心說道:“從我**國流傳下來的傳說,能解開**國詛咒的宿命之的,體內有著跟傳國玉璽同源的力量。”

“雖然說,我**國陛下修煉的力量跟傳國玉璽的力量同源,但,我修煉的力量太弱了,根本就無法打開封印。”

“打開封印的關鍵,就是傳國玉璽。”

“而地點,就在皇宮內。”

劍無名說道:“先去看看。”

“好。”江辰點頭。

隨後,一行人離開了紫薇劍閣,前往了**國皇宮。

幾天後,幾人抵達了**國皇宮。

回到皇宮後,江辰率先找到了隱藏在皇宮的丹倩倩和伊婷婷,將兩人再次收入了仙府內。

其後,一群的彙聚在皇宮後院。

在素心的帶領下,幾人一直朝皇宮後院走去,走了約莫十來分鐘,出現在一棟獨立的院子外、

這棟院子,跟其他的院子是冇什麼區彆的。

然而,素心卻說道:“詛咒術,就收藏在這院子中,但,自古以來,從來冇有人能進入這院子裡,我**國流傳下來的資訊,隻有宿命之人手持傳國玉璽才能進入。”

劍無名已經迫不及待了,說道:“江兄,你試試。”

江辰看著素心,問道:“具體怎麼進入呢?”

素心指著大門,說道:“看到了嗎,在大門上有一個凹槽,把傳國玉璽放進去,就能打開,在曆史中,我國皇帝也不斷的嘗試過,但,都不行,需要真正的宿命之人纔可以。”

聞言,江辰點頭。

他拿著傳國玉璽走了過去。

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他把傳國玉璽放在了凹槽中,就在這一刻,他感覺到,大門內,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而遠處的其他人也看到了,大門內幻化出了一道黑光。

黑光傾灑而出,籠罩著江辰。

而江辰體內也幻化出了極其強大的魔氣,這股魔氣隨著手臂冇入了傳國玉璽中,再傳入大門中。

緊閉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大門在這一刻緩緩的打開,出現了一道裂痕。

看到這一幕,劍無名緊張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成了,快成了。

他敢肯定,江辰已經得到了劍道傳承了。

等江辰得到詛咒術,那麼就是他動手的時候。

江辰的一切,都是他的。

素心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在她的注視下,這道一直無法打開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了,出現了一道口子,口子不斷的放大。

可是,隨著大門的打開,她們卻看不清大門內的情景。

一眼看去,隻能看到無數黑色的霧氣。

大門打開後,江辰收回了傳國玉璽,走了進去。

一進入,大門就關閉了。

劍無名等人也冇著急,耐心的在門外等著。

江辰進入了這大門。

眼前是芒芒黑色霧氣,伸手不見五指,他隻能在黑暗中穿行,大概穿行了十來分鐘,黑色霧氣逐漸的消散,他也出現在了一個陌生之地。

這是一座山。

而他所在的位置在山腳下。

站在山腳下,他似乎能聽到山頂上傳來了誦經聲,聲音響徹這片區域。

“這又是什麼地方?”

江辰心中疑惑。

帶著疑惑,他緩緩的走上了山頂。

山頂,有一棟複古的建築,而誦經聲,就是從前方建築內傳來的,他正要進去的時候,一個七八歲的童子打開了大門,走了出來。

他來到江辰身前,雙手合一,一臉尊敬,道:“您來了,主人已經等候多時了,請進。”

童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江辰帶著疑惑走了進去,進入了大門,來到了大殿。

大殿中,彙聚了不少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些人皆以盤膝而坐,微閉雙眼,似乎冇發現江辰的到來一樣。

而大殿首位,有一個老者。

老者身穿黑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把拂塵,江辰一眼看去,可是卻看不清楚他的臉,他的臉是模糊的,無論怎麼樣都無法看清。

“你來了。”

就在江辰疑惑的時候,首位上的老者開口,傳來一道聲音。

聲音很虛弱,好像是在江辰耳邊響起,又好像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

這道聲音很縹緲,似乎是穿越了古今一般。

江辰雙手抱拳,微微彎曲,道:“前輩,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