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微微有忌憚,可是一旦想開,那一切都算不了什麼了。

四周的天道審判者皺著眉頭,他們冇想到,在江辰身受重傷,在江辰快堅持不了多久的時候,江微微出現了。

江微微是天道審判者,她跟其他的天道審判者不一樣。

其他的天道審判者可以說是天端選定的,是天端賜予了他們力量。

可是江微微,那是天道選定的是,冥冥中註定的天道審判者,她手中的審判鐮刀,真正的具備了審判。

還有就是天夢。

雖然也就是半祖境,可是曾經是祖神,靈魂力量都是祖神級彆的。

現在,一下多了兩尊強者,在場的天道審判者神色都變的凝重起來。

江辰還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

在他的印象中,江微微離開纔沒多久,然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她的實力怎麼變的這麼強大了,跟他服下祖神丹差不多。

“祖神?”

他看著站在身前的江微微。

江微微也看著他,俏臉上帶著一抹笑意,說道:“爸爸,今天我們並肩作戰,擊殺這些偽天道審判者,還人類一個太平盛世。”

“好。”

江辰大聲開口,心中戰意攀升,有了江微微這尊祖神在,那麼他就要輕鬆多了。

“還有我。”

天夢站出來,說道:“縱使我現在實力僅僅是半祖,但,抵擋幾尊天道審判者應該是冇問題的。”

“哈哈。”

江辰放聲大笑出來。

本以為,這是一場敵我懸殊的戰鬥。

本來,江辰以為自己要獨自麵對這麼多天道審判者,現在多了江微微和天夢,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縱使是戰死,那又何妨。

他手持紫薇神劍,身上的氣息,攀升到了極致。

江微微手持審判鐮刀,審判鐮刀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讓四周天道審判者心中一驚。

“一起上。”

其中一個天道審判者開口,下達了命令:“事到如今,也就隻有死戰了。”

“殺。”

天道審判者怒吼出來。

緊接著,四周的天道審判者發動了攻擊。

江微微,天夢瞬間飛了出去,迎接上了天道審判者,而江辰也跟著出戰,手中紫薇神劍幻化萬千劍氣。

璀璨的劍氣,在這芒芒黑暗星空中綻放。

劍氣璀璨,奪目,但卻帶著無可匹敵的力量。

這些劍氣,超越了半祖,就算是天道審判者也不敢大意,催動了手中的審判鐮刀,抵抗劍氣。

江辰再次盯上了一尊天道審判者。

咻!

無儘天碑幻化出,直接朝這天道審判者砸去。

無儘天碑變的巨大無比,有萬米高。

巨大的天碑砸來,光是天碑自身具備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這天道審判者也是極強,手中的審判鐮刀連續斬殺出,幻化出了一道道刀芒,抵抗住了無儘天碑的攻擊。

此刻,這天道審判者身體一閃,頃刻間隱冇到空間中消失不見。

下一刻,已經出現在江辰身前了,隻見他手中審判鐮刀斬出,幻化出了一道道刀芒,刀芒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空間牢籠。

江辰頓時被困住。

被困在刀芒形成的空間牢籠內,他感應到了強大的壓力,他的身體,傳來了劇痛,身體也在不斷的下降。

此刻,十幾尊天道審判者出現。

“給我破。”

江辰手中紫薇神劍斬出,無邊的劍氣席捲,破了這刀芒形成的空間牢籠。

可是,就在他破了刀芒形成的空間牢籠的瞬間,四周的十幾個天道審判者已經出手了,十幾道刀芒幻化而來,落在了他身上。

他身上,再次多了十幾道血淋淋的傷口,鮮血不斷的幻化出,他的鮮血,是祖神血脈,具備了很恐怖的力量。

一滴鮮血,足以碾破虛空。

一滴鮮血,足以毀滅一個世界。

戰鬥到現在,江辰身上傷害已經很多了,全身上下,冇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地方。

“哈哈。”

負傷的江辰放聲大笑。

在這瞬間,體內陰陽道印顯化出。

一輪烈日出現在黑暗的虛空中,照亮了這片空間,在烈日旁還有一輪明月。

陰陽交融,爆發出了一股全新的力量。

陰陽道印融合的瞬間,這片虛空,不斷的破裂,裂痕不斷的席捲,遠處一些天道審判者迅速的閃避開,可是速度還是慢了一點。

好幾尊天道審判者陷入了空間裂痕中,肉身直接被空間裂痕中可怕的力量毀滅,變成了一些印記飛離了遠處,在遠處複活。

複活後,他們的實力有所下降。

對上天道審判者,江辰手段儘出。

而遠處,江微微也陷入了苦戰中,縱使她是祖神,可是天道審判者都是半祖,實力相差不是很大。

她一人對戰多個天道審判者,憑著手中真正的審判鐮刀將其壓製,可是天道審判者拚了命的反撲,她也負傷了。

而天夢的處境就很危險了。

她對上了三個天道審判者,頃刻間就落入了下風。

江辰掃視了戰場一眼,看到天夢被圍攻,被禁錮在半空中,半邊身軀都斬下來了。

他身體一閃,出現在天夢身前。

江辰出現,跟天夢對戰的天道審判者迅速的閃避開。

天夢半邊身體都掉了,她催動了全力,強行的彙聚肉身,可是就算是彙聚了肉身,她身上也出現了一道難以複原的傷痕。

“你先退下吧,我可不想分心保護你。”

江辰開口。

“我,我想幫你。”

天夢臉色頗為蒼白,很顯然,身上的傷勢很嚴重。

“退下。”

江辰斥喝道。

斥喝的瞬間,猛地出擊,抵擋住了偷襲而來的天道審判者。

天夢思忖了瞬間,她覺得,自己實力雖然是半祖,對上一個天道審判者不會落於下風,可得對上幾個,這就會有危險了。

而且現在天道審判者都是拚命了,都是采用自損的辦法來戰鬥。

“好。”

天夢開口,隨後迅速的退出了戰場。

她一退出戰場,江辰頓時被幾十個天道審判者寶物,頃刻間就陷入了苦戰中。

幸虧他有無儘天碑,有五行輪盤這樣的蓋世寶物,否則的話,麵對幾十尊天道審判者的圍攻,就算他擁有祖神的實力,也早就命喪這片星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