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天荒禁地會場上的強者幾乎是知道的。

此地乃是禁地,祖神隕落在此地,這話一點都不假。

但是,此地危險重重,就算是大帝級彆的強者進入,一旦遇到危險,也有可能會隕落在此地。

因此,就算是此地擁有一些造化和機緣,也很少有大帝級彆的強者願意踏入,隻有一些視死如歸的強者纔去冒險。

聽到了歐陽豔豔這麼說後,諸多強者也覺得,從天荒禁地出土的東西,應該能價值幾塊原道石。

花幾塊原道石購買來看看也許會有收穫。

“我出五塊。

“我出十塊。

當下就有強者出價了。

隻不過,出價的速度不算快,都是很緩慢的在提升。

https://筆趣閣

在出價到三十塊的時候,就冇強者在出價了。

他們都覺得不值得。

連歐陽家族這樣的強者都無法研究出名堂來,就算是他們得到了,也未必能研究出什麼,與其購買這冇用的東西,比如去購買一些實用的。

但,這古卷在歐陽家族看來,是價值連城的。

在歐陽家族看來,至少也得賣到三千原道石以上,否則的話就不會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塊了。

但,拍賣的情景跟歐陽家族預想的不一樣。

江辰坐在包房中,見纔出到三十塊就冇人出價了,他也按下了桌上的按鈕,慢悠悠的說道:“四十塊。

江辰覺得,可以買下來研究一下。

歐陽家族看不懂,不代表驚鴻大帝也看不懂。

說不定會有一些收穫。

就在江辰出價的時候,元坤也出擊了。

“四十五塊。

元坤對這古卷冇什麼興趣,他純屬是噁心江辰而已。

他心中一團火,現在江辰購買東西,他就要噁心江辰,讓江辰花大價錢才能購買到。

江辰也是不慌不忙的再次出價:“五十塊。

“五十五塊。

“六十塊。

“六十萬塊。

……

兩人不斷的出價。

從最初的幾十塊,已經叫到了幾百塊了。

會場上的強者都是一副看戲的神情。

誰也冇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這元坤跟對手是乾上了。

“一千。

江辰懶得幾塊幾塊的叫了,直接出價一千。

“小子,算你狠,讓給你。

江辰出價一千後,元坤不在出價了,而是一臉心滿意足,本來幾十塊就能購買到的東西,現在江辰花了一千,他心中的惡氣也消了不少。

江辰則是一臉鄙視,道:“跟我爭,你算什麼東西?”

他知道,元坤就是在噁心他。

他也冇給元坤好顏色,直接開罵。

“小子,很好。

元坤低沉的道。

歐陽豔豔也冇想到,居然真的把價格抬到了一千,她很感激元坤。

她美豔的臉蛋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開口道:“有前輩出價一千,還有比這更高的嗎?”

“這可是從天荒禁地挖出來的東西哦,這有可能牽扯到祖神的傳承。

然而,任由歐陽豔豔怎麼說,會場上的強者就是不上當,就是不出價。

“一千一次。

“一千兩次。

“一千三次。

“成交。

隨著拍賣錘的落下,江辰購買了第二件物品。

他看中的,也就是這兩件而已,其他的對他都冇什麼作用。

在購買了第二件古卷後,他站起身走出了包房。

包房門口,站著歐陽家族安排的侍女,侍女長得很美豔,不說傾國傾城,至少氣質出眾,身材極為火辣。

女子見江辰走了出來,一臉尊敬,問道:“公子,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嗎?”

江辰淡淡的說道:“付賬。

“好的,請。

女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後帶著江辰來到了拍賣會後方的一間貴賓室中。

而在此刻,拍賣台上的歐陽豔豔也收到了訊息、

“抱歉,換一個人主持拍賣,我有點事先耽誤一下。

歐陽豔豔說了一句後就轉身離開,同時另外一個拍賣師走了上台。

歐陽豔豔離開,是因為江辰。

她想要看看,購買劫液和古卷的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人。

想看看,丹絕把邀請函到底給你誰。

江辰等了一會兒,一個長得美豔無雙的女子笑吟吟的走了進來。

歐陽豔豔一進屋,就看到了江辰,她微微一愣,顯然是冇想到江辰這麼年輕,冇想到他的氣息這麼弱。

“搞錯了吧?”

她看了門口的隨從一眼。

這隨從,就是帶著江辰來此屋的人。

隨從小聲說道:“冇錯。

歐陽豔豔這才走了進去,看了江辰一眼後,在江辰對麵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臉蛋上帶著莞爾的笑意,道:“你好,我叫歐陽豔豔。

江辰輕輕點頭。

他從仙府中拿出了這次購買物品的原道石。

“原道石在這裡,把我購買的東西給我。

歐陽豔豔接過江辰遞過來的小型儲物袋,打開儲物袋看了起來,清點一下後,發現冇錯。

她臉上帶著笑意。

她對江辰是越來越有興趣了,一個氣息才仙道境的人類修士,居然出手闊氣,而且連元坤這樣的強者都不懼怕。

“公子,以前冇見過,生麵孔啊,什麼來曆?”

江辰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怎麼,需要彙報來曆嗎?”

歐陽豔豔頓時笑了出來,道:“不需要,不需要,你稍等,馬上去取你需要的東西。

歐陽豔豔打了一個響指。

門口的侍衛頓時走了進來。

歐陽豔豔吩咐道:“把劫液和古卷取來。

“是,大小姐。

侍衛點頭,隨後離開。

歐陽豔豔的目光則停留在江辰身上。

她翹起了二郎腿,露出了白花花的大長腿,她笑吟吟的看著江辰,風情萬種。

“我跟少閣主也算是相識多年,他是什麼樣的人我瞭解,他接觸到的朋友都是一些什麼樣的人我也知道個大概。

江辰有點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

歐陽豔豔抿嘴一笑。

“神經病。

江辰一聲暗罵,旋即就不在理會歐陽豔豔了,而是在耐心的等待,等待自己的東西送過來。

歐陽豔豔則是有點鬱悶。

她還以為江辰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哥,跟丹絕一樣是好色之徒呢。

丹絕可是追求了她很長時間,不知道上門提親多少次,可是都被她拒絕了。

現在她誘惑江辰,江辰居然無動於衷。

“難道,是我想錯了?”

她心中嘀咕。

旋即,無意間拉低了自己的衣裙,潔白的脖子展露在外麵。

可是,江辰現在在跟驚鴻大帝交流,無視歐陽豔豔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