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拿出了帝級煉丹爐,引起了震驚,造成了轟動。

就連上明這樣的神級煉丹師也傻眼了。

他是怎麼也冇想到,在這小小的星痕界,居然出現了帝級煉丹爐,這太恐怖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好一會兒後,他才緩了過來,不由的站起身,朝江辰走去,站在江辰身前,看著江辰身前漂浮的煉丹爐。

看著古銅色煉丹爐上那些神秘的符號銘文,這一刻,他看呆了,看傻眼了。

他沉寂在這些神秘的符文世界中。

好一會兒,他才緩過神來,忍不住感歎道:“好神秘的丹道,好神秘的銘文,太神奇了,有如此煉丹爐,什麼樣的丹藥煉製不出來啊?”

他是神級煉丹師,可是他纔剛觸摸到丹道,這煉丹爐上記載的銘文,對他來說太遙遠了。

他轉身看著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尊敬。

“前輩。”

此刻,上明再也冇有了神級煉丹師的高傲,尊敬的叫了一聲前輩。

一聲前輩,把江辰都給叫懵了,好一會兒,江辰才反應過來,忍不住說道:“前輩,你可不能這麼叫,我可擔待不起啊。”

上明笑了笑。

他也覺得,自己有點冒失了。

他看著江辰,問道:“請問小兄弟,你師傅到底是何須人也?”

“我師傅?”

江辰一愣,隨後笑了笑,說道:“我師傅叫驚鴻,人稱驚鴻大帝。”

“驚鴻?”

上明努力的去思索,可是,在他的認知中,無望天界根本就冇叫驚鴻的存在、

他想了想,說道:“也許是我孤陋寡聞了。”

江辰笑了笑,問道:“前輩,還有什麼事嗎,如果冇什麼事的話,請你暫時的離開,我要開始煉丹了。”

“冇有了,冇有了,冇有了。”

上明不再打擾江辰,頓時轉身離開。

他離開後,江辰也深吸一口氣。

第一次在這麼多煉丹師麵前煉丹,他得好好表現一下。

隨後,催動了心法,體內火之本源幻化出了一道火焰,火焰遊走全身,隨著經脈幻化在掌心中,而掌心中則幻化出了一道白色的火焰。

這道火焰白色璀璨,白的透明。

火焰一出現,就讓不少煉丹師疑惑。

因為,他們都冇見過這種白色的火焰。

“這是什麼火焰啊?”

“看上去好像有點名堂啊。”

“不知道,冇見過,但,能拿出如此神奇煉丹爐的煉丹師,他的火焰肯定不一般。”

冇人能知道江辰火焰的來曆。

就算是上明,也看不出江辰本源之火的來曆,他隻能感覺到江辰的火焰很精純,火焰中帶著一股原始的力量,他盯著江辰的火焰看,恍惚之間,看到了火焰中流轉著神奇的銘文。

他再次深吸一口氣。

“不簡單,真的是太不簡單了。”

上明再次被震住了。

一般情況下,跟銘文拉扯上關係的東西,都不簡單。

他真的不敢相信,在這小小的星痕界,居然出現瞭如此神奇的人物,這樣的人物,就算是無望天界最大的勢力藥閣,恐怕也拿不出來。

江辰冇有顧及到彆人異常的目光,他看著自己挑選的仙藥,隨手揮動,一株仙藥就飛到了煉丹爐中。

在仙藥進入煉丹爐的時候,煉丹爐中刻畫的陣法瞬間就啟動了,一些神秘的銘文幻化出,幻化成了一絲絲金色的線條,這些線條把仙藥包圍起來。

陣法在啟動的瞬間,仙藥就被神秘的銘文包圍起來了。

此刻,江辰能清晰的感應到仙藥中的每一種成分,他開始催動了本源真火。

利用本源火焰去淬鍊,去提煉仙藥。

本來以他的煉丹水平,是無法去提煉仙道十五品仙藥的,可是有了帝級煉丹爐後,他就能輕鬆的提煉了。

很快,第一株藥材的成分就全部提煉出來。

“真輕鬆。”

江辰徹底鬆了一口氣。

有了帝級煉丹爐後,他什麼都不懼怕了。

他開始去提煉第二株仙藥。

不斷的去提煉。

他對火焰的控製達到了極高的境界,一番操作下來,行雲流水。

很快,所有仙藥都被提煉了。

而他的提煉手法,也極其高超,就連上明大神都看傻眼了。

其他煉丹師,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江辰開始融丹。

在本源真火焚燒下,被提煉出來的藥粉慢慢的融合在一起。

在融合的同時,煉丹爐中的陣法中幻化出了一些神秘的符文,這些符文不斷的融合丹藥中。

很快,融丹就完成了。

丹爐中出現了十幾顆金色的丹藥,丹藥有大拇指頭大小,每一顆丹藥都幻化出金色的光芒,而且在丹藥表麵,還有一些神秘的紋路。

此刻,所有煉丹師都停了下來,不約而同的看向江辰。

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江辰慢慢的從煉丹爐中取出了丹藥。

而此刻,上明再也忍不住了,迅速的朝江辰走來,忍不住說道:“小兄弟,能否把丹藥給我看一下。”

江辰隨意的遞了一顆過去。

上明接過,拿在手中仔細的看著。

看到丹藥表麵上的紋路,他忍不住的驚歎:“不虧是帝級煉丹爐,區區仙道十五品仙藥,居然煉製出了神級丹藥出來,真的是太神奇了,傳言,帝級煉丹爐有神奇的能力,傳言不假啊。”

此刻,他看著四週三十個煉丹師,開口道:“都彆煉丹了,都停下來,這次大會結束了,這個小兄弟獲勝。”

說著,他看著江辰,問道:“小兄弟,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江辰笑著說道:“我叫江辰。”

上明再次宣佈道:“這次煉丹大會,取得勝利的是江辰,接下來,就由江辰代替星痕界去參加藥閣的考覈。”

江辰用仙道十五品仙藥,煉製出了神級丹藥,上明不需要去觀看其他煉丹師煉製的丹藥了。

其他煉丹師都是一臉失望。

那粉色衣裙少女更是一臉不滿,她很不甘心,可是卻又冇有任何辦法,她跟江辰比起來,確實有很大的差距、

她冇有帝級煉丹爐,她也無法利用仙道靈藥,去煉製出神級丹藥。

此刻,界主陽頂也走了過來,一臉笑意:“江辰兄弟,太厲害了,太了不起了,冇想到,你居然能煉製出神級丹藥,由你代表星痕界,你肯定能加入藥閣,成為藥閣的弟子,甚至是在藥閣還能得到不俗的地位。”

“你懂什麼。”

上明斥喝道:“以江兄弟的造詣,以他手中的帝級煉丹爐,就算是藥閣閣主見了,也得尊敬的迎接。”

“是,是,是。”陽頂頓時說道:“是我見識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