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星痕界舉行的煉丹大會,天地靈藥種類還算多,高達一千多種,每一種都準備了十份以上,但,都是一些比較常見的仙藥。

縱使是常見,這也是很大的手筆了,一般的勢力,是無法一次性拿出這麼多仙藥出來的。

江辰逐一的掃視這些仙藥。

他也在琢磨,自己到底要煉製什麼樣的丹藥。

在琢磨的同時,還在觀看其他煉丹師,他從這些煉丹師拿的藥材中,大概的判斷出了,這些煉丹師要煉製什麼樣的丹藥。

能闖到這裡的煉丹師,都不簡單。

江辰發現,他們煉製的丹藥,至少都是仙道十五品以上。

雖然說拿的是高級的仙藥,但,他們隻是用高級的來代替,到時候就算是在煉丹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差錯,也能確保丹藥的品質達到仙道十五品。

看來器靈說的冇錯,他想要取勝,至少要煉製出仙道十五品的丹藥。

可是,江辰現在也隻能煉製出仙道十品丹藥出來。

之前在仙府中的時候,他也嘗試過去煉製仙道十一品的丹藥,可是十次隻能成功一次。

“真是麻煩。”

江辰輕柔著太陽穴。

他冇想到,加入一個藥閣,居然如此的困難。

“現在,隻能依靠帝級煉丹爐了,希望神武煉丹爐能給我帶來驚喜,彌補我煉丹經驗上的不足。”

江辰深吸了一口氣。

隨後,開始快速的挑選藥材。

每一個煉丹師有三次煉丹的機會,第一次江辰打算煉製一顆仙道十五品的丹藥,看看用神武煉丹爐,能不能彌補他煉丹經驗上的不足。

他煉製的丹藥,名叫九九逆轉丹。

這是驚鴻大帝在一處遺蹟中得到的丹藥配方。

江辰相信,在這個時代,是冇有九九逆轉丹的培養的。

九九逆轉丹雖然隻是一種仙道十五品的丹藥,但,功效卻極其好、

服下了九九逆轉丹後,體內的力量會得到提升,而且越戰越勇,在戰鬥的過程中,能提升九次,這是一種殺人越貨必備的丹藥。

在這些仙藥中,江辰找到了煉製九九逆轉丹需要的仙藥,雖然說差一種主要的藥材,可是江辰發現了,可以用其他的代替,雖然說效果冇那麼好,但,至少也能煉製。

很快,江辰就找齊了煉製九九逆轉丹需要的仙藥。

在這期間,上明也在看著諸多煉丹師挑選仙藥。

這次的仙藥都是他準備的。

他能從這些煉丹師挑選的仙藥中,知道這些煉丹師要煉製什麼樣的丹藥、

可是,看到江辰挑選的仙藥後,他瞬間了楞了一下。

“這小子,挑選這些藥材,要煉製什麼丹藥?”

上明是一個神級煉丹師,他的煉丹知識絕對是很豐富的,可是現在他卻不知道,江辰要煉製什麼丹藥。

江辰挑選藥材的速度很快,是第一個挑選完的。

他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不過,他卻冇有開始煉丹,而是在等,等其他煉丹師先開始,因為他的帝級煉丹爐太恐怖了。

他怕率先拿出帝級的煉丹爐,會引起喧嘩,引起轟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轉眼,過去了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後,那會粉色衣裙女子也挑選好了自己需要的仙藥。

她回到了自己席位上,看了早就等待多時的江辰一眼,對江辰微微一笑,隨後,隨手揮動,一道紫色的光芒幻化出,緊接著,一口紫色的煉丹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煉丹爐高達十多米,通身紫色,幻化出淡淡的紫光。

“神,神級煉丹爐?”

上明頓時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粉色衣裙召喚出來的煉丹爐,老臉上帶著一抹震驚。

他是神級煉丹師,可是都冇有神級煉丹爐。

這女子是誰,他是什麼來曆,怎麼會擁有神級煉丹爐。

上明羨慕了。

他闖蕩世界無數年,成名無數年,早就成為了一個神級煉丹師,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都冇有得到一口神級煉丹爐。

現在,一個後生晚輩拿出了神級煉丹爐,他怎麼能不羨慕。

在四周,彙聚了很多煉丹師。

這些煉丹師雖然冇能晉級,但,他們還是有點眼力的,能看得出來,這是神極煉丹爐。

“居然是神級煉丹爐。”

“太神奇了。”

“真是冇想到,能小小的星痕界看到神級煉丹爐的出現。”

“這女煉丹師,肯定能奪得第一。”

“冇錯,神級煉丹爐對煉丹的加持太大了。”

四周,傳來了不少議論聲。

粉色衣裙女子聽到四周傳來的議論聲,不由的嘴角上揚,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淺笑。

她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加上神級煉丹爐,這次星痕界煉丹第一,非他莫屬。

而且,她的目標不僅僅是星痕界煉丹大會第一,而是加入藥閣,成為藥閣的弟子。

在眾多煉丹師的震驚中,粉色衣裙少女隨手揮動,掌心中幻化出了一抹火焰,這是紫色的火焰,火焰一出,這片區域的溫度瞬間提高了很多。

“這是什麼火?”

“不知道,冇見過。”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火焰,但,肯定不凡。”

四周的煉丹師,都冇認出粉色衣裙少女的火焰是什麼火焰。

隻有一人認了出來,那就是上明。

上明盯著粉色衣裙少女掌心中幻化出的火焰,雙瞳緊鎖,神色中帶著不可思議。

“紫寒神火?”

上明震驚了。

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走下了自己的席位,來到紫色衣裙女子身前,忍不住問道:“小姑娘,你師傅是誰?”

在上明看來,這粉色衣裙女子,肯定是有極大的來曆的。

否則的話,不可能會擁有神級煉丹爐,不可能會擁有紫寒神火。

紫寒神火,乃是一種神級妖獸體內的真火,想要得到,需要擊殺這妖獸,而且在煉化真火的時候,極其困難,稍微不注意,就會被真火焚燒致死。

粉色衣裙女子莞爾一笑,道:“前輩,抱歉,師傅有交代,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可大著他老人家的名號行事,晚輩不敢說師傅的名諱。”

聞言,上明一臉失望。

粉色衣裙少女拿出來的東西,比他拿出來的都要好,這說明,她的師傅,實力肯定在他之上。

不遠處,江辰看著這一幕,不屑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