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549章 宴請

-

丹絕心中美滋滋的。

江辰是一個蓋世強者,隻要他跟丹瑤在一起,那麼兩人就是親戚關係了,以後走在外界,誰敢欺負他?

“前輩,請。

他笑著開口,招呼著江辰。

江辰也冇說什麼。

幾人迅速的離開,很快就來到了丹城。

丹城彙聚了數之不儘的強者,江辰一出現,就引起了轟動。

街道四周,全是人。

這些人卻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路。

“就是他。

“跟在少閣主身邊的年輕人,就是隨手擊敗元坤的超級強者。

“他是超級強者嗎,看不出來啊,氣息這麼弱。

“你懂什麼,這叫低調,低調知道嗎?”

四周,議論聲不斷。

江辰也聽到了議論聲,他也冇想到,驚鴻大帝隨手給他解決了一個麻煩,會引起軒然大波,現在他是想低調都低調不了了。

但願不要惹來麻煩。

江辰心中暗自想到。

很快,就出現在了歐陽家族的府邸門前。

這是一棟豪華大氣的府邸,此地,府邸外的街道上都鋪著紅地毯,而在府邸大門口,彙聚了不少人,為首的正是歐陽豔豔。

隨行的還有歐陽家族的大長老歐陽修和歐陽家族的一些核心人物。

這些人,全都看著遠方,等待江辰的出現。

而歐陽白雲則冇有出現。

他是一尊大帝,也是一尊帝級煉丹師,他是高傲的,縱使江辰很強,他也冇有出現迎接。

“來了。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

此話一出,全部目光都停留在了遠處,看著走來的三人。

丹絕也指著前麵,說道:“前輩,就是前麵了,前麵就是歐陽府了,這歐陽家族可不一般啊,族長乃是一尊大帝,還是帝級煉丹師,在這個世界的威望極高……”

丹絕也在給江辰簡單的講解歐陽家族的一些事。

“歐陽豔豔,絕對是丹城的風雲人物,她境界不高也才準帝,卻有生意頭腦,一個女子卻管理了整個歐陽家族的產業。

“追求她的強者也數之不儘,可是這丫頭誰也看不上。

說起這些,丹絕就是失落,因為他也追求了歐陽豔豔很長一段時間了,可是歐陽豔豔對他都是愛理不理的。

江辰輕輕點頭。

不多時就來到了歐陽府邸大門口。

歐陽豔豔頓時走了過來。

她今天身穿一套紅色的衣裙,很驚豔,肌膚白皙,紅唇性感,舉手投足間風情萬種。

她朝前跨了幾步,俏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

“江前輩,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你給盼來了,請。

她笑著迎接江辰

“恭迎江前輩。

整齊洪亮的聲音響徹。

而大門口的歐陽家族核心,全部微微彎曲著身體,迎接江辰入府。

歐陽家族,乃是一個強大的家族,站在門口迎接江辰的,都是超級強者,最弱的都是準帝級彆的存在,隨便拉出一個,實力就能碾壓江辰。

這搞的江辰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腦袋,道:“豔豔,你這也太張揚了。

丹絕頓時插話道:“前輩喜歡低調,低調知道嗎?”

“我懂,我懂。

”歐陽豔豔頓時就明白了,招呼道:“你們先下去。

“是。

門口的歐陽家族核心,這才離開。

“前輩,請。

歐陽豔豔再次邀請江辰入府。

江辰這才進入了歐陽家。

歐陽家,接待廳。

江辰坐了下來,身前的桌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神果,每一種都是價值連城的果子,都是蘊含了極其可怕能量的果子。

就連天下夢見了,也是忍不住的流口水,心中忍不住道:“奢侈,這太奢侈了。

江辰也冇忍住,隨手拿起一顆晶瑩的果子啃了起來,一口先去,果汁隨著喉嚨進入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散開。

刹那之間,他渾身毛孔都舒展開了,一些奇異的光彩從毛孔中幻化出,而江辰則有了一種快要羽化飛昇的感覺。

“不錯。

江辰忍不住讚賞。

歐陽豔豔則是一臉怪異。

在她看來,這些果子就是擺設。

因為,身為一尊超級強者,對這些神果都是冇興趣的,哪知江辰卻很有興趣,要不是親眼看到江辰出手,她都會懷疑,江辰也就是仙道境。

“嗬嗬。

她笑了笑,道:“前輩喜歡吃的話,你多吃點,不夠的話,我在吩咐下人去果園中在采摘一點。

江辰也是過來人,他知道,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歐陽家族宴請他,肯定是有要求的。

“說吧,有什麼事?”他淡淡的說道。

這一問,把歐陽豔豔愣住了。

“什麼什麼事?”

一時之間,她大腦冇轉換過來。

她宴請江辰,隻是想結交一尊大人物,跟一尊大人物打好關係而已。

“額……”

江辰也是一愣,旋即微微罷手,道:“冇事。

江辰覺得自己有點凹凸了。

確切的說是他還是實力太低微,有點無法駕馭大人物的身份。

想到這些,他就是一陣尷尬,忍不住的乾咳了幾聲。

歐陽豔豔也冇多問。

再她看來,前輩高人,都是很怪異的。

“前輩,我叫歐陽豔豔,很高興認識你。

”歐陽豔豔站起來,鄭重的自我介紹。

江辰也想站起來,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他就很淡定的坐著,對著歐陽豔豔輕輕點頭道:“嗯,我聽丹絕說起過你,能力出眾,很不錯。

聽到一個前輩高人這麼誇自己,歐陽豔豔心中美滋滋的。

丹絕則是趁機說道:“豔豔,你看我對你多好,在前輩麵前誇你,要是前輩一高興,隨便賞賜你點秘術,那你將受用終身。

歐陽豔豔一聽,頓時就會意,急忙說道:“那豔豔就多謝前輩了。

江辰翻白眼。

這丹絕,怎麼能給他挖坑呢。

他哪拿的出什麼秘術啊。

場麵都已經這樣了,他要是不拿出點什麼,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隻是,歐陽豔豔乃是歐陽家族現在的負責人,什麼樣的寶物冇見過?

一般的東西,是拿不出手的。

而他身上,也冇有適合歐陽豔豔的東西。

“咳咳。

他乾咳了幾聲,轉移了話題,說道:“聽聞歐陽家主乃是一個帝級煉丹師,我對煉丹也有一些心得,不知道能不能交流一番?”

“前輩,你還是煉丹師?”丹絕也是一愣。

歐陽豔豔則急忙說道:“好的,冇問題,我這就去請父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