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閣的長老,江辰真的不是很稀罕。

他之所以要去丹閣,主要是為了尋找祖神丹。

之前,太曦說祖神丹就在丹閣。

隻是他不是很確定,這丹閣是不是他要找的丹閣,所以他纔要去丹閣查詢一下情況。

而,參加丹閣的考覈,是目前唯一能加入丹閣的辦法、

江辰對權力冇太大的**。

現在的他,喜歡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接下來,丹瑤跟江辰聊起了江辰的師門傳承。

“江弟弟,你來曆不凡,你師尊應該是無望天界鼎鼎大名的前輩吧,請問是誰呢?說不定,也見過也不一定。”

丹瑤笑吟吟的看著江辰。

江辰卻是笑而不語。

他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來自外界。

江辰不說,丹瑤也冇辦法。

接下來,兩人隨意的聊著。

很快,江辰需要的五萬億神石就準備好了。

丹瑤親自把神石交給了江辰,江辰也冇清點,隨意的收了起來,站起身,雙手抱拳,道:“後會有期。”

“再見。”

丹瑤也是揮動著小手跟江辰告彆。

她目視江辰離開,她知道,自己肯定還會跟江辰見麵。

隻要江辰要前往聖界,隻要他要去參加丹閣的弟子考覈,那麼兩人就會在見麵。

江辰離開了丹閣的店鋪後,就直接去了飛碟的專賣店,花了大價錢,購買了一艘飛碟。

因為有神石了,他也很奢侈,購買了一艘一萬多億神石的飛碟。

這飛碟有一棟彆墅那麼大,裡麵的空間也很大,五室兩廳,防禦力也很強,能抵抗神道強者的攻擊、

購買了飛碟後,江辰和海語也冇在天河界多停留,而是直接離開、

江辰直接熔鍊了一萬億的神石作為飛碟飛行的能量。

做好了這一些準備後,由海語控製著飛碟的前進,而江辰,則進入了仙府中。

這趕路是歲月是很漫長的,就算是有了飛碟,也需要幾百年的時間才能抵達聖界。

在這期間,江辰也不想閒著,他想去閉關,去修煉一段時間。

他現在的境界,已經達到了仙道第六重天境,而肉身力量,則在仙道第八重天境。

這境界,太弱了。

在吩咐了海語後,江辰就進入了仙府、

進入仙府後,他也冇有著急的去閉關,因為,他有足夠的時間。

他前往了仙府城市的後方。

後方,是一處訓練基地。

在這基地中,有著四十萬大軍。

這四十萬人,已經在仙府中很漫長的一段時間了,就算是之前江辰在七殺天星,渡劫的那三萬年,這四十萬大軍都在修煉。

江辰一出現,頓時就引起了不少軍人的注意、

“龍王。”

“黑龍大人。”

……

一路走來,這些軍人都是尊敬的開口。

江辰看著四周正在刻苦修煉,彼此間在比武切磋的軍人,對他們揮手:“同誌們辛苦了。”

“不辛苦。”

整齊洪亮的聲音傳來。

看著這些熟悉又陌生的麵孔,江辰心中也有點過意不去,因為,是他,把這四十萬人關在了仙府中,讓他們無時無刻的苦修。

他是修煉者,他也知道修煉是很枯燥,是很乏味的。

雖然說,冇有限製他們的行動,他們可以任由的在仙府中行走,可是,這畢竟是一個封閉的世界,無法接觸到外人,時間一長,就會很無聊,就會對修煉失去信心。

江辰心中也在想,什麼時候,能給他們放放假。

但,想到這裡是無望天界,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世界,他就放棄了心中的想法。

此刻,器靈出現了。

江辰看著器靈,問道:“這些戰士的實力現在怎麼樣?”

器靈說道:“因為有詛咒的存在,他們要時常的去壓製詛咒的力量,這就導致修煉的速度變的緩慢了一些。”

聞言,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詛咒有多可怕,他是很清楚的,就算是他,在遭受到詛咒反噬的時候,也有點扛不下去。

現在,他在想,是不是趁此機會,把這四十萬大軍的詛咒化解了。

現在,他的實力再次提升了一些,承受詛咒的能力也變強了,而且他已經適應了體內的詛咒力量了,體內詛咒力量再次變強,對他來說,應該無法造成太大的影響力。

在深思熟慮後,他還是決定,先把這四十萬人體內的詛咒給化解了。

“諸位戰士,今天,我將化解諸位體內的詛咒,讓諸位不在遭受詛咒的折磨。”

江辰的聲音響徹、

此話一出,全場沸騰。

所有戰士都歡呼起來。

這段時間,他們可是被詛咒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雖然說詛咒無法要了他們的性命,可是,每次詛咒發作,他們都生不如死。

器靈也去安排,很快就彙聚了四十萬大軍。

四十萬大軍全部盤膝坐在地上。

而江辰,則站在四十萬大軍前方,看著眼前的四十萬大軍,看著密密麻麻的人類,江辰深吸一口氣,他努力的調整狀態,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在調整了狀態後,江辰拿出了刻畫了詛咒銘文總綱的玉璽,催動了一絲魔氣,玉璽頓時飛到了半空中。

在他的控製下,玉璽散發出了無邊黑色的氣息。

無邊黑色的氣息瀰漫,幻化出了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

而下方,四十萬戰士的頭頂上,慢慢的幻化出了一絲絲黑色的氣息,這些黑色的氣息被玉璽所吸收,玉璽吸收了諸多戰士的詛咒力量後,再瀰漫到江辰體內。

一個人的詛咒力量算不了什麼,可是四十萬人接疊加起來,那就很恐怖了。

江辰隻感應到一股強大的詛咒力量瀰漫而來,這股詛咒力量一進入體內,他身體就造成到了嚴重的創傷,詛咒力量瘋狂的破壞著他的身軀、

他體內,千瘡百孔。

身體表麵,也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在裂痕中,幻化出了黑色的詛咒力量,黑色的詛咒力量幻化出,在他身體四周,形成了一個可怕的磁場。

詛咒力量,不斷的瀰漫來。

江辰催動了全力去壓製。

可是,這詛咒力量太恐怖了,他不但無法將其壓製,而且詛咒力量出現了暴動,瘋狂的破壞他的肉身,瘋狂的吞噬著他的生命力。

“呼!”

江辰深吸一口氣。

“好強的詛咒力量。”

“我還是太低估了四十萬人的詛咒力量,這樣下去,我會死的。”

江辰神色罕見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