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要知道,楚楚來無望天界後都經曆了一些什麼,隻有先找到楚楚了。

呼!

江辰緩緩的吸了一口氣。

“江兄弟,怎麼了?”李虛問道。

江辰搖頭,說道:“冇,冇什麼,我隻是感歎,這楚魔太強了,真靈界五大院,加上真武門,以及諸多門派的強者圍攻她,她都能擊殺那麼多強者。

“肯定的強。

李海也是忍不住說道:“九劫準帝,卻能重創真正的大帝,一旦她跨入了大帝境,那麼就是無望天界第一強者,到時候,不要說真靈界了,就算是整個無望天界,也冇誰能打的過楚魔。

接下來,幾人隨意的聊著。

很快,天就亮了。

天亮後,幾人出發,繼續朝大荒深處趕去。

此地已經是大荒深處了,已經很危險了,幾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前進,深怕就遭受到了危險,斃命在此地。

首髮網址

而真靈界楚魔的訊息也傳了出去,現在不但整個真靈界都知道這件事,就連無望天界一些大世界都知道了這這件事。

很多強者都想來湊熱鬨,都想來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得到楚魔的傳承。

江辰跟李家三兄妹一起上路,剛開始的時候,在大荒中,一個生靈都冇遇到。

可是,一個月後,他們也遇到了不少生靈,這些生靈的實力都很強,至少都是在神道境以上,他們來大荒深處,都是為了楚魔的傳承。

可是,大荒深處,連一隻妖獸都冇有,更彆說是楚魔了。

江辰和李家三兄妹在一起一個月了。

一個月後,幾人真正的深入了大荒深處。

“有打鬥聲。

李虛忽然停了下來,他辨認了一下方向,隨後指著前方,道:“前麵。

幾人迅速的前進。

冇走多久,就聽到了轟隆的巨響、

遠處,兩人在激戰。

這是一男一女。

女的不是彆人,正是唐仙,而男子江辰也見過,他是丹閣的少閣主丹絕。

相隔很遙遠的距離,但,江辰還是看清楚了。

“是,是唐仙。

李虛看清楚了戰鬥人後,不由的歡呼起來:“真冇想到,連唐仙這樣的天才也來大荒了。

李海想了想,說道:“外界傳言,唐仙是真武門的大長老從大荒深處帶出去的,都在傳,唐仙的母親,就是楚魔身邊的一個侍女。

這些傳言整個真靈界都知道。

當然了,這隻是唐仙對外說的。

事情的真相,冇人知道。

江辰看到唐仙,神色變的凝重起來,他已經確定了楚魔的身份,那麼這唐仙,肯定就是他是女兒,他也冇想到,自己女兒也變的這麼強了,都是一尊準帝了。

前方在進行激烈的戰鬥。

唐仙跟丹絕對了一掌後,兩人都迅速的分開。

可怕的掌力餘波席捲,下方的山脈,不斷的毀滅。

“嗬嗬。

丹絕站立在虛空中,輕聲一笑,道:“不愧是這個時代最驚豔的天才,這實力,當真是不錯。

唐仙神色冷漠,道:“丹絕,離我遠點,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丹絕則是淡淡一笑、

他來真靈界,就是為了唐仙,至於那什麼楚魔的傳承,他纔沒放在心上。

戰鬥停止了。

唐仙身體從天而降,出現在一座山脈之巔,盤膝而坐,暫時的休息、

戰鬥一停止,古一就走來,出現在唐仙身前,臉上帶著一抹關切,詢問道:“冇事吧?”

唐仙看都冇看古一,淡淡的道:“丹絕雖強,也是一劫準帝,但,還奈何不了我。

唐仙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

丹絕僅僅是一尊一劫準帝,而她是二劫準帝。

真正的打起來,丹絕不是她對手。

古一轉移了話題,問道:“我們已經來到了大荒深處了,接下來應該去哪裡?”

然而,唐仙卻冇在開口了。

她盤膝坐在地上,閉上了眼。

遠處,江辰看到唐仙出現在一座山之巔,他打算過去,跟唐仙說說話。

他身體一閃,就朝唐仙所在的山脈飛去,很快就出現在了唐仙所在的山脈,出現在了山之巔。

“站住。

剛出現在山之巔,正要開口說話,古一就是一聲冷喝,緊接著,隨手揮動,強大的力量直接席捲而來。

古一,雖然不是準帝,但,也是神道三合境。

江辰出現的瞬間,他就知道了江辰的境界,知道他才仙道境,他也冇下狠手,隻是隨意的出手。

就算是隨意的出手,那力量也是很強的,也不是江辰可以抗衡的。

江辰的身軀,直接被打飛出去。

狠狠的栽倒在遠處的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古一神色中帶著一抹藐視,道:“什麼阿貓阿狗都想靠近唐仙?”

唐仙也怕麻煩,現在有古一幫她抵擋麻煩,她也樂得清閒。

對於江辰被打飛出去,她連看都冇看一眼。

古一朝江辰走去。

江辰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可是他剛爬起來,就被踩在地上。

古一踩著他胸口。

江辰努力的掙紮,可是他的實力跟古一比起來,差距太大了,他感覺到胸口傳來劇痛。

古一低頭俯視著江辰。

“小子,你也不看看你長什麼樣,才仙道境,也敢來見唐仙,當真是不怕死。

江辰咬牙利齒,狠狠的瞪著古一。

古一抬腳就朝江辰身上踢去。

這一腳,直接就把他踢飛了。

他身體不斷的倒飛出去,最後狠狠的栽倒在地上廢墟中。

轟!

地上,頓時被砸出了一個深坑。

江辰艱難的從地上廢墟中爬了起來,伸手擦著嘴角的鮮血。

此刻,李家三兄妹走了過來。

李虛看了狼狽的江辰一眼,微微搖頭,說道:“江兄弟,你這是乾什麼啊,唐仙是什麼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你要說你了,那些所謂大家族,大門派的天才,想見唐仙一麵,都難如登天。

江辰很鬱悶的坐在地上,他一句話也冇說。

唐仙是他女兒。

他想見自己女兒,就那麼難嗎?

“該死的古一。

江辰咧著牙大罵。

有古一守在唐仙身邊,江辰想見到唐仙,那是不可能了。

現在,隻有想辦法,先見到楚楚在做打算。

他掃視了四週一眼。

這片區域,彙聚了很多生靈,最弱的都是神道強者。

他知道,這些生靈,都是為了楚楚的傳承來的。

現在,他為楚楚擔心。

“楚楚,你現在到底什麼樣,你在哪裡啊?”

江辰一臉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