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一邊戰鬥,一邊修煉。

仙力在無形中提升。

而他從紫薇神劍中領悟的劍招越來越多,不知不覺,就把紫薇神劍中所有劍招都給領悟透徹了,而且還將其全都融入了一招。

可是,他發現,自己劍術的威力,已經達到了極致,無法在提升了。

以前,他融入的劍招越多,劍招的威力也就越大。

可是,現在劍招的威力已經不在提升,就算是他不斷的融入,也無法繼續提升了,這讓他匪夷所思。

他詢問仙府中的驚鴻大帝。

驚鴻大帝解釋道:“這是因為,你劍術的威力,已經接近道的存在了,無法繼續提升了,想要超越極限,隻有去領悟道的力量。

江辰這才明白。

既然第一劍境無法提升了,那麼他就去領悟第二劍境。

第一劍境和第二劍境是掛鉤的,第一劍境成,第二劍境也就成了。

此刻,他施展第二劍境,幻化出的影子越來越多,漫天都是他的影子,漫天都是劍影。

第二劍境的威力,也是接近了道的存在。

至於第三劍境劍心。

想要接近道,那就有點困難了。

邪靈很詭異,江辰跟它激戰了很多年,都無法將其徹底消滅,就算他的劍術接近了道的存在,也無法將其徹底的消滅。

而戰鬥了這麼多年,他的力量增加的很快。

現在,已經是達到了仙道二十六重天巔峰了。

他打算把邪靈消滅,開始破境。

這次他施展了逆天踏,動用了龍骨的力量,加上紫薇神劍的加持,他已經能跟真正的神道強者一戰。

可是,縱使是這樣他也無法消滅邪靈,最後他隻好放棄跟邪靈的戰鬥,溜之大吉。

逃亡了很久,才甩開了邪靈。

再次找了一個自認比較安全的地方,開始破境。

江辰一停下來,驚鴻大帝就給他佈置時間陣法,讓江辰在時間陣法中破境。

江辰在時間陣法中,花費了五百年,才破掉了封印。

花費五百年,才成功跨入仙道二十七衝仙境。

達到了仙道二十七重天境後,仙府裡,傳來了驚鴻大帝的聲音:“江辰,我對古卷又有了一些理解。

“哦?”

江辰來了興趣,問道:“什麼理解?”

驚鴻大帝說道:“這古卷是祖神留下的,記載了一處神奇的地方,我破解了祖文,這個地方被稱之為失落之地,而古卷的存在,就是記載了失落之地的資訊,以及入口。

江辰問道:“那知道失落之地的入口在什麼地方了嗎?”

驚鴻大帝說道:“嗯,已經知道了一個大概了,如果我破解的冇錯的話,失落之地的入口,就在天荒禁地內,位於天荒中。

“天荒在哪裡?”

江辰疑惑。

他知道這片區域叫天荒之地。

而天荒是對這片區域的統稱。

現在出現了真正的天荒,他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

驚鴻大帝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需要你自己去尋找,但,所謂的天荒,肯定就在這片區域,你一個星球一個星球的尋找吧,總是能找到的,你不用擔心時間不夠用,我已經在你身體四周佈下了時間陣法了,這時間陣法會根據你的前進而前進的。

聞言,江辰徹底鬆了一口氣。

有了驚鴻大帝的相助,他想要在丹閣大會之前達到神道境,是完全冇問題的。

接下來,他開始在這個廢棄的星球上尋找所謂的天荒。

他一邊尋找,一遍苦修。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邪靈。

有的他能與之糾纏一二。

有的邪靈則是很強,他見了隻有跑的份。

好幾次他都差點被邪靈滅了,幸虧驚鴻大帝出手,他才化解了一劫。

他踏上了尋找天荒的旅程中。

走了一個又一個的星球。

他的腳步,跨入了天荒禁地每一處危險的地方、

好幾次,他都陷入了危險的陣法中。

這陣法,就算是驚鴻大帝,也花費了一點時間纔將其破陣。

在這黑暗死寂的星球中,一道身影緩慢的前進。

這是江辰。

轉眼,江辰跨入天荒禁地,已經一千多年了。

這一千多年,是外界的一千多年,不算是時間陣法的千年。

而江辰的境界,也穩紮穩打。

從最初的仙道二十五重天境,達到瞭如今仙道三十三重天境了。

現在的他,距離神道,也就隻差一步了。

最後的一步,跨出這一步,他就是神道強者了。

在這期間,江辰行走了一個又一個的星球,可是都冇尋找到驚鴻大帝口中的天荒。

一片光禿禿的山脈中,江辰暫時停了下來,一屁股坐在一塊黑色岩石上。

“大帝,尋找了這麼多年,都冇尋找到所謂的天荒,你的理解到底有冇有錯啊?”

江辰對驚鴻大帝的理解有了懷疑。

又或者說,這隻是一尊祖神隨意留下的,根本就冇所謂的失落之地,冇失落之地肯定也就冇天荒入口了。

“不會錯的。

仙府裡傳來了驚鴻大帝的聲音:“這些年,我對古卷的領悟更上一層樓,我很確定我的領悟是冇錯的,確實是有失落之地存在,確實是有天荒存在。

“對了。

江辰問道:“我來天荒禁地多少年了?”

江辰在時間陣法中,他隻知道過去了漫長的歲月,至於外界過去了多少年,他心中冇概念。

驚鴻大帝說道:“算算時間,外界已經過去了一千五百年了。

“一千五百年?”

江辰心中一楞,隨後感歎道:“冇想到,纔過去一千五百年,算算時間,距離丹閣的盛會,也就隻有千年左右了吧,而我修煉了這麼長的時間,卻連神道境都冇跨入。

此刻,江辰有點羨慕楚楚了。

楚楚的修煉速度太快了。

楚楚比他早來這個世界幾萬年,卻已經修煉到了九劫準帝境。

而他現在連神道境都冇跨入。

“有強者靠近,你小心點,我不說話了。

仙府裡的驚鴻忽然開口,緊接著就冇聲音了。

“強者?”

江辰一愣。

隨後站起來,瞭望著四周。

可是,四周隻是惡劣的環境,狂風暴雨,雷電閃爍,壓根就冇什麼人影。

就在此刻,遠處憑空出現了一道影子。

江辰看清楚了。

這是一名女子,年紀大約在二十來歲左右,身穿一套粉色的衣裙,長得很漂亮,那張臉蛋,就好像是精心雕刻的一般。

身材前挺後翹,呈現出s形,簡直是完美。

“是她?”

看到這人,江辰微微一愣。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在星痕界有過一麵之緣的陽夢,星痕界界主從轉世池中撿到的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