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山腳下到山頂,路程並不算是很遠。

可是,江辰花了三天時間,才勉強到山頂。

現在,他距離終點也就幾百米的距離,可是現在他的樣子很狼狽,就好像是經曆了一場殘酷的戰鬥一般,渾身難受,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

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連呼吸都困難。

現在,他是最接近終點的一個。

他躺在地上休息。

可是,他的靈魂無時無刻都在遭受到碾壓。

江辰知道,越是拖下去,他想達到終點的機率也就越低,這樣耗下去,他會慢慢的癱瘓。

他艱難的站起來,艱難的邁出步伐,艱難的邁出了一步。

一步跨出,身體就栽倒在地上,同時他的七竅已經在開始出血。

他咬牙堅持了下來。

再次站起來,再次前進。

就這樣,一邊前進,一邊栽倒在地上,幾百米的距離,他用了一天時間,還冇抵達終點。

而在他身後,也有一些煉丹師在艱難的前進。

山頂上界主和上明看著一些即將出現在終點的煉丹師,他們神色都是異常的凝重。

界主問道:“上明大神,他們能到終點嗎?”

上明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們已經快到終點了,可是我能感應到,他們都快堅持不下去了,再等等看吧,或許有那麼幾個能出現在終點。”

“咱們大費周章,就幾個到終點?”界主一臉疑問。

上明大神說道:“反正也隻有一個名額而已,要那麼多乾嘛。”

“也對。”界主點頭。

此刻,江辰距離終點也就隻有百來米的距離了。

可是,這百來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卻是難以跨越的鴻溝,他轉身看了身後一眼,身後還是有不少煉丹師的,其中距離他最近的,也就隻有幾十米的距離。

此刻,他不想在保留了。

他催動了逆天踏,自身的實力在這個時候得到了提升,隨著實力的提升,他的靈魂力量也變強了,自然也就能抵抗陣法所帶來的壓力了。

壓力小了很多後,他邁著步伐,朝終點走去。

這次,很輕易的就出現在了終點。

一出現在山頂上,他就散去了逆天踏,盤膝坐在地上療傷。

看到江辰出現在終點,界主臉上帶著歡喜之色,走了過去,看著坐在地上療傷的江辰,臉龐上帶著笑意,問道:“小兄弟,很不錯嘛,能從這麼多煉丹師中脫穎而出,不知小兄弟師承何處?”

江辰看了界主一眼。

界主的年紀不算大,看上去也就三四十歲,臉色帶著一抹溫和的笑意。

麵對一個世界的界主,江辰一點也不心慌,一點也不緊張,他神色平靜,淡淡的說道:“無門無派,隻是一介散修。”

陽頂見江辰好像不願意多說話,他大概猜測,江辰負傷了,冇太多力氣說話,他也冇多問了,而是拿出了一粒丹藥遞過去。

“這是療傷丹藥。”

江辰看了界主陽頂一眼,接過了他遞來的丹藥:“謝謝。”

隨後,他服下了丹藥。

在服下丹藥的瞬間,一股暖流在體內散開,開始修複著他打碎的脊椎。

很快,他的傷勢就康複了。

他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在看著前方。

此刻,距離終點一千米的煉丹師,大概有三十個左右。

江辰知道,這些煉丹師能闖到最後,應該都是有底牌的,應該都能成功的達到終點,不出意外的話,這幾十個煉丹師,將會舉行最後的決戰,贏了就能代表星痕界參加藥閣的考覈。

他也冇著急,耐心的在一旁看著。

上明隻是看了江辰一眼。

江辰的年紀不算大,靈魂力量卻是極其強,這讓他刮目相看。

但,僅此而已。

他是一個神級煉丹師,再驚豔的天才都見過,江辰隻是讓他覺得與眾不同,還冇到驚豔的地步。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在江辰達到終點的一天後,第二個煉丹師出現在了終點。

這個煉丹師是一個女子,年紀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身穿粉色的衣裙,她來到終點後,也是模樣狼狽,坐在地上,不斷的喘息。

界主陽定再次走了過去,送上了療傷的丹藥。

“謝謝。”

粉色衣裙女子莞爾開口。

她的聲音悅耳動聽,隻是帶著一絲疲憊。

江辰也看了第二個出現在山頂上的女子,女子長得很漂亮,身上有著尋常女子冇有的靈氣,縱使是現在模樣很疲憊,可是看上去卻有仙靈之氣。

他也冇過去打招呼,就在一旁等著,等著其他煉丹師登上山頂。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過去了十天時間。

在這十天內,有三十一個煉丹師出現在山頂。

而那些還冇出現在山頂的,距離山頂都有很長的路程。

江辰也大致能知道,剩下的煉丹師,都無法登上山頂。

而陽頂看到這麼多煉丹師出現在山頂,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這麼多煉丹師,都是實力很強的,靈魂力量都很恐怖,能有如此恐怖的靈魂力量,煉丹造詣肯定不低。

上明看了那些還在半山腰的煉丹師一眼,站了出來,朗聲道:“諸位,時間差不多了,還冇登上山頂的煉丹師,將會被淘汰。”

此話一出,那些煉丹師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本來就很難受,根本就無法登上山頂,隻是,為了加入丹閣,他們冇有放棄。

現在得知被淘汰了,他們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上明看著登上山頂的三十一個煉丹師,神色中帶著滿意之色,說道:“很好,很不錯,老朽真是冇想到,會有這麼多煉丹師登上山頂。”

“接下來,會舉行一次煉丹比試,由老朽當裁判,誰能奪得第一名,誰就能代表星痕界參加藥閣的考覈。”

此刻,界主陽頂也站了出來。

他看著眼前的三十來個煉丹師,神色凝重,說道:“在比試開始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諸位。”

諸多煉丹師的目光都停留在界主身上,不知道他要說些什麼。

界主神色凝重,一字一字的道:“在三萬年前,我星痕界一個天才外出曆練,可是卻得罪了蒼界的生靈,因此,兩個世界結下了梁子。”

“就在前不久,蒼界放出話,要攻打我星痕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