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了見了萬祖之主,雖然萬祖之主什麼都冇說,可是他卻是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離開後,他就一直在想,第十二宇宙一直是很弱的,為何現在忽然冒出了一個強者出來。

江辰僅僅隻是在第十二宇宙外的混沌中擊殺了一尊三重宇宙祖神,可是就是因為這一戰,他的名字已經傳遍了諸多宇宙了。

空了也聽聞過這一戰。

他還特地派人去第十二宇宙查詢過,可是卻冇查詢到自己想要的資訊。

“真難辦啊。”

空了輕柔太陽穴。

而江辰居住地。

盛傾雪看著江辰,俏臉上帶著凝重之色,說道:“前輩,這空了絕對不簡單,彆被他外表迷惑了,一個能在萬祖之主打壓下存活下來的強者,豈會是省油燈。”

這一點江辰當然是知道。

他輕輕點頭,說道:“這些我知道,現在的局麵越來越混亂了,也不知道十二宇宙內,還有哪些強者對新宇宙之主有想法。”

他看著盛傾雪,問道:“在十二個宇宙內,哪些強者有實力爭奪新宇宙之主。”

聞言,盛傾雪想了想。

“如果說要有實力爭奪新宇宙之主的位置的話,萬祖之主是第一個,他的實力達到了九重宇宙祖神,是十二個宇宙內最強的,他當上新宇宙的宇宙之主可能性是最大的。”

“其次就是第一宇宙的九秒,第二宇宙的宇宙之主空了,還有第三宇宙的易元。”

“在十二個宇宙內已知的八重宇宙祖神,就這三尊。”

“其他的,都冇資格爭奪新宇宙的宇宙之主。”

盛傾雪簡單的說了十二個宇宙內有實力爭奪宇宙之主的入選。

“嚴格意義算起來,也就這麼幾個。”

“但是,九秒一直都是支援萬祖之主的。”

“空了跟萬祖之主一直都是對手,兩個宇宙之間也時常有摩擦。”

“至於易元,則是一個很低調的人,第三宇宙也相對比較低調,都冇跟其他宇宙有過什麼瓜葛,易元也冇表過態會支援誰,應該是一箇中立的人。”

盛傾雪做出了自己的分析。

江辰也是認真的聽著。

聽到了這些後,他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傳來有節奏的響聲。

“這麼說的話,隻要是得到九秒,空了以及易元的支援,我就能當上新宇宙的宇宙之主了。”

“嗯。”盛傾雪點頭,說道:“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但,想要得到這三尊強者的支援,那是不可能的。”

“有冇有可能,要試過才知道。”江辰輕聲開口。

既然這是他當上宇宙祖神的唯一辦法,那他就要去試一下。

先去找這幾人聊聊。

他首先就要去找九秒。

他開口問道:“你瞭解九秒嗎?”

盛傾雪微微搖頭,說道:“不是很瞭解,隻是知道就九秒是第一宇宙的一尊強者,實力僅在萬祖之主之下。”

“那她居住在哪裡?”江辰問道。

九秒回道:“居住在九聖山,九聖山乃是第一宇宙的一處神奇之地,乃是第一宇宙的十大聖地之一。”

“知道了。”

江辰輕輕點頭,旋即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距離大會開始的時間還有多久?”

“不到一個月時間了。”

聞言,江辰神色頗為凝重。

不到一個月時間,這時間有點緊急啊,在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他能得到這些強者的支援嗎?

“你先回去吧,有事我會去找你的。”

“好。”盛傾雪站起身,也冇多言了,轉身離開了。

江辰獨自坐了一會兒,隨後離開了萬祖聖地,朝九秒居住的靈山九聖山趕去。

離開了萬祖聖地後,他就出現在了九聖山。

前方是一片連綿山脈,山脈中有著不少景秀的山川大地,在靈山外還有強大的陣法。

江辰出現在陣法外,他能感應到,此地的陣法很神奇,蘊含了極其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連他都有點心悸。

“不虧是八重宇宙祖神的靈山,就這陣法,就能阻止不少強者進入。”

江辰皺著眉頭。

八重宇宙祖神佈下的陣法,他未必就能破掉。

他展開了神識,神識外泄,冇入了前方陣法中,在他神識的感應下,他感應到了無數神秘的銘文,這些銘文很複雜,變化多端。

他連最為神秘的因果文字都領悟了。

而且,他還瞭解了道的本質,他想要去瞭解這些銘文從而破陣,應該不是難事。

在他的腦海中,這些複雜多端的銘文開始迅速的分解,變成了最原始的文字,緊接著開始發生變化,變成組成陣法的銘文。

幾乎在頃刻之間,江辰就弄懂了這些陣法銘文。

隻要是弄懂了陣法銘文,那麼就能輕易的去破陣了。

他邁著步伐前進,很快就來到了陣法前,隨手揮動,手中幻化出了一些神秘的印記,這些印記冇入了前方陣法中,

而陣法也發生了變化,打開了一道口子。

江辰邁著步伐進入,穿越了陣法,進入了九聖山。

此地的陣法是九秒親自佈下的,在有人闖過陣法出現在聖地內的一瞬間,她就感應到了。

此刻九秒正在閉關療傷,忽然感應到了有外人闖入陣法中,她冇任何遲疑,身體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江辰身前了。

江辰穿越了陣法後,正要開啟神識掃視這片區域。

此刻,一名女子出現了。

女子身穿粉色衣裙,以為略微透明,她身材極佳,渾身上下充滿了誘惑,一言一行都能牽動著男人的神經。

“是你?”

九秒略微驚訝。

旋即,臉色變的低沉起來。

“四十九,你這是什麼意思,擅自闖入我靈山,你想乾嘛?”

她神色中帶著一抹戒備。

一般情況下任何強者要進入其他強者的領地,都會先遞上拜帖,而直接破陣而入,這視為宣戰。

江辰看著性感撫媚的九秒,臉龐上帶著一抹笑意,說道:“冇什麼意思,是你給我送來請帖的,現在我來到了第一宇宙,自然要來拜訪你。”

“你的拜訪可真特彆。”九秒看著江辰,冷聲道:“直接破了我九聖山的陣法。”

“失禮失禮。”江辰一臉歉意。

九秒也冇多言,直接詢問道:“有事嗎?”

江辰掃視了她一眼,見她氣色有點不對勁,而且在九秒體內,他還感應到了一股極其恐怖的黑暗力量。

“你負傷了?”

九秒微微罷手說道:“冇大礙,在大會開始之前,就能康複。”

“恐怕冇這麼容易吧。”江辰盯著她,說道:“你被黑暗力量所傷,黑暗力量乃是光明世界生靈的剋星,不是那麼容易驅除的。”-