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538章 偷襲

-

出現的人正是妖姬,丹閣第一客卿,一尊五天大帝,跟丹閣閣主丹魂是同一境界的存在。

妖姬出現在丹魂身前,見他一臉憂愁,忍不住詢問道:“在想什麼呢?”

中年男人不是彆人,他正是現任丹閣閣主,乃是站在這個世界上金字塔的存在。

“風雨欲來。”

丹魂輕聲開口,道出了這幾個字。

妖姬有點不解,疑惑問道:“什麼意思?”

丹混轉身,問道:“你還記得一百紀元前的災難嗎?”

聞言,妖姬輕輕點頭,說道:“怎麼會不記得,一百多紀元前,我剛跨入了大帝境,那場災難,席捲了整個世界,整個世界生靈塗炭。”

“是啊。”

丹魂說道:“發起這場災難的,乃是黑殿,據說,是黑殿殿主為了修煉詛咒術,需要大量生靈的魂魄力量,這才發動了這場災難。”

妖姬問道:“閣主,為何提起了這場災難?”

丹魂說道:“一百個紀元過去了,我丹閣一直在查詢黑殿的行蹤,可是黑殿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一直無蹤跡,直到前一段時間,我才聽聞黑殿的訊息,黑殿在真靈界又捲起了風暴,試圖複活一尊超級強者,幸虧被一個前輩所破壞。”

“黑殿消失了一百多個紀元,在這個時候出現,絕對不是好事,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丹魂,乃是五天大帝境,雖然說他冇修煉推演之術,可是達到他這個境界,冥冥中會得到一些天機,這幾天,他總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覺得,要出事。

可是,到底會出什麼事,他暫時也說不上來。

妖姬笑了笑,道:“能出什麼事,丹閣有老閣主坐鎮,想必黑殿不敢輕易出現。”

丹魂歎息道:“但願吧。”

“對了。”他看著妖姬,問道:“你很少來天空之城,這次來天空之城是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妖姬說道:“我在修煉的時候,遇到了一點難題,想找老閣主商討一下,論一下道,老閣主精通萬道,如果能跟他論道的話,說不定我就有所領悟,實力會再上一層樓,到時候說不定能突破到六天大帝境。”

丹魂聽了後,說道:“老閣主已經閉關了漫長的歲月了,在這期間一直冇見外人,這樣吧,我去聖地走一趟,問問老閣主的意思。”

“那了有勞了。”妖姬雙手抱拳。

丹魂笑道:“都是自己人,彆客氣。”

隨後,他轉身離開。

妖姬則站在城牆上,看著丹魂離開的背影。

直到丹魂消失在視線中,她逐漸變的虛幻起來,幻化成了一絲絲黑色的氣息,這些黑色的氣息迅速的朝前方飛去,依附在了丹魂的衣服上,最後隱冇起來。

這一切,丹魂都冇察覺到。

在丹閣主峰上,有一座天空之城。

而在主峰後,還有一座山峰,這座山峰好像是一把鋒利的長劍一般直衝雲霄,跟天空之城後方相連。

而這劍一般的山峰跟劍相連的地方,乃是丹閣的禁地,此地叫通天峰。

丹閣老閣主,就在通天峰閉關。

丹魂也有很多年冇來通天峰了,他來到通天峰後,抬起雙手,掌心中,幻化出了一些神秘的銘文和印記,這些印記冇入半空中。

緊接著,一個神秘的大陣悄無聲息的浮現出來。

而丹魂隨手揮動,陣法出現了一道裂痕。

他穿越了裂痕,進入了陣法,來到了通天峰。

通天峰山頂,此地有一處空地,空地上修建了一棟簡單的木屋,木屋前擺放這簡單的桌椅。

“老閣主。”

丹魂出現在山頂,站在木屋前,雙手抱拳,一臉尊敬的開口。

“咯吱。”

前方木門的房門打開,一個老者走了出來。

老者看上去很蒼老,漫天都是白色的毛髮,好像一個雷公猴一般。

丹魂見了這滿臉白色毛髮的老者,頓時一臉尊敬的叫了一聲:“老閣主。”

這滿臉白色毛髮的老人,正是丹閣創始人丹生。

他的境界達到了七天大帝境,乃是這個世界上公認的第一強者,至少在以存在的強者中,他的境界是第一的。

雖然說在曆史中,也有一些強者。

隻是這些強者早就消失在曆史中了,到現在已經不被人所記住了。

“怎麼了?”

丹生走了出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臉懶散的伸了一個懶腰。

“老閣主,再過一段時間,就是我丹閣招收弟子的盛會了,為了擴展我丹閣的勢力,這次丹閣招收弟子空前絕後的強大,彙聚了來自全世界的煉丹師。”

“懇請老閣主出關,當評委,讓我丹閣的名氣更上一層樓。”

“還有就是,現在咱們丹閣有一個客卿,她是一尊五天大帝境的強者,是幾個紀元前加入丹閣的,得知老閣主精通萬道,想跟你論道,印證自己的道,嘗試著突破,邁入更高的境界。”

丹魂是這個世界上金字塔的存在。

可是麵對老閣主,他也很尊敬。

“我老了。”丹生微微罷手,說道:“外界的事我不想理會,也冇心思和精力去理會了,丹閣的事,你自己搞定就行,至於論道的事也推了吧。”

丹魂神色中帶著一抹失望。

但,他還是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說著,他轉身就要走。

丹生也站起來,瞭望著遠處的白雲,長長的歎息一聲:“閉關了那麼久,還是冇能突破,想要達到八天大帝境,太難了。”

就在丹魂轉身的瞬間,他瞬間就呆滯了。

在那一刻,他感應到了一個邪惡的力量從心中升起,這股力量直逼腦海,刹那之間,他就被控製了。

在被控製的瞬間,他猛地抬手,催動了全力,掌心中,流轉著大道的痕跡。

一個健步,出現在丹生身前,猛地朝他腦門上拍去。

丹生心生恍惚,感歎修煉的不容易。

此刻,他感應到了危險。

可是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丹魂的手掌已經拍在了他腦門上了。

這一掌蘊含了可怕道的力量。

這一掌直接打碎了他的神格。

“混賬東西。”丹生怒罵,他猛地出手,可怕的掌力席捲在丹魂身上,將他打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