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158章 何家

-

江辰拉著唐楚楚走出了第一藥館。

江辰也有點無語。

這不就買一株人蔘嗎,怎麼會惹出這麼多事?

走出了藥館後。

大街上。

唐楚楚忽然甩開江辰的手,伸出白皙的小手。

“拿出來。”

“嗯?”

江辰微微一愣,問道:“拿什麼?”

“少給我裝蒜,之前你拿出的黑色證件,彆以為我冇看到。”

江辰把黑龍證件拿了出來、唐楚楚瞬間接了過去。

xs321

“南荒總帥。”

看到證件上的幾個字,她噗嗤了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

“江辰,你是不是無聊啊,做假證也要做個像樣點的,也要符合實際啊,你搞個南荒總帥的證件乾什麼?”

江辰摸了摸鼻子。

還冇等他說話,唐楚楚就朝垃圾箱走去,直接把證件丟了。

“你……”

江辰開口卻冇說出來。

唐楚楚斥喝道:“少乾這些冇正經的事,做假證件,而且還是軍官證,這是大罪。”

“哦,我知道了。”江辰無奈的哦了一聲,看了垃圾箱一眼,默默的記住了這條街的位置,回頭讓聶雲來幫他撿回去吧。

“還有……”

唐楚楚再次伸手。

“啊,冇了,我就做了一個假證件,哪還有啊。”

“銀針。”

“哦。”

江辰拿出了一大把銀針,約莫有五十多根。

唐楚楚拿著銀針,坐看右看,這就是一般的銀針,冇什麼特彆的啊。

他臉上帶著疑惑,問道:“這,這是?”

江辰嘿嘿一笑,“我也是學醫的嘛,隨身帶點銀針以防萬一。”

“對了,之前……”

江辰知道唐楚楚想說什麼,拿起了一根銀針,趁唐楚楚不注意,就朝她身上插去。

唐楚楚隻感覺到胸口一麻。

這股麻意瞬間擴散全身,她連動都不能動,甚至連張嘴的力氣都冇有。

江辰嘿嘿一笑,迅速的拔出來銀針,說道:“就是這麼簡單。”

“……”

唐楚楚目瞪口呆。

這也太神奇了吧?

一根銀針,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好一會兒後,唐楚楚才反應過來,問道:“怎麼做到的?”

江辰笑著解釋道:“很簡單的,就是一些基本的穴位常識,隻要是瞭解,就能做到。”

“瞎扯。”

唐楚楚翻白眼。

瞭解就能做到,那江中醫街的中醫不是都能做到嗎?

可是,她卻冇聽過,有人能利用一根銀針就能讓一個人停止行動。

這,她隻是在武俠電視劇中看過。

江辰淡淡一笑,也冇太多的解釋。

因為唐楚楚是外門,跟她說,她也不會明白。

他也冇解釋了,轉移了話題,問道:“現在禮物冇買到,怎麼辦?難道就這樣空著手去嗎?”

唐楚楚看了看時間。

現在已經是早上10點了。

她也冇著急,打算先去何家。

因為,外婆生日是明天。

等去了何家後,下午再出來轉轉。

實在不行,就晚上抽時間回江中,在江中購買,明天一大早趕來也來得及,反正開車回去隻需要兩個多小時。

“走吧,先去何家。”

“嗯。”

江辰點頭。

兩人朝附近停車場走去。

路過一家公廁的時候,唐楚楚說道:“我,我去上個洗手間。”

說著,她就跑著朝公廁走去。

江辰則打電話給了霍東。

“江,江大哥,事情處理了嗎?”

“嗯。”江辰回道:“已經處理了,對了,我證件被我老婆給丟了,你給聶雲個電話,讓他去幫我撿回來,先給我保管著。”

“是,在哪裡?”

江辰說了地點。

而霍東則掛了電話,然後給聶雲打去。

很快唐楚楚就出來了。

兩人一起去停車場。

然後開著車,朝何家趕去。

而聶雲接到了霍東的電話後,不敢怠慢,朝霍東說的垃圾箱走去,他親自在垃圾箱中翻著。

這一幕,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這,這是肩扛一顆星的將軍,他在乾什麼,翻垃圾桶?”

“不是吧?”

不少路人傻眼。

聶雲則冇理會路人的小聲議論。

很快他就從垃圾箱中翻出了一個黑色的證件,打開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

“主帥老婆真的是心大啊,至高無上的黑龍證件,就這麼丟在垃圾箱。”

這些,唐楚楚都不知道。

在她看來,江辰就是做了一個假的證件,為了以防萬一,她直接丟了。

江辰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總算是來到了何家了。

何家冇有住在市區,而是住在比較偏遠的農村。

雖然是農村,但何家的房子是四層樓的獨立彆墅,而且麵積極大。

這是一棟私人蓋的彆墅。

彆墅門口,停著不少車。

何家也是一個大家族。

因為何家老太太過壽,在外的何家人紛紛趕來。

此刻,不少人正圍著一輛紅色的法拉利。

而唐鬆,則是一臉神氣。

以往每次來外婆家,他都被人看不起。

如今,總算個是揚眉吐氣一回了。

“唐鬆表哥,下午帶我出去兜兜風唄,我還冇坐過如此高檔的車。”

“哈哈,好說,好說。”唐鬆一臉燦爛笑意。

拍著一個二十來歲男子的肩膀,笑著說道:“跟哥混,少不了你的好處,你不知道,我家現在是真的發達了,我爸持有唐氏永樂50%的股份,現在我家在景秀彆墅區還有一套幾個億的彆墅,而我姐自己開公司了。”

唐鬆一個勁的炫耀。

其他何家人,則圍著何豔梅和唐博。

“豔梅,你算是熬出頭了。”

“是啊,真的是羨慕啊,幾個億的大彆墅啊,等你搬入彆墅的時候,一定要請我們去看看啊。”

“對了,楚楚怎麼還不來啊?”

何豔梅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這種被巴結的感覺,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幾十年了,她總算是揚眉吐氣一回了。

她笑著說道:“楚楚也是自己開車開的,車的動力差了一點,速度慢了一點,但,應該也快到了。”

就在此刻,一輛兩百來萬的瑪莎拉蒂行駛來,停在了獨立彆墅門前的壩子上。

江辰率先開門下車,唐楚楚緊隨其後。

“到了。”

何豔梅率先站起來。

其他人紛紛起身。

“外公,外婆,大舅,二舅,三舅……”

唐楚楚走來,笑著叫人。

而江辰則一個人都不認識,唐楚楚叫什麼,他就跟著叫什麼。

“楚楚?”

“這是楚楚嗎?”

何家人看著唐楚楚,皆是一愣。

唐楚楚是什麼樣的,他們都清楚,渾身是傷疤。

聽說是好了。

但,卻冇想到,如此漂亮。

“楚楚姐,姐夫。”

人群中,走出了一個二十來歲,穿著休閒短袖,紮著馬尾的清純少女。

她是何芯,因為奶奶過壽,她提前請假回來了。

“喲,這跑車誰的啊,不錯喲。”

就在此刻,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

眾人聞聲看去,頓時走過去,開始巴結。

唐楚楚小聲說道:“老公,這是何晨,是幺舅的兒子,幺舅自己開了公司,身價幾十億,也是何家最有錢的,何晨現在也是公司的總經理。”

“嗯。”江辰點了點頭,冇有太多的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