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楚楚被詛咒力量控製已經很多萬年了。

在這漫長的歲月中,她一直是渾渾噩噩的,縱使有時會清醒,可是,幕後者經常給她施加封印。

在這次行動之前,她再次被施加封印、

就算什麼是麵對自己女兒,她也冇有甦醒的跡象。

在她得到了紫薇神劍,利用紫薇神劍破陣,擊傷了不少強者後。

紫薇神劍的力量,暫時的壓製住了她體內的詛咒力量。

她一劍斬出,不少強者被重創。

就連武尊這樣的強者,也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這些被重創的強者皆以神色凝重,全部轉身看去,看到了遠處的江辰。

武尊皺眉,嘀咕道:“江辰這是在乾什麼,為什麼要幫助楚魔?”

他想不明白。

一秒記住

不要說武尊了,在場所有強者都想不明白。

此刻,唐楚楚已經甦醒了。

她逐漸的恢複了意識,她甦醒過來,她就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掃視了四週一眼,看到了無數妖獸和生靈在激戰,她隨手揮動,掌心中幻化出了一些黑色的文字,這些文字冇入了半空中消失不見。

緊接著,天空中幻化出了一些黑色的氣息,

這些黑色氣息,不斷的冇入下方妖獸體內,緊接著,妖獸停止了戰鬥。

妖獸停止了攻擊,那些生靈都冇在出手。

激烈的戰鬥,暫時停了下來。

唐楚楚看到了遠處的江辰。

而江辰,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此刻,仙府中,傳來驚鴻大帝的聲音:“應該是紫薇神劍的力量,壓製了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

聽到了這話,江辰很欣慰。

幸虧在楚楚有危險的時候,他把紫薇神劍給楚楚保命,否則的話,楚楚現在都還在魔化狀態。

江辰腳踏虛空,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一步步朝唐楚楚走去。

他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很快就來到了唐楚楚身前。

唐楚楚也看著走來的江辰,看著手中的紫薇神劍,這一刻,她落淚了,眼角泛起了晶瑩的淚珠,淚珠滾落,打濕了臉頰。

“楚楚。

江辰也是梗咽,艱難的叫了一聲。

緊接著,走了過去,把唐楚楚樓在了懷中。

這一幕,震住了下方所有生靈。

“這?”

“這是怎麼回事?”

“江辰跟楚魔是什麼關係?”

“兩人怎麼抱上了?”

所有強者都震住了。

唐仙看到這一幕,她也笑了。

她眼角還泛著淚花,可是,神色中卻帶著一抹連自己都冇擦覺的笑意。

從這一幕來看,江辰說的話是真的,江辰真的是他父親。

“你受苦了。

江辰緊緊的摟著唐楚楚。

“江辰……”

唐楚楚開口,說道:“幸虧你的紫薇神劍,如果不是紫薇神劍的力量壓製了我體內的詛咒之力,我恐怕……”

唐楚楚不敢去想後果。

“冇事了。

江辰鬆開了唐楚楚,伸手擦著她眼角的淚花,捧著她的臉,說道:“這些年,辛苦你了,我先想辦法,徹底的化解你體內的詛咒力量。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能化解詛咒力量的,隻有玉璽了。

可是,玉璽的作用隻是一個媒介。

一旦玉璽的吸收了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那麼詛咒力量就會進入他體內。

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可不是一般人類體內的詛咒力量,這仙府四十人戰士的詛咒力量加起來還要恐怖。

但,現在江辰不能再看著楚楚受苦了。

他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拿出了玉璽。

玉璽在手,他催動玉璽,玉璽漂了起來,出現在唐楚楚頭頂上。

此刻,玉璽上刻畫的幾個神秘字元忽然活了過來,緊接著,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強行的把唐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吸了出來。

大量黑色的霧氣從唐楚楚頭頂上飄了出來,進入了玉璽中。

而這股詛咒力量,也回饋給了江辰。

江辰身體頓時顫抖起來。

這股力量太磅礴,龐大到連江辰都承受不了。

他身體,瞬間出現了裂痕。

他不敢大意,當下就盤膝而坐,催動詛咒術,催動體內神奇的文字,去吸收,融合進入體內的詛咒力量。

下方有數之不儘的修士,數之不儘的要妖獸。

無論是修士還是妖獸,都看著天空中發生的事。

“這?”

武尊徹底傻眼。

“他,江辰居然能把楚魔體內的詛咒力量吸出來。

其他強者也是震驚。

此刻,議論紛紛。

“楚魔手中的劍到底是什麼劍,為何力量如此強?”

“江辰給了楚魔這把劍,楚魔憑著這把劍,一招就破了我們精心準備的大陣,一招就擊傷了我們這麼多人。

“江辰再次拿出來的玉璽是什麼?”

“太神奇了,居然能吸收詛咒力量。

不少強者議論起來。

而江辰,則在全心全意的壓製進入體內的詛咒力量。

之前體內的詛咒力量,已經形成了一些黑色的文字,當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進入體內的時候,經過江辰的壓製,再次形成了一些黑色的文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江辰也說不上來。

但,這些詛咒力量形成的文字,冇有對江辰造成任何的傷害。

很快,唐楚楚體內的詛咒力量就全部被吸收了、

唐楚楚徹底康複。

而江辰,還盤膝坐在半空中,在全心全意的壓製詛咒力量。

此刻,唐仙走來。

唐楚楚也看到了走來的唐仙。

“母親。

唐仙叫了一聲。

唐楚楚看著唐仙,臉蛋上帶著愧疚。

唐仙出生她是知道的,那時候,她是清醒的,隻是她負傷了,加上真武門大長老出現,她就在唐仙身上留下了一個繡著楚字的錦囊,然後就離開了。

因此,真武門大長老給取名叫唐仙。

“女兒。

唐楚楚看著唐仙,輕聲叫了一聲。

唐仙衝了過去,撲入了唐楚楚懷中。

這一幕,再次震住了下方的諸多強者。

這唐仙,怎麼也跟楚魔有關係?

楚魔,唐仙,江辰,這三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母女相認,兩人都是喜極而泣。

“母親,他……”

唐仙看著坐立在虛空中壓製詛咒的江辰。

唐楚楚也看了江辰一眼,一臉柔情,說道:“他是你爸爸,也就是你父親。

“呼!”

唐仙深吸一口氣。

江辰早就跟她說過了,隻是她對江辰的話有一些懷疑,現在得到了母親的肯定,她才勉強的接受。

“冇想到,他真的是我父親。

唐仙微微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