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太低估了四十萬人詛咒的力量。

四十萬人詛咒力量疊加起來,太恐怖了,一時之間他有點無法承受。

此刻的他,渾身是傷,而且在詛咒的腐蝕下,他的精神狀態很不佳,意誌有點模糊,腦袋中嗡嗡嗡的響,就好像有人用重器敲擊他的腦袋。

他催動體內力量,強行的讓自己清醒過來,隨後催動玉璽,開始去壓製體內詛咒的力量。

他身體四周的磁場太恐怖了,那些詛咒力量被吸收的戰士,都紛紛站起來,不斷的倒退,遠離了江辰,

可是,他們都冇離開的太遠,而是在遠處看著。

“冇事吧?”

“龍王吸收了我們體內的詛咒,會不會有事?”

“應該冇事,我相信黑龍大人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

諸多戰士都暗自為江辰祈禱。

江辰盤膝坐在地上,他身體表麵,不斷的出現裂痕,他催動著魔氣,不斷的去療傷。

他的傷勢,在康複和破壞之間不斷的徘徊。

這一幕,持續了整整百年。

轉眼,百年時間過去了。

江辰也壓製了魔氣百年的,百年過去了,他已經把體內的魔氣徹底的壓製。

在玉璽的壓製下,體內的魔氣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些冇有規則的圖案和符號、

江辰學習過天道文字,理論上來說,他是認識宇宙中任何一種文字的,可是他想卻不認識詛咒力量壓製成的圖案和符號。

他內視體內。

在丹田中,出現了一些黑色的氣息,這些黑色的氣息組成了一些神秘的符號文字。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知道,為何詛咒力量會變成這樣。

詛咒力量是無法吸收的。

縱使是他學會了詛咒術,縱使是他是魔體,可是也無法吸收,無法化解詛咒力量。

然而,此刻他又想了起來、

他記得,當初在七殺天星,見到符祖的時候,符祖說,吸收詛咒對他來說是一個災難,同時也是造化和機遇、

能把詛咒修煉到極致的機遇。

“難道,這跟我修煉的詛咒有關,隻是現在我的境界還太低微,無法去修煉嗎?”

江辰輕聲喃喃。

為了印證心中的想法,江辰嘗試著去催動詛咒術,嘗試著去控製體內神秘的符號。

就在他施展詛咒之禁錮的時候,體內神秘的黑色符號,幻化出了強大的詛咒力量,這詛咒力量,加持在了禁錮術中,讓筋骨術的威力更上一層樓、

這情況,讓江辰喜出望外。

“真的能行?”

他臉上帶著喜色。

隨後,嘗試著去使用輪迴術。

所謂的輪迴術,隻是他為這詛咒神通取的名字,因為這詛咒能讓一個生靈在頃刻間變的衰老,能讓一個生靈在短時間內流逝生命力。

江辰稱之為輪迴。

在他的理解中,輪迴的過程,就是從生到死,這個過程被稱之為輪迴。

“輪迴。”

江辰盤膝坐在地上,心神一動,體內的黑色文字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瀰漫而出,攻擊在遠處的一顆大樹上。

這顆大樹冇有遭受到破壞,卻在以極快的速度開始枯萎,短短頃刻間,就從一顆生機勃勃的大樹,變成了一根枯死的樹。

“既然能讓死,那肯定也能讓其新生。”

江辰心中喃喃。

可是,他對詛咒之輪迴術的領悟太差了。

他對詛咒銘文的瞭解幾乎是零,想要讓枯死的樹再次獲得生命,他還辦不到。

但,他覺得,把詛咒術修煉到極致,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詛咒,包羅萬象。

修煉到極致,一切皆有可能。

“我現在的境界太弱了,至少要達到神道境,我才能去真正的領悟這些無敵的絕學神通。”

江辰喃喃自語。

他身懷的絕學太多了。

他身上的寶物太多了。

無儘天碑,五行本源,五行逆變,劍祖的劍道,詛咒術等等。

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跨入神道,才能開始去領悟,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想到這些,江辰就來了**,來了修煉的**,來了變強的**。

他緊握拳頭,神色中帶著堅定。

“神道,我一定要儘早的跨入神道境,去領悟,去修煉這些真正的絕學,這樣才能站在世界金字塔,才能真正的帶領人類在末日時代走向輝煌。”

呼!

深吸一口氣。

隨後,緩緩的站了起來。

器靈一直在一旁看著。

見江辰站了起來,他走了過去,看了江辰一眼,忍不住問道:“看來主人這次吸收四十萬大軍的詛咒力量,應該是有所收穫啊。”

“嗯。”

江辰輕輕點頭,說道:“吸收了四十萬大軍的詛咒力量,加上之前體內的詛咒力量,我體內的詛咒力量很恐怖,這些年,我都在用玉璽去壓製詛咒力量。”

“在玉璽的壓製下,體內的詛咒力量逐漸的在體內形成了一些神秘的圖案和文字。”

“我發現,在催動詛咒術的時候,這些神奇的圖案和文字中,會幻化出強大的詛咒力量,讓詛咒術的威力更上一層樓。”

說著,看了器靈一眼,問道:“前輩,你見多識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器靈微微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詛咒術乃是古時代最強的神通之一,而上古時代,魔界諸多強者所修煉的詛咒術,隻不過是詛咒術的殘本而已,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

連器靈也說不上來,這足以說明詛咒術的恐怖。

江辰也冇去追問了。

他知道,他現在的境界很低微,不足以去瞭解這一些。

等他變的足夠的強大,就能瞭解這一些,解開這些隱秘了。

“對了,我這次壓製詛咒力量,用了多少時間?”江辰問道。

器靈說道:“不多,從吸收詛咒力量開始到現在,也就過去了一百零五年而已。”

江辰一臉震驚。

他還以為隻過去幾個月。

卻冇想到,已經過去了一百零五年了。

一百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飛碟現在飛到什麼地方了,不知道距離聖界還有多久。

“多謝前輩告知,我先出去一會。”

江辰雙手抱拳,隨後身體一閃,就消失在了仙府中,下一刻,已經出現在飛碟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