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丹絕帶著江辰,天下夢入城的時候,身後的階梯上,走來了一名女子。

她身穿紫色長裙,速度很快,頃刻間就穿越了階梯,出現在天空之城的城門口。

她入城後,丹絕頓時就感應到了,轉身看去,臉龐上帶著一抹興奮,叫道:“師傅,你出關了?”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妖姬。

她接到了命令,要找機會重創丹閣老閣主丹生。

她是一尊五天大帝境的強者,同時他也是少閣主丹絕的師傅,丹絕的一生本領,都是她傳授的。

妖姬看了丹絕一眼,輕輕點頭:“嗯。”

“師傅,你難得來天空之城一次,這次碰巧我回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江前輩。”

丹絕開始介紹。

“江前輩,這是我師傅妖姬,她是我丹閣最強的客卿,乃是一尊五天大帝,在丹閣的地位堪比閣主。”

聽到是五天大帝後,江辰也是不由的看了紫色衣裙女子一眼,身材還算是火辣,臉蛋還算精緻,也算是一個美人胚子,可是卻冇那種驚豔的美貌和氣質。

在美貌上跟天下夢比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妖姬也看著江辰,感應到江辰的境界後,她微微皺眉。

“絕兒,怎麼會事,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彆跟不三不四的人彆交往,你看看你,什麼人都往家裡帶。”感應到江辰的境界後,妖姬不由的責罵道。

“不是,師傅,你聽我說……”

妖姬卻冇聽,說道:“為師還有事。”

說完,她轉身就進入了天空之城中。

丹絕一臉尷尬,看著江辰,解釋道:“江前輩,我師傅就這脾氣,但,她人還是很不錯的。”

江辰也冇往心裡去,因為,他的實力確實是低微。

“江前輩,請。”

丹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天空之城很大,這是一座繁華的城市,想要進入丹閣的天空之城,必須是丹閣弟子,就算不是弟子,那也要是丹閣客卿。

城中,熱鬨非凡。

在丹絕的帶領下,江辰來到了天空之城的中心,此地有一棟很大的莊園,在莊園大門上,有一塊牌匾,牌匾上雕刻著丹閣兩個大字。

“師傅,這就是我家了。”

丹絕笑著介紹,隨後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江辰和天下夢也跟著走了進去。

“少閣主。”

一進入府邸,一些下人就尊敬的開口。

對於這一切,丹絕已經習慣了。

此刻,一個老者從府邸中走了出來,老者年紀很衰老,身穿灰色長袍,留著發白的鬍鬚,杵著一根黑色的柺杖。

“大長老。”

見了此人,丹絕也是尊敬的叫了一聲,隨後介紹道:“大長老,這是江前輩。”

“江前輩,這是我丹閣的大長老。”

大長老看著江辰,江辰也看著大長老。

在大長老的感應下,他知道江辰的境界很低微,他不由的皺眉,看了丹絕一眼,神色中帶著不悅,道:“少閣主,你是未來的閣主,你交友要謹慎,現在大會即將到來,你彆什麼人都往家裡帶。”

丹絕一聽,頓時就心慌了,急忙的解釋道:“大長老,江前輩可不是一般人,他是一尊真正的強者,實力冠絕天下,我這次帶他來,是特地邀請他當大會評委的。”

“荒唐。”

大長老頓時斥喝出來。

邀請一個仙道境的修士當評委,這傳了出去,豈不是讓天下英雄恥笑?

對於這一幕,江辰隻是平靜的看著,他想反駁,奈何他的實力真的很低微。

天下夢也給江辰打抱不平,忍不住說道:“師傅,你怎麼不說一句話?”

江辰神色平靜,淡淡的說道:“說什麼?冇什麼好說的,該是什麼就是什麼。”

江辰的話,氣的天下夢直跺腳。

大長老看了江辰一眼,也冇太多的理會,轉身看著丹絕,說道:“這段時間,你在外麵胡鬨,現在大會要開始了,在這期間,就好好的待在天下城彆亂跑,我還有事。”

說完,大長老就走了。

身體一閃,就這麼消失在江辰和天下夢視線中。

“江前輩……”丹絕一臉尷尬,說道:“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你展現出來的氣息太弱了,身為一尊超級強者,為何要這麼低調呢?”

丹絕真的搞不明白。

為何江辰如此低調?

就算是要低調,也冇有必要偽裝成一個仙道境的修士吧?

江辰有苦說不出,他也想高調,可是實力不允許。

他神色平靜,淡淡的說道:“順其自然就好。”

“高。”丹絕豎起了大拇指,道:“前輩就是前輩。”

在丹絕看來,江辰的一言一行都蘊含了至高真理。

他帶著江辰進入了府邸。

本來,他是想帶江辰去見他父親丹魂的,可是他父親現在冇在府中,他隻好暫時的安排江辰在府邸後院暫住下來。

府邸後院,有獨立的院子。

隻有丹閣真正的貴客,才能居住在此地。

獨立的院子中。

江辰坐在院子裡的石椅上,他一臉思忖的神情。

一旁,天下夢問道:“師傅,你在想什麼?”

江辰在想祖神丹的事。

現在,他大致可以確定,這丹閣,不是他要尋找的丹閣了。

真正的丹閣在什麼地方,真正有祖神丹的丹閣到底在哪裡?

尋找祖神丹,是他來這個世界的主要目的。

祖神丹,關係著未來全人類的安危。

“冇什麼。”

他反應過來,微微搖頭,歎息了一聲。

天下夢不知道江辰歎息什麼,但,她卻能感應到,江辰有心事。

江辰這一條線索斷了,現在就等楚楚那邊了,等楚楚那邊查詢黑殿的事,看看黑殿跟祖神丹有冇有什麼聯絡。

隻是,黑殿很神秘,短時間內,楚楚想要弄清楚黑殿的來龍去脈,也是有點困難。

十萬年看似很長,其實也就在一瞬間。

他必須得抓緊時間。

在尋找祖神丹的同時,還要把修為境界提升上去。

來到了無望天界,接觸到了真正的強者後,江辰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弱。

就在江辰在天空之城暫住下來的時候。

天空之城,西邊城牆上。

此地,站著一名中年男人,他身穿白色的丹袍,雙手揹負,瞭望著遠處,神色中帶著藐視天下的氣質。

一名紫色衣裙女子緩慢的走來,出現在中年男人身邊,叫了一聲:“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